黄香遇虎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王全喜

说的是明朝万历年间,封龙县城内有一个专做皮货生意的人叫黄香,他到太行山里的猎户手中购买了皮货,再转手卖给外地的皮货商人或当地人。

这天一大早,黄香又去山里购买皮货,中午时分,走到大山深处,累得浑身大汗淋漓,又饥又渴,见山道旁有棵大树,山道下边不远处有一股山泉淙淙流着,就想坐在大树下歇息會儿,喝口山泉水吃点干粮再走。

他把行囊放在树下,拿了水葫芦向山泉处走去。

猛然,他看见山泉旁躺着一只老虎,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暗自说声:“不好,吾命休矣!”

黄香想跑,可两腿一点不听使唤。他呆立在那里,转身不得,闭目等着老虎来吃了。

不想,老虎并没向他发起攻击。好大一会儿,他回过神来,睁眼观瞧,见老虎一动不动地躺着,转念一想:“这老虎莫不是只死虎?那我今天可就发财了。”

黄香蹑手蹑脚向前挪步,想走到老虎跟前,看个明白。

老虎见他走来,发出低低地哀叫声,眼里流下泪来,像是向他求救。

黄香看到这是只幼虎,幼虎的脖子上和肚子上插着两支箭,流出的血已经干了,箭口处已经化脓,知道老虎不定啥时候被猎户射伤,跑来喝水,身体发烧不能走了。

黄香突然动了恻隐之心。他返回树下,从行囊中取出刀伤药,来给幼虎疗伤。

黄香怕幼虎吃他,先双手给幼虎作揖,说:“老虎啊,我可要给你疗伤了,你可不要伤害我。”

幼虎像是听懂了,朝黄香看了看就把眼睛闭上了。黄香把幼虎身上的两支箭拔出来,舀来山泉水冲洗净幼虎伤口上的脓血,再给幼虎上了刀伤药,这才顾上自己喝水吃干粮。又想,幼虎可能好久没吃东西了,就把腌肉放到幼虎嘴边,让幼虎自己吃。幼虎果然张嘴把腌肉吃了,慢慢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着黄香,转身摇摇晃晃走进了密林深处……

这件事过后,黄香像是转了运,生意越做越好,自己开了店铺,因为价格公道,山里的猎户都自己找上门来,把皮货卖给他,黄香轻易不用翻山越岭去收皮货了。

两年后的一天,一个外地姓张的皮货老板,带着两个伙计来到黄香的店里,用二百两银子把店里的皮货全都买了,还让黄香领他们再去深山里收购虎皮和豹皮。

黄香说:“太行山里金钱豹子多,猎户手里可能有豹皮,老虎皮就很难收到了,因为山里老虎少,猎人也轻易不敢打老虎。”

皮货老板说:“黄老板,你店里的货我们都要了,你也没货可卖,就陪我们走一遭吧。我先把买你皮货的二百两银子都给了你,货先在你店里放着,等咱们回来后,我再把货运走。去山里的盘缠都由我出,咋样?”话说到这个份上,黄香只有答应了。

黄香领着张老板和两个伙计到了太行山深处的一些村庄,转悠了几天,还真的收购到了几张金钱豹皮和一张老虎皮。黄香询问猎户老虎皮的来历,猎户说老虎皮是他两年前得到的,因为他在山林里连续几天一只猎物也没得到,只得到山林深处设置铁夹,竟然意外夹住了老虎。

那是只母虎,还在哺乳幼虎。母虎被夹住了,幼虎舍不得离开,一直在母虎身边护着,他也不敢靠近。几天后,他见母虎死了,才敢用弓箭射幼虎。幼虎中了两箭没死,逃跑了。讲价时,猎户说一张虎皮得要三百两银子,张老板觉得便宜,市面上一张虎皮起码得上千两银子,二话没说,就把三百两银子给了猎户,还说猎户要是再有了老虎皮他还来收购。猎户说:“可惜让幼虎跑了,再没找到,不然我今天还能再卖给你一张幼虎皮。”

黄香就想:“我两年前见到的那只幼虎,莫不是被这猎户射伤的吧?”

能收购到老虎皮,张老板高兴极了,回来的路上净说些千恩万谢恭维黄香的话。

不巧,快走出大山的时候,天突然阴了,彤云密布,霎时间又狂风大作,黄香领着张老板和两个伙计不辨东西南北迷了路。

狂风过后,雨就下起来了,看到不远处土崖上有个窑洞,是个避雨的好地方,四个人就跑了进去。雨越下越大,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停不了,黄香拿出一些肉食干果,打开一瓶封龙老烧酒,四个人团坐在一起边吃喝边唠嗑打发时光,等雨停了好赶路回家。

忽然跑来一只斑斓猛虎,蹲在洞口前,一动不动,虎视眈眈,众人毛骨悚然,浑身战栗,不知如何应对。

黄香猛然想起猎户说的话,又发现这只老虎脖子上有一处伤疤没毛,心中又是凛然一惊:“这只老虎莫不是猎户射伤的那只幼虎吧?”就对张老板说:“张老板,我听山里的猎户说,老虎轻易不能伤害,杀一只老虎会引来其他老虎的报复。可能是你身上带着老虎皮把老虎引来了。那个猎户说母虎哺乳的幼虎被他射伤跑了,这只老虎要是那只幼虎长大的来报仇的可就坏了!”

张老板说:“事到如今保命要紧,咱把老虎皮给了老虎,让它走吧。”就把背在身上的老虎皮解下来,扔到了洞外。

老虎嗅了嗅虎皮,眼里浸出了泪水,尔后,昂首冲着洞内吼啸。

一个伙计说:“不能在洞内等死,老虎再厉害也难敌咱们众人,不如咱们一起冲出去,拿着防身的短刀,拼死和老虎搏斗,或可有一线生机。”

黄香说:“甭说咱们四个人,就是十个二十个人也打不过一只老虎。不能出去,出去就是送死。咱还是谁也别动弹,就待在洞里吧。”

另一个伙计说:“老虎吃人也只能吃一个人,不如舍弃一人,保全三人。”

张老板斥责那个伙计:“胡说八道,就咱们三个人和黄老板,没外人,你说把谁扔出去啊?”

张老板说话时,向两个伙计使了个眼色,三人又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猛然动手,奋力把黄香推了出去。

黄香没有提防被推出洞外,吓得魂飞魄散,一下晕了过去。但老虎并没有吃黄香,而是用嘴把他叼着放在了一旁。

这时,奇异之事出现了,天空一道厉闪,响了个炸雷,一个火球滚进洞内,张老板和两个伙计被雷电击死了,紧接着,窑洞被雨水浸泡冲刷坍塌了,张老板和两个伙计的尸体也被埋没了。

黄香醒来时,雨早停了,见自己竟然躺在老虎皮上,土洞坍塌,张老板和两个伙计已经被埋没,老虎也没了踪影,说声惭愧,恍若隔世。

他心中纳闷:“老虎为啥不吃我呢?我咋躺在虎皮上了呢?人说,老虎极有灵性,看来,这老虎可能就是被猎户射伤后我救的那只幼虎啊!”他看看天上的太阳,辨别方向,寻找路径,拿了老虎皮,孤身回到了封龙县城的店中。

一个月后的一天,两个操外地口音的人来到黄香的店铺,自称是张老板的兄弟和儿子,询问张老板和那两个伙计是否来这里贩卖皮货。黄香就实话实说,把事情经过诉说一遍,告诉张老板的兄弟和儿子,张老板和他那两个伙计都被埋没了,他可以领他们去寻找埋没张老板和两个伙计的地点,再把张老板购买他店铺里皮货的二百两银子退还给他们。

张老板的兄弟和儿子不相信黄香的话,异常愤怒,说黄香是在撒谎,就拉扯着黄香来到封龙县衙,状告黄香图财害命,说张老板来找黄香买皮货时身上带着一千二百多两银子,黄香见财起意谋害了张老板和两个伙计三人的性命。

县官升堂问案,黄香和张老板的兄弟及儿子双方各执一词,真假难辨。

县官先让衙役捕快跟着黄香到山里寻找埋没张老板和两个伙计的坍塌山洞。

原本出事那天黄香迷了路,他们在荒山野岭转悠了几天,也没有找到地点。县官又带人到黄香家里搜查,竟然搜出来一千二百多两银子,就相信了张老板的兄弟和儿子的说法。县官问黄香这许多银子哪里来的?黄香说是他日积月累攒下的。县官说你一个小小的皮货店老板怎么能有这么多银子,定然是谋害了张老板性命得来的。

黄香口称冤枉,拒不认罪。县官动了大刑,黄香忍耐不过,屈打成招,说自己在领着张老板和两个伙計到太行山深处一个村庄猎户手中买了老虎皮后见财起意,在回家的路上趁三人不备把他们推下悬崖摔死了。县官认为有一千二百多两银子和虎皮为证,已经是铁证如山,就判了黄香图财害命的死罪。没有找到三个死者的尸体,只有嫌犯口供和所谓的钱物,案件疑点很大,朝廷竟然准了县官的判决。因为黄香图财害命致死三人,罪不容诛,不待秋后问斩,被判斩立决,就在本地行刑,以儆效尤。

黄香图财害命致死三人案,轰动了整个封龙县。行刑那天,县官把黄香押赴城外一个开阔地,前来观看的人很多,黄香一直呼喊冤枉,声音凄惨,引入落泪。

待到午时三刻,县官掷出令牌,高喊:“午时三刻已到,行刑——”黄香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刽子手挥起屠刀就要朝黄香的头上砍去。

忽然,平地里刮起一阵狂风,掀翻了县官的案桌,一只斑斓猛虎飞扑到黄香跟前,刽子手吓得扔掉手中的屠刀瘫倒在地,县官吓得掉了手中的判笔,众人一声惊呼,四散而去。

老虎并没伤人,它用嘴叼着黄香离开了刑场。

命不该绝,自然福至心灵。已经昏死过去的黄香突然醒过神来,他发现叼他的老虎正是在山洞口吼叫的那只老虎,这只老虎脖子上有一处伤疤没毛,无疑真的是两年前被猎户射伤后他救的那只幼虎,就对老虎说:“虎大王啊,你要真是来救我的,就帮着我申冤,找到埋没在山洞里的人吧。”

老虎像是听懂了黄香的话,它咬断了绑缚黄香的绳索,放开黄香,朝着山里方向走去。

黄香就大声喊叫:“县官大老爷啊,老虎知道张老板他们三个人被埋没的地方,跟着它去找吧一”

听到黄香的喊声,见老虎并不吃人,捕快衙役和一些好奇的人跟了过来。

就这样,老虎在前面走,黄香跟着老虎走,衙役捕快和一些胆大的人跟着黄香走。到了大山里面,走到了山洞坍塌的地点,挖出了埋没的张老板和伙计三人的尸体。

真相大白,黄香沉冤得雪,县官问案不明被朝廷革职查办,后遣发往云南边疆效力,不知所终,张老板的兄弟和儿子诬告好人被拘役了半年。

黄香救老虎,老虎报恩救黄香,这个故事后来被载入封龙县志,一直在当地流传。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