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举报信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史华东

最近,金城集团公司要在三十多名中层干部中选拔一名副总经理,经过一轮轮的笔试、面试,最后确定两名入围者。

一位是技术部经理王铁成,他是技术研发的强将;另一位是质管部经理冯绍康,他是质量管理的精英。

这二人是公司里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但副总经理的职位只有一个,究竞选谁任职呢?他们两个的资历、能力、口碑不分伯仲,旗鼓相当,连搞内部民意测验的票数都差不了多少。

真是件事棘手的事啊,这下难倒分管选拔工作的公司纪委书记高云海了。

这天,王铁成为了祝贺自己入围,想邀请新同事杨雪萍一起去吃晚饭。杨雪萍是新来的女大学生,今年二十三岁,不仅身材修长,容貌姣好,还才能不俗,很有上进心,因此吸引了公司里不少未婚年轻人的目光,已婚人士也在暗暗打赌,赌这枝花最终会花落谁家。

王铁成就是其中的一个爱慕者。他今年三十岁,一直全身心扑在工作上,至今还没有对象,他对杨雪萍一见钟情,这次选拔入围的大喜事肯定少不了与暗恋的女孩儿一起分享。谁知,杨雪萍一口拒绝了他,礼貌地说:“真不巧,我已经跟人约好了。”王铁成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心里有点懊丧。

下了班,王铁成郁郁寡欢,一个人来到公司对面的咖啡馆。刚想点吃的,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杨雪萍!她挽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臂膀从大门走进来,在离他不远的拐角处两人相对坐下。

从王铁成的角度看过去正好一清二楚,他留心去看那个侧面对着他的男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不是质管部经理冯绍康吗?看他们俩有说有笑,态度十分亲热,王铁成的心里隐隐升起一丝妒意:好一个有妇之夫的冯绍康,人到中年,居然引诱新来的员工?这个杨雪萍拒绝与我约会,居然是为了一个中年大叔?看来自己看错了,这并不是个什么好女孩!嫉妒加上鄙视,王铁成越想越来气!

突然,眼前又出现了一幕,看得王铁成的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

只见杨雪萍竟然移坐到冯绍康的身边,亲昵地在说些什么,不时抓着冯绍康的手臂在摇晃,然后开心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接着,杨雪萍从包里拿出一只精美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只手表,帮冯绍康戴在手腕上,冯绍康举起胳膊左看右看,一副沾沾自喜的嘴脸,看他那心花怒放的样子,这手表看起来价格不菲。

这才叫惊破天,王铁成这些年只见过男的给女的送礼物,却第一次碰到女的给男的送重礼,还真是大干世界,无奇不有!放着自己这个青年才俊主动追她却不肯,自动傍一个快做她父亲的中年大叔!难道是杨雪萍贿赂色诱冯绍康吗?她到底有什么事情有求于冯绍康?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王铁成妒火中烧,越想火气越大,他实在忍不下去了,“腾”地站了起来,走上前去,指着杨雪萍狠狠地说:“你……”他本来想骂杨雪萍不知自爱,可看到那双秀美的眼睛,竟然话到喉咙再也说不下去了,他头一转,伤心地离开了咖啡馆。

杨雪萍和冯绍康面面相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双双目瞪口呆。

王铁成晚饭都没吃,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思绪久久不能平静,辗转反侧,一夜难眠。他觉得这事儿非同一般,应该向上级汇报。

第二天一上班,王铁成直奔公司纪委办公室,见到纪委书记高云海,开门见山就说:“高书记,我要向你反映冯绍康与杨雪萍有暖昧关系一事,我是亲眼见到的……”

高云海听完呵呵一笑,说:“你说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我一来上班,办公桌上早已放了一封举报信,信里的内容跟你反映的情况差不多,应该也是内部人举报。看来这事儿影响很大了,我们会了解清楚的。”

这就怪了!除了我,难道还有另外的人知道这件事?王铁成心里嘀咕着,刚想起身离开,却见冯绍康拿着文件敲门进来了。

“来来来,你坐会儿,我刚要找你,正好王铁成也在。”高云海一见冯绍康,立即招呼他坐下。

高云海有意瞄着冯绍康手腕上的手表,说:“这块手表不错,可以给我看看吗?”

冯绍康被高云海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弄懵了,他猜不透高书记的心思,于是摘下手表递给了他。高云海把手表拿在手里掂了掂,看看手表正面的牌子,又看看手表的背面,突然眼睛一亮,只见背面印着“爸爸,生日快乐”几个字,于是问道:“这是你儿子送你的?”

冯绍康讷讷地说:“是……是女儿送的。”高云海哈哈大笑:“冯经理,我知道你只有儿子,哪来的女儿啊?”

冯绍康脸一红,没说什么。高云海盯着冯绍康的眼睛,严肃地说:“冯经理啊,你也是十多年的中层干部了,现在手里也有一些权力,有些地方可要多注意啊,千万不能犯错误。特别是……生活方面……”他说得很含蓄。

冯绍康说:“高书记,你放心,我心里一直都绷紧着弦的。”

“你先看看这个吧,在选拔的节骨眼上,居然有人举报你,看你自己怎么解释。”高云海说着,把那封举报信递给了他。

冯绍康怔了怔,打开信封,里面有两张信纸,没有落款,居然是匿名举报。另外还有两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是杨雪萍和冯绍康合影的头像照,另一张是杨雪萍亲着冯绍康脸的照片。看完后,冯绍康拿起信纸和照片晃了晃,哈哈笑了起来,转身对王铁成说:“王经理,这是你举报我的吧?”

王铁成不慌不忙地说:“我是向高书记反映了你的情况,但这封信和照片不是我举报的,不信你可以问高书记。”

“王经理到我办公室之前我已收到了这封举报信。先不管是谁举报的,还是说说,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高云海沉着脸,说话的口吻有些强硬。

冯绍康斩钉截铁地说:“是!确实有这事儿,但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龌龊……”

原来,冯绍康早年就常常参加爱心志愿活動,这十几年下来一直在帮助弱势群体。在一次爱心活动中,冯绍康得知有个十岁的小女孩父母遭遇车祸,不幸双双身亡,只有奶奶和她相依为命。冯绍康深表同情,便与其结了对子,平时经常去看望关心她,女孩的学费和生活费也一直由他来出。没过几年,小女孩的奶奶去世了,她成了孤儿。冯绍康于心不忍,和妻子商量后,将小女孩接回了家,视为己出,一直供她读书到大学毕业,通过公开招聘进了金城集团公司。这个女孩就是杨雪萍。

由于冯绍康参加爱心志愿活动非常低调,从来不告诉别人,所以公司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这几年,杨雪萍也一直把冯绍康夫妻俩当成亲生的爸爸妈妈。参加工作后,她拿到第一个月的薪水,就买了一只手表作为送给冯绍康的生日礼物。昨天是冯绍康的生日,杨雪萍请他吃了西餐还送上了这块手表。

没想到这一幕,不但被王铁成看到了,居然还有人用举报信的方式举报他,真是人心难测啊。冯绍康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听冯绍康讲完,王铁成惊讶极了。原来冯绍康是杨雪萍的养父,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幕,确实是父女之间的亲密,自己竟然糊里糊涂地吃醋,还往歪处想了。

想到这里,王铁成一夜的怨气都飞到了九霄云外。他红着脸说:“冯经理,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唉,不知者不怪。我知道你喜欢杨雪萍,但你也太冲动了。”冯绍康摇头叹气,苦笑着说。

“既然王铁成没写过这封举报信,那到底是谁举报的呢?现在事情已经清楚了,让别人引起误会也不好啊。”高云海深锁着眉头说。

是啊,现在正在选拔时期,负面影响越小越好,昨晚除了他们三个人外,没有碰到其他熟人啊。冯绍康再次拿起信纸端详起字迹来,似乎在哪里见过,好生熟悉,又仔细看了看照片,突然惊呼起来,“是她,我知道是谁了!”说完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你到高书记的办公室来一趟……”

“是谁?”高云海和王铁城异口同声地问道。

“等她来了确定一下,事情就真相大白了。”冯绍康没有马上说出他的怀疑。

不一会儿,杨雪萍走了进来。高云海和王铁城的眼球都瞪圆了,怎么可能是她?冯绍康把脸一拉,说:“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做的好事……”说着把举报信甩给了她。

杨雪萍昂起头,直言不讳地说:“是的,是我举报的。爸,你怎么确定是我呢?”冯绍康听她的口吻满不在乎,不由得生了气,声音也提高了:“你蒙谁呢,你看看这照片背景中的一幅书画,字体都反了,这不是你跟我玩自拍的照片吗?其他人是拍不了的!孩子,你……你出这一招,究竟何意?”

杨雪萍低下头说:“对不起,爸爸,你不要生气,我只想为你做点儿事情。这几年,你工作上兢兢业业,为公司辛勤付出,同时你还经常为他人助困解难,默默奉献,但你一直很低调,从不张扬,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被提拔。现在王经理年轻有为又要跟你同时竞选,我担心你又失去了机会,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不是计策的计策,希望公司领导通过举报信,前来调查核实你,让领导发现你更多的优点……”

“你啊,不懂事,瞎胡闹。”冯绍康听杨雪萍这么一讲,不由得哭笑不得,口气也缓和下米。

王铁成可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握著冯绍康的手,惭愧地说:“冯经理,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真是对不起。比起你,我做得远远不够,应该好好向你学习……”说着,他深深向冯绍康鞠了一躬,转身对高云海爽快地说:“高书记,这次选拔,我甘拜下风。”

这下杨雪萍可乐了,她走到王铁成跟前,娇嗔地说:“我知道,你有才能,明事理,勤学上进,我爸爸对你的评价可高呢!从我来到公司,他一直在我面前说你的好话。昨天是因为给爸爸过生日才没答应你的,今天下班后你有约吗?如果没有,我可不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说着,她的脸颊泛出红晕,头压得抬不起来了。

王铁成见状惊喜交加,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有的,当然有!”他幸福得都快飘起来了。

高云海开怀大笑起来:“哈哈,你们这两个常胜将军,各有所取,好事成双啊……”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