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红包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郑凯应

柳华是楚冠集团中层干部,外表儒雅帅气,工作认真负责,很得上司赏识。尤其难得的是,在这人心浮躁、文学已经边缘化的当下,他居然是个文学爱好者,利用业余时间写了不少文学作品,发表在多家报纸杂志上。

柳华有两个微信号,分别用于工作和文学交流。他在工作群里沟通协调部门衔接事务,安排部门具体工作,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在工作群他是个严谨、认真的标准职业经理人形象。而在文学交流群他很活跃,经常讲笑话、制造话题,遇到文友发表文章、获奖、出书时发红包庆祝,自己有事没事也随手发几个红包活跃气氛。他出手慷慨,一发红包就是好几个,几乎人人有份。

由于他谈吐幽默、慷慨大方,文友都很喜欢他,人送外号“小龙王”,意为红包像雨水一样多,也暗喻雨露均沾之意。

这天,他刚发完一波红包,文友群中有个叫晓雯的女孩主动加他微信。

晓雯有份全职工作,同时兼职某时尚杂志特约编辑。她不用在杂志社坐班,只是利用业余时间帮杂志选稿,并按时送给主编审定即可。因为忙的缘故,所以她在群里不算活跃,偶尔发言倒也幽默睿智,显得挺有才华。她曾邀请柳华给她的杂志投稿,可惜稿子风格不符,没被采用。柳华对她印象不錯,但因交情不深,觉得没啥好聊的,犹豫了一下,便选择了无视。

不料这女孩很坚持,他洗完澡出来见晓雯在文友群里和他说话,要他接受她为微信好友,有事私聊。

不得已,柳华只好接受了。打开对话框。

互相礼节性地问候后,晓雯开门见山地问:“今天为啥不开心?”

这话让柳华大吃一惊,心说这女孩咋知道自己不开心呢?

尽管心中好奇,但考虑到跟她还没熟到交心的程度,柳华便压制着好奇心淡淡地说,“还好,没啥不开心的。”

晓雯也不深问,也淡淡地说没事就好,这世上除了生死,神马都是浮云。再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说完道声晚安就没了动静。

这话让柳华若有所思——今天确实很郁闷,因为与谈了三年恋爱的女朋友分手了。准确说,他被甩了,女朋友早就看好一个富二代了。

此时柳华的确需要找人倾诉,只是能听他倾诉的知心朋友都不在身边。而同事又没达到这层交情,再说他也担心自己失恋的事儿传出去被人笑话,所以决定把这份苦闷独自消化。

他关掉手机,倒了一大杯白酒,一饮而尽后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上,柳华清醒过来,想起昨晚晓雯说的话,愈发觉得惊奇,便计划晚点儿有空跟她聊聊,问她咋知道自己不开心的。

只是一到公司,工作上的事情千头万绪,让他心无旁骛。等内部事情刚理出头绪,上司又安排他出差去外地。

过了好几天,他才想起那事,但想想事情都过去好久了,突然提起来很唐突,再说他也不想把自己的伤疤再次揭开,便作罢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柳华在文友群发了一波大红包。随后晓雯发微信问:“帅哥,今天有啥开心事?”

柳华又觉得很惊奇,便立即反问:“你咋知道我有开心事?”

晓雯发了个故作神秘的表情后说:“我能掐会算!”

这回答当然骗不了柳华,他打破砂锅问到底,坚持要她说出依据。

晓雯终于招架不住,只好说,从红包可以看出你的心情。柳华发个疑问的表情。

等了一会儿,晓雯发来一大段文字,大意是说,从他发红包的大小、节奏可以判断出他的心情好坏。比如他先发一波小包,再发一波大包,最后以“幸运之星”特大包收尾,说明他心情很好,必有开心事。如果先发一个特大包自己抢回去,再发一波小红包,最后发一个不算大的红包收尾,说明他的心情不好。最后,她得出的结论是:红包是你的心情“晴雨表”,只是你自己不觉得而已。不信,查查红包记录,看说的对不对?

柳华当然不信,打开红包记录,一边看一边回想发红包时的心情,发现果然如此:某天自己在某大刊发表文章,发了一百多元的红包;某天被领导骂,发了几块钱的红包;某天接了单大业务,得了笔奖金,便在几个群里发了好几百元的红包;那天跟女朋友分手,心情低落到极点,发了几个百人红包总额却没超过十块钱!

见晓雯所言非虚,柳华发了个惊奇的表情,然后问:“你是如何通过红包来推测我心情的?”

晓雯好一顿绕,又是啥心理分析,又是啥性格分析,又是啥文风分析,总之,一番话彻底说服了柳华。随即,柳华竹筒倒豆子,把以前发生的开心事、烦心事一股脑儿都告诉了晓雯。倾诉完,得到她的解析和建议后,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经过这次深入交流,他俩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柳华也难免揣测,这女孩对自己的体察如此细致入微,不会是偷偷喜欢自己吧?

这天,心情“晴雨表”显示柳华的心情很糟糕。

晓雯一问,柳华就将糟心事一五一十地讲了:柳华的各项考核指标一直是全公司第一,集团人事部门早找他谈过话,要晋升他为子公司副总经理。不巧的是,考察期刚过去一半,赏识他的总经理升到集团任职。新来的总经理打算安排自己的亲信担任这一要职,便拿着放大镜在他身上找毛病,吹毛求疵,见实在找不出问题,便使用栽赃陷害、造谣中伤等下作手段对付他。

经总经理这一折腾,他在公司颜面扫地。谣传他不仅升职无望,还有可能被公司炒鱿鱼。遭此打击,柳华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听他说完,晓雯回复了个坏笑表情,说:“嗨,这多大点儿事,值得你这样。我给你出个主意,保证让你沉冤得雪并顺利升职!”

话虽这么说,柳华对这个局外人的建议却没放在心上。

因心情不好,他的脾气变得有些暴躁。这不,助理小林送月报表进来,他扫了一眼,发现本应大写的营业额用了小写,便大发雷霆,将她狠狠地批评了一顿。

小林刚从集团调来不久,盛传她是黄董事长的千金,老板派她来子公司只是熟悉业务,以便将来全面执掌集团。柳华也听到这传言,但他不信,心说:董事长姓黄,这黄毛丫头姓林,怎么可能是董事长千金?

尽管柳华不信谣,但也知道无风不起浪,猜想小林可能是集团高层某林姓领导家属,因此对小林一直很宽容。

岂料晋升遏阻,一时情绪失控便把不满发泄到小林身上,他本以为她会拂袖而去,却不料她微笑着说,迁怒于人可不是智者所为啊。“想想,你是不是真的濒临绝境?”说完笑着走了。

柳华一愣,想了想,想起了晓雯说过的话。他决定按晓雯的建议试试,便越级去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当面进行申诉。

过了段时间,晓雯见柳华的“晴雨表”显示艳阳高照,便发微信给他,问晋升的事咋样了?柳华愉快地说,按照她的建议行动后,集团对子公司进行了人事调整,把现任总经理调走了,他顺利晋升为副总经理,并暂时主持全面工作。柳华感谢她的建议,让他渡过了难关。

晓雯说,怎么感谢,光嘴说怎么行呢?要不发个大红包吧。

柳华毫不犹豫地给她发了个一百九十九元的大红包。晓雯收了红包后鼓励他好好工作,报答上级领导对他的知遇之恩。柳华连连称是。

聊了会儿,话题转到感情方面时,晓雯以开玩笑的口吻建议他,找女朋友不妨将目光瞄准身边人,因为近距离观察更有助于双方互相了解。

柳华愣了愣,回复说,身边的女孩子要么太现实,要么不合拍。

晓雯说,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放下前一段感情。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别再婆婆妈妈的。古人说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何必独恋一枝花。

柳华说自己对另一半的期望很高,宁缺毋滥,要像你晓雯这样有才华又善解人意的才行。

这话发出后,晓雯发来一串捶脑袋的表情。过了会儿,她说,你都是公司高管了,就别调侃我这挣扎在生活底层的穷编辑了。说完,发了个生气和拜拜的表情后没了声息。

那次聊天后,晓雯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既不在群里现身也不回柳华的信息。弄得柳华很后悔,怪自己心太急。

柳华升职后,集团安排助理小林暂时接替他原部门负责人职位。还别说,这女孩嘴勤腿勤,人又聪明,很快将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让柳华对她刮目相看。

小林以请示工作的名义频频接近柳华,时不时暗送秋波。这让柳华有些不适,便装傻充愣。

要说柳华对小林的性格品行和工作能力都很认可,她的外形条件也不错,也听说董事长夫人姓林,小林据说是随母姓的老板千金——要不,也很难升迁得这么快吧。如果能跟小林走到一起,以他的能力,在楚冠集团将如鱼得水,前途一片光明。

一边是自己的真爱,一边是豪门千金,柳华有些摇摆不定。

柳华的苦恼很快反映在“晴雨表”上,一连几个“阴晴不定”后晓雯终于上线了。她告诉柳华,最近一段时间进山采访一位护林模范,信号不好收不到信息。回城后看到他的留言后立刻上线回复,她很感谢他对自己的关心和挂念。他俩聊了很久,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觉。

小林暗恋柳华的意图越来越明显,鉴于她的身份,柳华也越来越觉得为难。柳华将这苦恼告诉了晓雯,不料她却半真半假地劝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见她这个反应,柳华愈加看不懂她的意思,这女孩到底对自己有没有意思呢?

这天晚上,柳华又在自己的单身公寓喝闷酒,几杯酒下肚便醉了,蒙咙中点开了晓雯的对话框,他大吐苦水,说小林自身条件不错,不知哪根神经出问题,居然对他步步紧逼,弄得他左右为难,尽管小林那么优秀,可一是自己出身贫寒,突如其来的富贵消受不起;二是男儿当自强,真汉子要凭自己的本事,靠女人上位可耻;三是他不爱小林,爱晓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陷入到了单相思的误区。晓雯发了尴尬的表情后就没了下文。

表白了爱慕之情却没有收到相应的回馈,柳华失眠到快天亮,第二天头疼得厉害。一进公司,柳华就接到董事长通知,让他到办公室去一趟。

柳华惴惴不安地走进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对他的工作表现赞不绝口。最后说自己老了,精力不济,如果有个像他这样的得力干将跟女儿一起接手公司就好了。

柳华正在尴尬,突然看到董事长桌上有一本时尚杂志,正是晓雯担任责编的那一本,赶紧扭转话题,说:“原来董事长也看时尚杂志啊,我还给这家投过稿呢。”

董事长笑笑说,“独生女儿热爱文学,在这家当特约编辑呢,这是她送我的最新一期。要不,你先拿去看看?”

柳华恍然大悟,敢情,考驗自己这件事董事长也参与其中了,独生女儿的婚事,当然是天大的事儿……听说现在的有钱人挑女婿,比穷人还难呢。

柳华不知道是惊是喜,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理不清头绪,他机械地拿了杂志告辞出去,一推门正遇上小林,两人眼神对接的刹那,他竟然心里一跳,脸一红,在这张早就看惯的脸上竞看出了火花……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