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守护神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贺小波

最近单位轮岗,公务员小章调到了婚姻登记处离婚室,成了一名离婚登记员。他很排斥这个岗位,因为自己就出身于单亲家庭,当年就是这里给自己父母办理的离婚,当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这天,是小章培训完上岗的第一天,人刚走进离婚室,门便被“砰”的一声撞开了。小章被吓了一跳,恼怒地转过身,发现走进来的是一对老年人,看上去都七十多了。老头个头不高,满脸皱纹,老太太比老头显得年轻点儿,眼神有些游离,边走嘴里边嘀咕着什么。

因心中有气,小章的态度显得不冷不热:“要离婚吗?”还没等老头回答,老太太抢先接过了话头:“被这死老头子骗了五十多年,今个儿说啥也不跟他过了,离‘分,离‘分!”老太太门牙掉了,说话漏风,把“婚”说成了‘分,还坚持说了两遍。

小章强忍住笑,故意板着脸问:“双方的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以及离婚协议书都带来了吗?”

“我们来离婚,要那东西干嘛!”“这是手续,得复印存档,少一样也不行的。”听小章说这话,老太太狠狠瞪了老头一眼,恨恨地说:“都要离‘分了还骗我,今个儿不离了,不离了!”说完,不再理会老头,扭头朝门外走去。待老太太出了门,只见老头迅速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盒被揉得皱皱巴巴的香烟塞给小章,小声说:“同志,谢谢你帮我骗了她一回,这烟特意买了送你的!”转身快步追了出去。

这都哪跟哪啊!小章手握香烟,瞅了眼办公桌玻璃板下那张“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的警示语,把香烟顺手扔进抽屉。想想也是苦恼,自己本来就是离异家庭的受害者,现在又让他来管离婚登记这事儿,这人生也太戏剧性了吧!何况自己堂堂一个毕业于“211”重点大学考进单位的公务员,安排到这么一个琐碎的岗位,太不重视人才了!他的心里不禁又咒骂起领导来。

一天下来,小章的情绪一直没提起来,看啥都觉着碍眼,不仅没有调解成功一对离婚者,中间还出了差错,打印错了三份离婚证书,下班前上交档案时主任虽然没有直接批评他,但那张黑脸足以说明对他工作的不满。

第二天上班,小章的怨气还没消退,坐在电脑桌前正想着心事,办公室的门“咣当”一声开了,昨天那对老年夫妻一前一后走进来,还没等他开口,老太太又抢先嚷起来了:“我要离‘分!”

“不是不离了吗,咋又来了呢!”小章没好气地说。“我要离‘分!”老太太声音又抬高了几分贝。

这时,小章发现老头在老太太身后不停地咳嗽,还悄悄地给他递眼色。想到昨天老头匆匆离去的背影和那包廉价的香烟,再联想起自己父母当初离婚的情景,他心下一软,心领神会地说:“大娘,你先坐会儿,我去给大爷复印一下证件。”说完领着老头来到里屋的复印室。

“大爷,瞧您刚才的动作,是不是有话要说?”他说着往门外瞅了一眼,老太太没有留意里屋的情况,独自坐在柜台前的座椅上,嘴里不停地叨念着什么,他放下心来:“这回证件都带来了吧,拿出来我先帮您复印一下。”

老头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迷惘地问:“同志,真的需要证件啊?我还以为昨天你是有意帮我呢,所以刚才给你递眼色,是想着你再帮我骗她一回呢。”老头的脸上堆满了失望。

小章的同情心被激起,忍不住问道:“大爷,都这么大岁数了,为啥还要离婚啊?”

听这话老头的眼神黯淡下来,长叹一声道:“唉,不怕你笑话,近两年老伴患了老年痴呆,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我们有一个邻居是个孤寡老头,常来我家串门唠嗑,免不了就开些玩笑。一次他逗我老伴说,老刘啊,对了,我老伴她姓刘。老刘,你是让你家老头子骗了,要是早年跟了我,保准日子过得比现在要强。没想到说这话时她正在犯病中,一下认了真,一犯糊涂就说被我骗了,吵嚷着跟我离婚。”

小章算是明白了,怪不得昨天发现老太太的眼神挺怪,原来是在犯病期。

老头见小章半天没吭声,着急起来:“小同志,千万不能给离呀,这岁数了丢人不说,关键是她犯病后一步也离不开人啊,走丢了咋办?”说着说着,眼圈红了。看得出,老头对老太太的感情很深,也许正应了那句“少年夫妻老来伴”!

“那咋办,大娘执意要离,不办理是我们不作为啊!”小章也犯难了。

老头见状,把肩上的挎包解下来放到桌上,包里不知装了些什么,砸得桌面发出“咚”的一声响。

小章涨红了脸,埋怨道:“大爷,你干啥呢?昨天你塞给我的那包香烟还在抽屉里,刚才还想着等会儿让你拿走,现在你又……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不行不行,你快把包收起来,不然让人看见了说不清楚!”

老头不理会小章,自顾自去解挎包扣子。小章慌忙按住老头的手,生气地说:“大爷,我正给你想办法呢,你再这样我可就公事公办了。”

拉扯中,挎包“哗啦”一下掉到了地上,包里的东西撒了一地,让小章目瞪口呆的是,包里装的不是想象中的贵重礼品,而是一把把大大小小不同品牌的铁锁,足有二三十把。

“这,这……”小章百思不得其解了。

老头边拢着铁锁边哽咽着说:“老伴犯病时坚持说我是个骗子,不是她老伴,吵着闹着要离家出走,家里还有一亩多的薄地需要拾掇,我不能二十四小时看着她呀。为防止她走丢,出门时只好把房门锁了,她倒好,锁一次砸一次,两年就砸坏了这些门锁。”

小章眼圈也红了,原来每一桩离婚案件的背后,都藏着一个难以言表的故事,自己父母离了婚,不也是有很多不得已的因素吗?离婚登记员如果能及时发现那些裂痕背后的故事,因势利导地进行化解,责任也挺重的呀!想到这儿,他动情地对老头说:“大爷,放心吧,这婚离不了。等会儿我就去告诉大娘,像你们这么大年纪的,以前根本没有建档,现在的档案全是微机联网操作,系统里查不到相关信息,无法办理。”

“哎,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她不信我,可信你们公家人!”听了这话,老头开心地笑了。

“你这不是乱作为吗?”门外传来黑脸主任的声音。

“我?”小章面红耳赤,尴尬地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老头急了,转过头一把拉住刚走进门的黑脸主任,大声替小章辩解道:“领导同志,这事不怨这位小同志,是我逼迫他做的,他不是乱作为!”

黑脸主任意味深长地盯了眼一脸窘相的小章,忽然笑了起来:“别紧张,跟你开玩笑呢!”接着又严肃地说,“看到了吧,你来离婚登记室才两天时间,就能有这么大的感悟和触动,心态也发生了大变化,这就是领导们安排你到这个岗位的初衷。其实离婚窗口也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人生酸甜苦辣的百态,我们是婚姻最后的终结者,更是守护神,要严肃也要温情,把好这个关口一定要慎重。对于你们这些刚走出校门的高材生來说,就需要这样的经历来审视人生。因为,你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岁月最好的沉淀,更是一次质变的提高!”

小章没说话,却使劲儿地点着头。

“还要记住一点噢——”“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两人异口同声地说,说完相视笑了……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