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连心

2019-07-10 01:22:48 民间文学2019年5期

卢树盈

夫子河畔,有一户人家,爹爹老黑,长着满脸络腮胡,靠打鱼为生。他有一女,名叫啞妹,虽然不会说话,但聪明过人。哑妹扎着两个小辫,出落得十分水灵。

村里有一屠夫,年过四十,满脸麻子,长得奇丑无比,一直没有娶到老婆。他几次来老黑家提亲,想娶哑妹,都被老黑赶走。屠夫怀恨在心,就趁着老黑晚上出去打鱼的工夫,闯进了小院,想抢哑妹为妻。老黑家养了一只大黄狗,见有人进了院子猛地朝屠户蹿过去,在他的脚上咬了一口。屠夫忍住痛,把大黄狗按在地上,抽出杀猪刀,杀了大黄狗。

可怜哑妹耳聋,不知道院子里的动静,一直沉睡不醒。屠夫踢开房门,冲了进去,用被子裹住哑妹,扛在肩上。哑妹惊醒,发出呜呜的叫声。屠夫扯了一块破布,塞住她的嘴。

再说老黑,他在夫子河里打鱼。看到一群黑衣人,鬼鬼祟祟地潜入村庄。老黑一惊,他们会不会是土匪?哑妹一个人在家,肯定不安全。老黑急了,拼命地往家的方向划去。

院子里,大黄狗倒在血泊中,哑妹的房间里空无一人。老黑哭了:“这是哪个天杀的,抢了我的女儿?”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老黑冲了出去,看到一群黑衣人走来。老黑抓起一根木棍,往一个人的后背打去:“你们这些天杀的土匪,还我的女儿来。”

那个人猝不及防,后背挨了一棍,转过头来:“老黑叔,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蔡雪奇,现在改名蔡济璜了。”老黑仔细一看:“你真是雪奇,你小的时候,你娘经常给你买鱼吃,你才这么聪明。只是你好端端的日子不过,怎么搞起黄麻起义,当起土匪,还抢了我的女儿?”“老黑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只怕哑妹有危险,我们赶快去找她。”

老黑相信蔡家的为人,赶快带着蔡济璜查看现场。大黄狗倒在血泊中,嘴里还咬着一块破布,上面粘着几根猪毛。蔡济璜仔细地查看大黄狗胸前的伤口,准确无误地插入心脏。

“老黑叔,你们村里有屠夫吗?”

“有一个老光棍屠夫,一直想娶我女儿,可我没答应。”

“他家在什么地方,你快带我去。”

再说这屠夫,把哑妹抢回家,就想把生米做成熟饭,哪知道哑妹刚烈,屠夫刚把她放到床上,她就从被子里钻出来,给了屠夫一脚。

屠夫忍住痛猛地向哑妹扑去,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服,哑妹拼命地吐掉嘴里的破布,在屠夫的脸上咬了一口。

老黑带着蔡济璜跑到屠夫家的小院子,就听到哑妹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这个畜生,真的抢了我女儿。”

天空中突然发出一声枪响,屠夫趴在窗户上一看,院子里站满了人。蔡济璜的枪口还冒着青烟:“我是中共麻城书记蔡济璜,你把哑妹放了,我饶你不死。”到嘴的美人儿,怎么舍得丢呢?屠夫拿出杀猪刀,架在哑妹的脖子上:“都说你们共产共妻,反正我没老婆,这哑妹就归我了。”

“我们共产党为穷苦人民打天下,让穷人翻身做主人,绝不会让你这种畜生加入我们革命的队伍。你快放了哑妹,我饶你不死。”

屠夫冷哼:“我这辈子杀猪无数,不怕死的就过来。”

蔡济璜一脚踢开门,屠夫丢开哑妹,挥舞着杀猪刀,向蔡济璜砍来。蔡济璜抄起地上的板凳,朝屠夫身上砸去,哑妹趁机逃了出来。屠夫力大如牛,砍断板凳,刀刃划破蔡济璜的肩膀,鲜血流了出来。

蔡济璜一脚踢中屠夫的小腹,屠夫倒退几步,就像被激怒的狮子,挥舞着杀猪刀,又扑了过来。蔡济璜侧身躲过,一脚踢在屠夫的后背。

“书记饶命,我再也不敢强抢民女了。”

“来人,把这个畜生拉出去毙了。”一声枪响,屠夫就地正法,老黑拍手称快。哑妹跪在蔡济璜跟前,不停地磕头,嘴里发出“呀呀”的感激声!蔡济璜一言不发,带着队伍转身走了。

两天后,老黑听说蔡济璜的队伍被困木兰山,苦战了一天一夜。国军已经断了起义军的后路,没有粮食供给,就想等他们饿晕,再进行攻击。

老黑心急如焚,下河捉鱼,想给起义军送去。哑妹抢过鱼篓,把鱼放在菜板上,去皮去骨。老黑气得直哼哼:“这些鱼是拿去给你恩人吃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哑妹耳聋,听不到老黑的话。她把鱼拍成肉酱,把家里的面粉倒进去,揉搓成团,再用擀面杖把面团擀成薄饼,卷成卷,放入蒸笼蒸熟,再切成薄片。

老黑拉着哑妹的手,比画着,大吼着:“你是不是疯了?做这么多鱼面干什么?我们半年都吃不完。”

哑妹笑了,指着炮火连天的地方,又指了指肚子。老黑明白了,哑妹做成鱼面,起义军就方便吃了。

老黑和哑妹把热乎乎的鱼面装进布袋,就往木兰山而去。国军的部队封锁了上山的路,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老黑和哑妹藏在灌木丛中,脸上布满焦虑。

有一个国军笑嘻嘻地说:“这个山头没水,没粮,我猜他们过不了今天晚上,就会缴械投降。”

“哈哈,你说蔡济璜,读了那么多书,怎么就读傻了呢?竟然要为那些穷鬼们打天下

老黑叹气,哑妹站了起来,把装满鱼面的布袋,塞进老黑的怀中。老黑拉住哑妹的手,比画着,不要她出去。哑妹指了指胸口,又指了指被包围的山头,毅然地走了出去。

国军看到灌木丛里突然走出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都笑嘻嘻地围了过来。有一个国军摸了摸哑妹的脸:“这皮肤真嫩,真想咬一口。”

哑妹不生气,对这个国军笑了笑。其余的几个国军一见,都围拢过来,有的拉着哑妹的手,有的去摸她的腰。

老黑愤怒了,他站起来,想冲过去。可哑妹的右手,坚定地指着山顶。老黑趁着国军围住哑妹,悄悄地穿过防线,爬到半山腰,在开阔的地方,挂上了自己的白毛巾。哑妹抬头,看到了白毛巾,想要逃走,可几个国军拉着她不放,有一双手伸进她的衣服。哑妹趁机抱住他,抽出他腰上的匕首,刺进他的后背,鲜血冒了出来。

国军大乱,一声枪响,哑妹倒在血泊中。她看着山腰上的白毛巾,笑得很灿烂。老黑听到枪响,心被撕裂,他爬上一棵大树偷看,只见哑妹的尸体被挂在了树上。

老黑捂住嘴,不让自己的哭声发出来。他不顾一切地往山上跑,满脑子都是哑妹那只坚定的手,如一个坐标,指引着他爬向山顶。

起义军苦战一天一夜,没有粮食和水,快支撑不住了。蔡济璜看着残兵败将,仰天长叹:“明月照秋霜,今朝还故乡,留得头颅在,雄心誓不降。”

老黑背着鱼面,气喘吁吁地跑来:“雪奇,快吃了鱼面,为我的哑妹报仇。”

蔡济璜听了哑妹为给起义军送粮,丢了性命,热泪滚滚而下:“战士们,这是哑妹用鲜血换来的粮食,咱们吃饱后,一定要为哑妹报仇。”

战士们吃着鱼面,眼泪都在往下落。蔡济璜一声令下,战士们就如猛虎下山,从一个山沟突围。国军怎么也想不通,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起义军以一敌十,冲出重围。

老黑跟着起义军走了,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支队伍能为女儿报仇,能给天下穷苦百姓带来幸福!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