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严厉谴责暴徒冲击事件

2019-06-13 06:17:42 环球时报

●本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 叶蓝 ●本报记者 郑璇

香港立法会原定12日恢复二读辩论《逃犯条例》的修订,但在激进分子煽动下,一些反对者暴力冲击政府总部及立法会,示威最终演变成一场骚乱。有港媒指出,这场骚乱明显有西方势力的插手,他们企图搞乱香港、掣肘中国中央政府,不惜将青年学生推向违法暴力的深渊。而真正的爱港人士,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为首,在连续接到多个死亡恐吓电话后,依然对媒体大声疾呼:“无论身为行政长官,或是两个孩子的妈妈,都不愿见到有光明前景的年轻人,被政治化的事件影响前途。”1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强调,中央政府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推进修订“两个条例”的工作。“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他在回应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天就《逃犯条例》大放厥词时表示:“我们要求美方客观公正看待香港特区政府依法修例,谨言慎行,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骚乱铁证和“镇压”谎言

12日,西方媒体多把镜头对准香港警方的“胡椒喷雾和催泪水剂”,言必称“镇压”,却选择性忽略了激进分子的暴力行径。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当天下午4时15分召开记者会,将这场示威定性为骚乱。他表示,12日清晨8时许,有大量戴口罩人士在立法会附近的龙和道、添美道、金钟道一带阻街,从上午至下午警方都表现克制及容忍,容许市民表达意见,没有清场,但有示威者不断冲击防线,以削尖了的铁枝、铁马、砖头、杂物袭击警员,更有人放火,是非常危险的动作。由于警方的防线受严厉冲击,警方在逼不得已下,使用武器阻止暴徒。他形容冲击事件是骚乱,呼吁市民不要进入金钟,并表示警方有信心并会采取果断的行动控制情况。

据香港《星岛日报》12日报道,有激进分子通过网上社交群组,展示一本以“宁化飞灰、不作浮尘”作为前言的“抗争手册”电子书,详细介绍了对抗警方的战略。《星岛日报》网称,12日下午,有警员疑被砖头砸中倒地。警方的克制从当天示威就医者情况就可看出,据医院管理局数字显示,截至12日傍晚6时,22人送院治疗,除了6人情况未知外,其他人全部情况稳定或已出院。

但暴力示威严重干扰了当天的议事日程。晚上6时许,香港立法会秘书处宣布,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指示,根据《议事规则》,他已决定12日不会举行大会会议进行二读。

林郑发表电视讲话

林郑月娥12日晚发表电视讲话,表示当天在金钟一带看到令人痛心的场面,这些破坏社会安宁罔顾法纪的暴动行为,是任何文明法治社会都不能容忍的,她指出,这些已不是和平集会,而是公然有组织地发动暴动,亦都不可能是爱护香港的行为。她说,这些骚乱场面近年已经不是第一次,香港是一个自由、多元的社会,对任何事都有不同意见,但是无论赞成或反对,表达意见的方式都有一个底线,如果用激进暴力的手段,就可以达到目的,这个场面只会愈演愈烈,肯定对香港带来伤害。

11日,特首办9名不同职级的职员都接到恐吓电话,要求特首林郑24小时内撤回条例草案及下台,否则“烧死她全家”。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也接到恐吓电话,也是要求她撤回修例及下台,否则会扔汽油弹及杀死她的丈夫。对于这种违法行径反对派却轻描淡写。“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称不会谴责恐吓者。

林郑月娥12日早上接受香港无线电视采访时一度泛泪哽咽,“说我卖港?我怎样卖港?我是这儿土生土长,与所有香港人一起成长,我对于这个地方的爱,令我做出不少个人牺牲”。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12日对港媒表示,示威当中“有组织犯罪”正在进行,校长和老师应劝说学生不要参与示威,否则会害他们一生。谭惠珠形容示威者为暴徒,又说立法会已经不开会,示威者大可静坐,但他们没有这样做,是寻求冲突而非抗议。对于有示威者呼吁围堵至下周四立法会表决《逃犯条例》,谭惠珠表示会影响各行业生计,是“自己凿沉自己的船”,亦会对香港法治和经济造成双重打击。

西方干预,其心可诛

香港骚乱,最来劲的是某些西方政客。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6月11日发表声明,称支持香港“勇敢的抗议者”,反对“危险的、拟议中的引渡法”。她“期待”美国国会在今后几天推出两党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英国外交大臣亨特12日也发表声明,呼吁香港各方“和平冷静”,并促请港府“聆听”外界对修订条例的“关注”,称当局应该进行有意义对话,确保香港权利自由和高度自治。

“世界上哪儿出现混乱了,哪儿就少不了美国的影子”,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1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佩洛西的表态反映出美国一以贯之的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国家内政的干涉,以及美国政客煽风点火的习惯:每当出现问题,他们考虑的永远不是如何以建设性方式解决问题,而是火上浇油,让问题更加恶化,“她是想挑起香港和内地的矛盾,在中国内部制造混乱,以此阻碍中国的发展,让我们不能变得更强大”。

谈到亨特的表态,李海东认为带有“非常明显的拉偏架色彩”,“只要出现问题,他们的板子一定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身上”。他表示,这无助于抗议问题的解决,反而会鼓动抗议者以更暴力的方式达到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12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当被问到“有舆论称,一些武装力量正前往香港集结。中方是否真的派出维稳力量前往香港”时,耿爽表示,这就是“假消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是谣言惑众,制造恐慌,其心可诛!”

“这些人要对香港历史负责”

12日的骚乱给香港社会造成严重影响,港股午后跌幅一度超过500点。香港社会各界不断谴责暴力冲击。香港教育局表示,坚决反对有教育团体发动罢课及罢教,重申不应利用学校作表达政治诉求的场地。10家大专院校校长,包括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浸会大学以及香港大学等代表声明,呼吁各方保持冷静,以理性协商来化解当前的困局。

全国政协委员陈卓禧希望所有爱护香港的人制止暴力,制止挑动和制造仇恨,制止牺牲年轻人的任何行为。他说,在大国博弈的背景下,修订一条普通法例的分歧已经大大超越了香港本地纷争的范畴,目前的趋势有可能引发更多冲突。他对一直挑动矛盾升温的人深表遗憾,“这些人要对香港历史负责”。

《星岛日报》12日发表社论称,激进分子的行为与之前的旺角暴乱一脉相承,都是假借政治名义行暴力和捣乱之实。《东方日报》批评称,牛鬼蛇神想出的都是损市民利己的行动,“爱护香港先要瘫痪香港,这是哪门子道理?”文章谴责反对派毒如豺狼,蚕食青少年心智。香港《大公报》说,香港社会正处在何去何从、是祸是福的严峻关头:反对派及背后的外国势力为搞乱香港、掣肘中国,正以全部气力在港策划和组织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型暴乱,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和借口而已。另一边,美英等国的“声明”大概也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大乱立法会、大乱香港特区那一日的到来,“今天,是所有真正爱香港、为香港、想香港好的市民拿出勇气、正义感和承担的时候了,支持特区政府和警方执法,坚决抵制和谴责一切暴力乱港行为”。

“香港做了一场恶梦”,香港时事评论员朱家健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亲眼所见,暴徒四处闹事,行径自私卑劣,骚乱现场多个物资站的头盔、口罩、眼罩、饮用水甚至卫生巾等物资取之不尽,且从其他地方源源不绝地运送到现场,有多名洋人在现场指手画脚,教示并训示暴徒挖掘和搬运地砖,这是继5年前的“占中”后,另一场有组织、有策划、有时序铺排的“颜色革命”,明显可见外力干预的影子。他表示,《逃犯条例》修订的本质只针对犯了严重罪行的罪犯,不影响奉公守法的百姓,这场骚乱凸显分裂势力的心虚:“香港社会不应是贸易战的棋盘,香港谢绝西方的指导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