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转水转抚仙

2019-06-10 09:07:55 汽车之友2019年10期

田宏

这不是我第一次与帕杰罗亲密接触了,去年年底的川西帕杰罗转动72小时探险之旅依旧历歷在目,那次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心动体验让我对这次四月份的昆明之行多了几分期待,而且是梦中高冷而又陌生的抚仙湖,这些平日里只能在李健歌声中寻觅的记忆,通过两天“转动好时节”变成了心底的真实。

转山:宜良六十八道拐

头一天,我们的任务是跟随三菱帕杰罗车队去昆明宜良县的靖安哨村开展精准扶贫。靖安哨村位于一座山顶上,要到达那里,我们得通过一条“世界最弯公路”——六十八道拐。随着车队一步步逼近山脚,三菱帕杰罗导航地图上出现了“六十八道拐”曲曲折折的轮廓,形状神似一段大肠和小肠。

这就是中国西南典型的S型盘山公路,提到这种公路,大家自然会想到被誉为“中国抗战生命线”的贵州晴隆“24道拐”公路。但靖安哨村脚下的这条盘山公路竟然有68道弯,最集中的路段全长不足3公里,居然有42道拐,约500米的垂直高度更比贵州晴隆“24道拐”高出一倍。据说,六十八道拐修建之初,当地村民一是苦于资金局限,二是避免占用邻村土地,所以路只能依山梁盘旋而上。没想到,无意中创造了惊艳世界的公路奇观。

在如此大的落差内集中68道弯,几乎不到100米的距离就会有一个弯道。无论是上山还是下山,基本上每隔几秒就要急转一次方向盘,如果不是娴熟的驾驶者,这段路恐怕还真让人手心冒汗。好在,三菱帕杰罗操控足够灵活,这点在上次的试驾过程中就深有体会。加速可能不是这款车的优势,但车身操控几乎像轿车般轻盈灵动;尤其是在四驱+ 手动模式下,配合精准的方向盘指向,这种人车合一的心理优势比起一些SUV要更为明显。

虽然六十八道拐弯多路险,但这条公路的路面让^驾驶起来信心百倍。宽度可以,可以两辆车并排通行。路面采用的是“弹石”路面,这种路面在云南农村公路建设中应用的比较普遍,造价低、容易维护;当然,这种路面也非常适用于急弯坡地段,在车辆行驶时能够提供良好的抓地力,雨天的排水性电不错,不过舒适性可能有些许欠缺。所以,有了弹石路面,上山爬坡时即使不用挂四驱也丝毫不影响帕杰罗开上山顶。

午饭过后,我们来到靖安哨村。按照三菱汽车品牌惯例,“山猫”每到—处都会留下爱的足迹。这次是帮助靖安哨村建立起农副产品对外销售的微信商城平台,并通过进口三菱官方微信及媒体的大力宣传联合推广,以便让靖安哨村生产的无公害花椒、萝卜、玉米、板栗等瓜果蔬菜上架售卖。我现场尝了一颗当地村民种植的大红草莓,确实味道很甜。如果你也喜欢,大家微信可搜靖安哨农产品商城,就能为您的家人选取纯天然、更健康的农产品了。

人们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种情况对帕杰罗来说根本不存在。下坡时不用像上坡那样费力踩油门,只需把档位挂入手动挡,通过发动机的制动力即能很好地减速。降挡减速的力道十足,发动机也不会随转速升高发出高亢的轰鸣。所以下山就悠着方向盘,在对向没车}青况下,走弯心内侧,基本上不怎么用刹车就溜下去了。就这样,一道又一道弯被抛在身后,离我们远去的还有公路两侧次第绽放的樱花。

下山,转场。来到抚仙湖畔太阳山专业越野场地,我想在这狂虐一把帕杰罗。不过在交叉轴、炮弹坑、大驼峰等这些专业越野路面上不是一味使蛮力,随车驾驶教练(环塔车手)指导我如何掌控油门的力道和时机。几圈下来,我悟出一个道理:“能过去是帕杰罗的本事,能顺畅舒适的通过才是人和车共同的智慧。帕杰罗有很多绝招,超选四驱、后差速锁、高速两驱/四驱切换、超大离地间隙等等,只有用好才能发挥其最大威力。”

傍晚,我们落脚抚仙湖东岸半山腰的度假酒店,从阳台望去,抚仙湖最宽处的湖面尽收眼底。迎面吹来的风有点大,湖面皱起了层层涟漪。夕阳西下,抚仙湖蒙上一层金色;我在想,太阳升起时它又该是什么样子呢。

转水:清凉柔软的抚仙湖

抚仙湖,只知道它的名字如贝加尔湖那样圣洁地存在;即使和云南的其他几个高原湖洱海、滇池、轱轳湖相比,也颇有几分仙气。再加上抚仙湖名字的神话故事,以及玄乎的抚仙湖水底古城,都让人们对这深不见底的湖水奉上心底的—份敬畏。

除了超凡脱俗的名字,抚仙湖的内在美也突破了我的想象。初来抚仙湖的人,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湖水咋就这么蓝,越深就越蓝呗,当然与清也有关。与洱海、滇池三四十米左右的平均水深不同,抚仙湖是中国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平均深度95.2米,最深处有158.9米。蓄水量相当于滇池的12倍、洱海的6倍。抚仙湖不仅深,还很清,透明度达7~8米;水质为I类,可直接饮用。

我们来到抚仙湖旁边的樱花园,沿着湖边的小路钻入樱花园深处,这里可以近距离接触湖水。早晨的阳光斜射到湖面上,湖水由清澈見底、到淡黄,再到浅蓝、幽蓝、宝蓝,色彩层次感从由近及远铺陈开来。不同的天气,不同的光照,不同的观察角度,湖水的颜色都不同,这就是抚仙湖变幻莫测的美。湖边的樱花还没完全绽放,但我觉得恰到好处。所谓浓妆淡抹总相宜,浓妆湖水蓝,淡抹樱花红,我喜欢这样—组色彩的对比。帕杰罗停在湖边,眺望远方的帆船,或许我们下个目的地就是它们那里了。

实际上,抚仙湖周围有很多娱乐活动可以开展。骑行是—个不错的游览方式,散步也不错;毕竟抚仙湖湖岸线有100多公里,湖边有时光栈道串起很多的景点,能让人愿意亲近自然。当然,最刺激的还是在抚仙湖上玩—场“帆船比赛”。由于抚仙湖北岸常年流行西南风,所以这里是帆船比赛的好场所。我们开着帕杰罗沿着湖边公路绕到抚仙湖西岸的帆船基地,去年的“2018国际珐伊28R帆船世界锦标赛”就在这里举行。

经过简单的培训,我们这些“船手”就上岗了。在教练的指导下,分配好舵手、缭手、压舷岗位人员;我是主帆缭手,配合迎风换舷。缭手要时刻紧盯着船帆的受风变化,调整出最快帆形,让帆船全力前进。刚开始还混乱不堪,经过—顿实操之后,似乎有点配合了。众所周知,帆船是没有动力的,完全靠风来驱动,这要考验帆船上的不同岗位人员的团队协作,有时一个策略或者船体摆动都会输掉比赛。其实这和赛车又何尝不是—个道理呢,想当年,帕杰罗在达喀尔赛场12次夺冠叱咤风云的时候,那也是一种团队协作的胜利吧。

编辑感言:

抚仙湖的美注定会让人忘记了时光,那种不肯离去的伤感夹杂着三菱帕杰罗无畏前行的喜悦。我突然想到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中的“轻舟已过万重山”这句诗,就像李白行至白帝城,忽闻赦书的喜悦畅快一样。圈在大城市里的人们,有时候也需要这样一封赦书让心灵如释重负。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