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菜鸟”和一个“老汉”

2019-06-10 09:07:55 汽车之友2019年10期

QIAN JUN MOTORSPORT MEDIA

意纵观过往十余年,2019赛季F1算是个新秀大年。乔治. 拉塞尔、兰多. 诺里斯和亚历山大. 阿尔本,2018赛季F2的年度前三都在今年一同“晋级”成功,而且三位车手在各自生涯里所展现出的天赋令许多人认为他们有机会扛起F1的未来。

和三位新秀一样,亟需熟悉当代F1赛场的还有罗伯特. 库比卡。在重伤后,波兰人时隔9年重返F1发车格,即使手腕的功能不全令2008年加拿大大奖赛冠军不复当年之勇,但从“险些丧命”到“重出江湖”,其完成“伤后梦想重回座舱”的艰辛征程已入F1的经典故事。

2019赛季,四位车手都迈上了一条F1追梦路,而每条路前都充满着机遇和挑战。

三位新秀:黄金一代来头都不小 各自手握机会也面临难题

眼前拥有最大机遇的当属乔治·拉塞尔。

英国人在赢下去年F2年度冠军后,得到威廉姆斯车队的垂青,身上梅赛德斯青训车手的光环意味着同级车手所不具备的机遇。特别是“三叉星”青训内的那位年龄和经验更高一筹的埃斯特班. 奥康本赛季无缘任何F1席位,“大眼”若能脱颖而出,开上统治F1的梅赛德斯赛车指日可待。

可是,摆在拉塞尔眼前却是一道无解的难题。上赛季起,威廉姆斯就锁定了F1“副班长”的位置。英国车队曾对在本赛季取得进步有不少信心,但来到真正见分晓之时,这支F1历史上第三成功的车队,则陷入了更深泥潭。甚至说,威廉姆斯和中游车队之间的差距,已大于三大车队和“地球组”间广受诟病的距离。

这意味着:拉塞尔就算使出浑身解数,最佳成绩也不过是倒数第二。除非,极为罕见的比赛情况出现,人们难以真正从结果上了解其真正表现和能力。

当然,这并不是英国小将生涯中首次面临困境。2016赛季,参加国际汽联F3欧锦赛的他遇到过资金难题。当年,拉塞尔的资金仅能保证自己结束当赛季争夺,职业生涯能否继续还是未知数。但开着竞争力一般的Hitech赛车的他成功将未来的问题抛之脑后,取得年度季军,并还以菜鸟身份在当年澳门格兰披治大奖赛赢得杆位。

好在,2017年梅赛德斯选择将拉塞尔签下,其职业生涯得以延续。英国人也连拿GP3和F2的冠军头衔,来回报梅赛德斯对其的信任。加盟威廉姆斯后,拉塞尔一定希望继续用成绩来争夺梅赛德斯的席位。但数据上的平庸意味着21岁的年轻人必须另辟蹊径。

同样有可能受制车队实力的还有拉塞尔一年前在F2的主要对手——兰多. 诺里斯。虽然近年来迈凯伦的挣扎令人十分遗憾,但低迷的表现对天赋新星的影响更令人感叹。斯托弗. 范多恩曾在2016年的巴林首秀中惊艳全场,但随后两年的低迷不仅让比利时人失去了自信,这位过去的“未来之星”也被迫离开F1。

诺里斯或许也面临着类似的烦恼。这位被英国天空体育台称为“几十年一遇”的天才,从卡丁車时代起就一帆风顺。19岁小将在2014年捧起FIA卡丁车世界冠军奖杯,在2015年进入方程式领域后,连续三年捧起五座高质量的年度冠军头衔。

在某一级别青年方程式能否快速出成绩,是衡量一位车手天赋的标尺,诺里斯在多年前就被视作未来的世界冠军,也曾被多个F1车队“争抢”。2018赛季,英国人在F2赛场上败给同胞拉塞尔,但诺里斯始终处于争冠集团。

青年方程式战绩无敌,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位现今F1年龄最小的车手开惯了“顺风车”。本赛季突然来到了中游,英国人能否习惯在方程式生涯中首度无法向冠军发起冲击,还是个不小疑问。假如这位天才少年在长时间挣扎于积分的现状中迷失自我,那这将是F1的又一大遗憾。

相对两位同级新秀,阿尔本面临的难题则要广为人知的多,那就是红牛青训中的巨大压力。作为红牛体系内的车手,奥地利品牌在提拔车手时的信任,让车手们的眼前显现出大量机会。但与体系内的其他车手一样,泰国车手面临着不出成绩就要走人的压力。假如22 岁新人无法在成绩上令车队满意,红牛在替换车手时从不心软。

好在阿尔本在自己坎坷的生涯中就已习惯处理身边的成绩压力。一年前,缺乏参赛资金的他在F2面临合约“一场一签”的现状。但正在这样的磨炼中,阿尔本懂得如何面对压力。

“我当时完全不在乎未来会发生什么,每一场都当最后一场来。但实际上这让我变得更强,也让我变得无所畏惧。”阿尔本回顾到。不过,红牛新人同时也充满信心。“压力一定有,特别是红牛的环境。但其实严格律己的我才是自己最大的批判者。”

一位老汉:回归已是奇迹 但表现不敢恭维

时间回到2011年初。玩票拉力赛的库比卡遭遇严重事故,道路护栏径直穿过赛车,导致波兰车手身体多处严重受伤。

事故发生后一小时,抵达现场的救援队才将被卡在赛车内的库比卡救出。在长达7小时的首次手术结束后,波兰人的右手手腕被迫部分截肢,全身的伤势更让他在恢复期中一共经历17次手术。

即使如此,波兰人心中的那颗F1之心依旧燃烧着。在手臂力量逐渐恢复后,库比卡首先回到拉力赛场,用2013年WRC-2的世界冠军头衔证明自己天赋不减当年。随后几年,2008年加拿大大奖赛冠军也对房车、耐力赛等对手腕力量要求不高的赛车展开了尝试。

不断的“积极”测试后,库比卡的前东家——雷诺车队在2017年向费尔南多. 阿隆索口中的当代最佳车手提供了试车机会。即使法国车队在签下小卡洛斯·塞恩斯后,不再考虑波兰人,但威廉姆斯车队的席位空缺让其找到机会。最终,在2018赛季作为储备车手的敬业努力后,这位伤愈复出的英雄重返F1赛场,用奇迹抒写一段体育传奇。

在对于英雄的赞美声成为过去式后,库比卡的表现将和其他车手一样接受相同的考验。而事实是,威廉姆斯车手在单圈和长距离速度上难以比肩队友拉塞尔。中国大奖赛后,库比卡承认自己“跟不上队友的节奏”且对如何进步感到“无能为力”。

2019年,F1发车格上迎来了三位新人和一位与许多人重逢的老汉。眼前的赛季关乎四人的F1生涯走向,而他们的命运其实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