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支持在长期卧床老年患者中的应用

2019-05-14 16:39:12 上海医药2019年8期

周艳

摘 要 本文对老年人长期卧床的危险因素,家庭支持在提高长期卧床老年患者生命质量上的意义,以及家庭支持实施的文献进行综述,为社区老年长期卧床患者开展家庭支持提供参考。

关键词 长期卧床;老年患者;家庭支持

中图分类号:R4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1533(2019)08-0044-03

Application of family support in elderly patients with long-term bedridden

ZHOU Yan*

(Outpatient Nursing of Ruijinerlu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of Huangpu District, Shanghai 200010,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risk factors of long-term bedridden of the elderly, the significance of family support in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life of elderly patients with long-term bedridden, and the literature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family support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family support for elderly patients with long-term bedridden in the community.

KEY WORDS long-term bedridden; elderly patient; family support

“十二五”期间,我国老年人口比例将由13.3%增加到16.0%,这将使我国社会养老和养老服务面临极大挑战[1]。老年人因脑梗死等慢性病的后遗症造成神志不清、肢体僵直、生活自理能力缺失而长期卧床,易合并多种并发症而增加患者痛苦,影响生活质量,增加家庭负担。我国长期卧床而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约有2 700万[2]。因长期卧床而继发的并发症成为严重威胁老人健康的因素之一[3]。本文对家庭支持在长期卧床老年患者中应用进行综述。

1 长期卧床患者存在的危险因素

1.1 肺部感染

长期卧床的老年人由于消化道蠕动及吸收功能减退,机体抵抗力下降,骨骼肌废用性萎缩,肌力减退,咳嗽、咳痰无力,咳嗽及吞咽反射减弱,以及呼吸道和消化道分泌物误吸等原因使得肺炎的发生率及病死率显著高于非卧床老年人[4]。长期卧床老年患者的合并肺部感染率高达20.2%[5]。由于长期卧床老年患者机体功能较差,合并肺部感染会导致患者病情加重,死亡风险增高,同时还会增加患者的医疗费用,降低生活质量。因此肺部感染已经成为危害长期卧床老年人健康预后的重要因素。

1.2 褥疮

褥疮(又称压疮,压力性溃疡)是最常见的并发症。由于患者不能及时翻身,局部组织长时间受压,血液循环不畅而持续缺血和营养不良导致软组织溃烂和坏死[6],或者是因分泌物、呕吐物、大量出汗、大小便失禁等使皮肤潮湿,翻身时拖、拉、推等导致皮肤角质层受损,抵抗力下降而引起[7]。常见的部位为骶尾部、股骨大转子、坐骨粗隆、足跟及外踝部等。

1.3 泌尿系染与结石

患者因长期留置尿管、尿失禁、尿储留而容易引起泌尿系统感染。患者还因长期保持一种卧床的姿势,使得骨骼中的钙质流失,大量钙盐从肾脏排出;又加上饮水量不足,很容易在肾脏或膀胱中形成结石[8]。

1.4 废用性肌萎缩

关节挛缩是目前脑卒中患者中发生率最高的继发并发症。发生关节挛缩的原因有:运动性麻痹、疼痛(即疼痛被认为是发生挛缩的重要因素)、痉挛和浮肿、康复开始较晚等。相关研究显示,卧床时间达1周时,肌肉的力量会下降20%,若超过2周,肌力就会明显减少,导致肌肉萎缩[8]。完全不运动的肢体等长肌力每天下降1%~3%,每周下降10%~20%,3~5周可下降50%[9]。因此患者不活动(Immobility),或活动量不足(Inactivity)及各种刺激减少,全身或局部的生理功能衰退可引起废用综合征(disuse syndrome,DS)。DS是由Hirschberg[10]在1964年首次提出,是一种机体长期丧失活动能力或持续不能活动而产生的继发性障碍。

1.5 湿疹

长期卧床诱发湿疹的原因有:(1)尿失禁。脑梗塞患者因排尿中枢受抑制而产生尿失禁症状,由于本身皮肤防御功能较差,尿液长期刺激患者局部皮肤易导致皮肤屏障功能受损,最终诱发湿疹[11];(2)大便失禁。伴有大便失禁的脑卒中患者,肛周皮肤受到粪便侵袭,屏障功能减退,进而诱发湿疹;(3)饮食不当。饮食不当可能导致腹泻,造成肛周皮肤受损;因饮水量过多引发尿失禁或尿床等,皮肤受到尿液侵袭,增加了湿疹发生率[12]。

1.6 下肢静脉血栓

老年患者的血管弹性和韧性明显减弱。长期卧床使活动明显减少,瘫痪一侧肢体无法自主活动,且被动活动不足,对静脉挤压作用明显减弱,血液在下肢静脉滞留时间相对较长,容易形成静脉血栓[13]。如果血栓脱落,堵塞重要脏器,后果更为严重。长期卧床者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概率为40%~80%,下肢近侧深静脉血栓形成的几率为10%~20%,致命性肺栓塞的几率为1%~5%[14]。

2 家庭支持的重要性

家庭支持包括經济、照护、帮助、协作、交流等,可对长期卧床患者的躯体健康及日常生活能力提供很好地支持[15]。家庭是一个自然的支持系统,扮演着促进和保护个人健康的重要角色[16]。有研究显示,高家庭支持组患者的生存质量评分高于低家庭支持组,提示家属的情绪反应、行为和态度对患者心理变化有直接影响[17]。在老年人中,极少或没有家庭支持的占16.7%,家庭支持一般的占46.3%,全力支持的占37.0%;而家庭支持可以提高老年人的生理功能,减轻躯体疼痛,改善其健康水平[18]。

3 家庭支持的实施

家庭支持具有赡养、照料及满足情感交流的功能,这也是家庭支持区别于其他社会支持主体的特点。现在有70.59%的照料者有培训需求,希望得到专业的照护培训[19],经过培训的照料者能够更好的照护老人。

3.1 患者肺部保护

保持环境清洁,开窗通风,室内温度保持在22~24℃,相对湿度保持在50%~60%。家属定期给患者进行翻身拍背保健护理,促进呼吸道分泌物的引流。拍背时手呈背隆掌空状,从肺底向气管方向逐拍,自下而上,由外向内,每次10余下[7]。

3.2 患者皮肤保护

保持皮肤清洁,每日用温热水为患者擦洗皮肤,及时、妥善的清理汗渍、污渍,并避免皮肤潮湿。选择材质柔软的衣物、床单和被褥,减少与患者皮肤的摩擦。对于身体受压部位,可使用弹性泡沫垫,或增加床垫厚度,并予以衬垫支撑以分散压力。对骨突起等易受压部位皮肤进行按摩并涂抹外用药物,定时调整体位,避免局部皮肤的长期、持续受压[20],遵循“能坐不要躺、能站不要坐”的原则[8]。加强饮食管理,确保充足的营养。

3.3 防止泌尿系感染与结石的发生

应避免大量液体丢失并保证2.5~3.0 L/d的液体摄入量,以产生大量尿液[21]。要注意的是增加液体的摄入不宜饮用橙汁、富含HCO3-的矿物质水及酒精等。推荐合理的低糖高纤维饮食[21]。留置导尿的患者应妥善固定导尿管,防止扭曲、脱落,2次/d的会阴护理,保持尿道口清洁;长期留置尿管者应每2周更换一次导尿管,定时进行尿常规及尿培养检查[22]。

3.4 注重早期康复

家属应注意患肢按良肢位摆放,维持在功能位;陪护人员要帮助患者进行四肢关节被动活动,按摩四肢肌肉,防止关节挛缩、肌肉萎缩。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主动和被动地进行萎缩肌肉的收缩协调性及肌力的康复锻炼。如通过背部伸展运动来锻炼背部肌肉,有利于防止腰背部肌肉的萎缩[8]。

3.5 预防下肢静脉血栓

使用软垫将下肢抬高15°~30°或将患肢抬高至心脏平面以上20~30 cm[23],同时注意肢体保暖,预防寒冷刺激造成静脉痉挛而导致血液淤积。禁止对患侧肢体针刺以及按摩,避免用力大便,以免血栓脱落导致肺栓塞。

4 小结

在多元主体的社会支持模式中,家庭作为照料的直接提供者在老年人赡养和照料中起着最根本的作用[24]。促进家庭支持功能的良好发挥将有助于缓解老年人的心理压力,减少并发症。和谐的家庭环境是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的关键。

参考文献

[1] 郭丽荣. 58例长期卧床患者的护理[J]. 全科护理, 2013, 11(25): 2318.

[2] 王向阳. 脑梗死早期康复护理体会[J]. 医药与保健, 2014, 22(1): 119.

[3] 边笑梅, 赵燕. 80例急性期脑卒中患者早期康复的护理干预[J]. 卫生职业教育, 2012, 30(2): 147-149.

[4] 原源, 邓晓慧, 葛晓竹, 等. 老年长期卧床患者继发肺部感染特点及危险因素研究[J]. 医学研究杂志, 2014, 43(12): 92-97.

[5] 倪刚, 葛晓忠, 钱伟国, 等. 长期卧床老年患者肺部感染的影响因素[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35(22): 6477-6479.

[6] 王小媛, 任铁刚. 45例神经外科昏迷患者常见并发症的护理研究[J]. 中国保健营养(上旬刊), 2013, 23(6): 3145.

[7] 刘玉英. 长期卧床患者并发症的护理[J]. 中国医药指南, 2014, 12(30): 321-322.

[8] 茹克亚古丽·买买提. 维西医结合康复护理干预对废用综合征关节挛缩患者的影响研究[D]. 乌鲁木齐: 新疆医科大学, 2017.

[9] Akai M, Shirasaki Y, Tateishi T. Electrical stimulation on joint contracture an experiment in rat model with direct current[J]. Arch Phys Med Rehabil, 1997, 78(4): 405-409.

[10] 穆光宗, 张团. 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及其战略应对[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1, 50(5): 29-36.

[11] 杜娟. 老年腦卒中尿失禁护理方法的探讨[J]. 中国实用医药, 2014, 9(16): 223-224.

[12] 孟娇, 董静丽. 脑梗塞患者长期卧床诱发湿疹的原因及护理[J]. 皮肤病与性病, 2018, 40(1): 104-105.

[13] 李娟. 老年长期卧床患者下肢深静脉栓塞的原因分析及护理对策[J],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 2015. 19(1): 221-222.

[14] 孙雪枫. 老年长期卧床患者下肢护理对预防深静脉血栓的影响[J]. 中国医药导, 2012, 9(13): 7274.

[15] 孙竹梅, 陈长香, 王云龙. 不同家庭支持社区老年人心理健康状况[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8(35): 4671-4672.

[16] 陈长香, 田苗苗. 应对老年人健康问题的家庭、社区、社会支持体系[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3, 12(33): 5963-5965.

[17] 徐扬, 王俊凤, 高建美. 家庭支持对脑卒中偏瘫患者情绪和生活质量的影响[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5, 23(3): 458-460.

[18] 陶云, 赵玉娜. 家庭支持对唐山市老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6, 36(11): 2770-2771.

[19] 管锦群, 姬萍. 驻京部队干休所居家痴呆照料者需求与身心负担的相关性研究[J]. 中华保健医学杂志, 2012, 14(1): 25-27.

[20] 陈琳琳, 孟娇. 瘫痪患者长期卧床导致压疮的诱因及护理[J]. 皮肤病与性病, 2018, 40(1): 103-104.

[21] 高逢彬. 泌尿系感染性结石的成因及诊治现状[J]. 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 2015, 7(4): 51-54.

[22] 樊春玲. 长期卧床的老年患者常见并发症的预防性护理措施及效果[J].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2016, 9: 229-230.

[23] Roshanpour F, Pourmirza R, Khodarahmi R. Traumatic spinal cord lesions: impact of comprehensive nursing care[J]. J Inj Violence Res, 2012, 4(3 suppl 1): 49.

[24] 魏彦彦, 孙陆军. 失能老年人获得家庭支持现状[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2, 32(16): 3606-3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