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神秘罗布人村寨:新疆沙漠中最后的“捕鱼部落”

2019-05-14 11:40:24 奥秘2019年5期

王丽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竟然生活着一群以打鱼为生的古老居民一一罗布人。千百年来,他们世代居住在胡杨林深处,“以木为舟,以鱼为粮,取野麻为衣。”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桃源生活。上世纪初国际探险家发现他们后,曾轰动世界。据说,他们是古楼兰人的后裔。如今,罗布人仍然保持着原始的风俗习惯,就连那些随意建造的简陋村寨,也成为“历史博物馆”,令猎奇者趋之若鹜。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到底在哪里?人们现在的生活如何?为什么罗布村会被国际医学界誉为四大长寿村之一呢?

走进沙漠中的罗布人村庄

为探访神秘的罗布人,我们驾车从新疆库尔勒出发,东行80多公里,前往尉犁县墩阔坦乡境内。爬上一座沙丘,只见苍茫辽阔的天空下,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海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沙漠与胡杨林在这里短兵相接,碧空映照下的塔里木河从村边流过,几个大大小小的海子旁边,点缀着芦草和胡杨木搭建的小屋,这里就是罗布人居住的村寨。

罗布人的小屋古朴而又随意。他们在海子边找一棵大树,以树冠为屋顶。砍下一些胡杨枝条,弯弯曲曲地插成一排,这就形成了墙。然后,从海子边挖出泥巴,在墙上涂抹一遍,一个家就此竣了。若是在没有树木的地方,罗布人就把芦苇扎成束,作为房屋的柱子,再用芦苇杆串起来做成墙壁,同样可以快速造屋。

在村寨中,一些被掏空一半的胡杨木,放在屋前屋后,这就是罗布人的船。早期的罗布人,家当只有渔网和小舟。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塔里木河与孔雀河急流滚滚,从天山、昆仑山上带来清冽、甘甜的雪水,把罗布泊充盈得烟波浩淼,形成了一片片泽国和绿洲。这里海子连片堪称“水乡”,罗布人联系交流密切,出行可以不骑马和骆驼,仅凭一叶用整棵胡杨木掏空而制成的独木舟,便可在依海子而建的村寨间穿梭自如。

如今因为海子分布不集中,罗布人的房子相距很远,想再找其它相对集中的几户人家,很难说又要绕行多远。但他们习惯的生活方式和食物至今沒有多少改变。烤鱼是罗布人百吃不厌的主食之一。

据史料记载,2000多年前,塔克拉玛干东北部的罗布泊,曾是新疆境内最大的湖泊,水面面积达2000平方公里。古人说它“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减。”传说中的楼兰美女曾漫步湖畔,顾影自怜,并与水边野骆驼相伴。湖中渔舟穿行,岸上驼铃悠悠,商贾如云。据《回疆志》载:“罗布人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小舟捕鱼为食。”然而,后来随着塔里木河和孔雀河改道等原因,罗布泊渐渐变成沙漠。到了清代,海子干涸了,生活在罗布淖尔水边的500多户罗布人也四散逃亡,沿塔里木河、孔雀河逆流而上,散居在若羌、轮台、尉犁等地。

塔里木河两岸生长着世界上面积最大的胡杨林,在胡杨林深处,罗布人开始繁衍生息,他们以打鱼为生,取野麻为衣,几乎与世隔绝。上世纪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发现这个古老的部落后,出版了《走向罗布泊》一书,轰动世界。有学者推测,他们就是神秘消失的楼兰王国先民的后裔。

别具一格的民俗

罗布人捕鱼的方法也很独特。热合曼老人说,他很怀念童年的生活。那时,每到春天,大人们就会在塔里木河岸边开一道道口子,引导河水裹带着各种鱼流进低洼处,水满后,再把口子封堵起来,就形成了一个个小湖,用来养鱼。等到夏季,鱼已经被养得肥壮,甚至还长出了鱼油。当湖水被蒸发得差不多时,罗布人就下到湖中,直接把一条条大鱼拖到岸边;如果湖水还较多,就需要再次扒开口子,让河水流进湖里,里面的鱼就会逆流而上,此时,只需在口子设下鱼网,一条条大鱼就会争先恐后地自投罗网……

其它时候,罗布人就划着独木舟,穿梭于河道和海子之间,用挂网和鱼叉捕鱼。他们把捕获的鱼堆在村口,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取食。熊熊的篝火燃起,一条条大鱼被熟练地一剖为二,用红柳条穿起来,插在火堆旁烘烤,不一会儿就香气四溢。罗布人烤鱼非常简单,唯一的调料就是盐。

海子里的鱼似乎打不完,如此简单而充裕的生活,使罗布人心满意足地固守着家园。他们千年如一日,悠然地用胡杨作舟、以曲木为罐、劈梭梭为柴、插芦苇为室、借胡杨树洞中的黄水浆洗衣服、削红柳修枝做成鱼叉,一切源于自然,没有金钱,也没有奢侈品,只有属于自己的“绿色”生活。甚至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外界根本就不知道罗布人的存在,因此罗布人很少受到外界干扰。

据村里老人介绍,罗布人婚俗也别具一格。男女十六七岁便可成婚,有的在举行婚礼的前5年,男方要到女方家做工,并送上小船、渔网、干鱼、鱼油、罗布麻线等礼品。嫁女时,部落陪嫁的是一个小海子。

成婚的日子,新娘的父亲把两张头巾盖到一对新人头上,然后由长老颂经祝福。两个部落的罗布人齐集海子边,燃起篝火,而后大家围着海子唱歌跳舞。最后客人把新人送过塔里木河,留下新人和两个妇女,其他人回到部落。这里早就用野麻做成了鲜花洞房,于是新婚夫妇将在这里度过他们的“初夜”。第二天,跟去的两个妇女送来洗漱用水,继而再把新人,带到部落。

后来,由于自然环境的改变,小海子逐渐减少,捕鱼已不能维持生计,罗布人便尝试狩猎。那时节,两河流域胡杨萧萧,绿洲片片。一到春季,罗布人开始捕获鸟类,每人能抓到200余只野鸭和候鸟,同时,他们也拣取野鸭蛋作为食物。当时,罗布泊地区是鸟类的天堂,有时,鸟群被惊吓,飞起来就像龙卷风。此外,他们还猎取黄羊、狐狸、野免兔等猎物。

罗布人的舞蹈更是风格独特,他们把生活融于舞蹈,把舞蹈融于生活。他们的“小步拉面舞”能完整地表现罗布人款待客人的全过程。尤其罗布人的“狮子舞”,更是人世间的绝品!新疆自古以来就没有狮子,然而,他们却会狮子的舞蹈。“狮子舞”与汉文化的舞蹈截然不同,其舞姿幽默诙谐、欢快酣畅,真实而夸张地再现了狮子抓、挠、扑、跳等动作,体现了罗布人崇尚自然、热爱自然的淳朴秉性和生活内涵。

被国际医学界誉为大长寿村

罗布人寿命相对较长,罗布村被国际医学界誉为四大长寿村之一。这与他们常年进食无污染的野生鱼有直接关系,再配以当地野生的罗布麻茶,该茶经蒸晒烘焙煎制,在当地被称为不老茶。据《本草纲目》、《救荒本草》等古药典记载:罗布麻有平心悸、止眩晕、消痰止咳、强心利尿等功能,因此,罗布泊地区的百岁老人很多。我看到几位外表老态龙钟的男性,耳不聋眼不花,穿羊肉串的动作很灵敏。傍晚篝火燃起时,老人们还快活地闻乐起舞。

食完美味,坐在胡杨树那倒而不朽的树干上,享受夜幕下的罗布人村寨大地所散发的粗犷原始的气息。如今,他们除捕鱼外,更多的时候是种植哈密瓜、葡萄和蔬菜等,也放牧牛羊。住在胡杨林中的罗布人也越来越少,胡杨搭建围成的小屋,捕鱼用的独木舟,面容沧桑的罗布老人,越来越小的海子,似乎更多的已经成为罗布人的一种象征。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