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后消失的世界

2019-05-14 11:40:24 奥秘2019年5期

我们生活在一个美丽的星球,它被宛若天堂的热带岛屿、壮丽的冰川、奢华的雨林等众多美景所点缀着。但悲哀的是,多数美景可能会永久消失,而且那一天可能比多数人预期的来得要早一些。似乎还有一点值得庆幸,那就是现在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们100年后也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不会体会到切肤之痛,但我们的孙辈们就不那么幸运了,他们确实无法享受这一众天堂美景。

百年以后,我们的星球将黯然失色,下面这些美丽的地方将不复存在!

马尔代夫群岛

马尔代夫群岛是一座洒满阳光的天堂,為那些钟情岛屿休闲的人们所喜爱。但这个南太平洋岛国已经踏上了不归路。

随着海平面持续上升,等待马尔代夫的是整个国家将变成水下世界,因为其1200多个岛屿中有80%的海拔高度在1米以下。该国已经制定了岛屿撤离计划,北部Kandholhudhoo岛正在有计划地组织撤离。诚然,全球气候变暖责无旁贷,但马岛人自己也不自觉地扮演了帮凶的角色。2014年对游客开放的岛屿已达110个,还有更多的岛屿在开发建设中,构成马岛主体的本就脆弱的珊瑚礁可能撑不了太久。而且燃料的大量使用,以及垃圾的无休止堆积,也都助推了气候变暖势头。综上所述,这个平均海拔仅1.5米的世界,在100年以后肯定是不复存在了。

如果您还想享受一下马尔代夫群岛曼妙的海滩,就得抓紧时间了,赶紧订张机票,去逛一逛吧,因为那里将是这个地球上最早对我们说拜拜的美丽去处。

“富庶的”非洲刚果盆地

100年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并不仅是岛屿和沿海区域,世界第二大雨林的家乡一刚果盆地,似乎已无法幸存到下个世纪。

在刚果盆地面临的灾难产生过程中,所有破坏森林的黑手都没闲着,那里每年减少近1.5万平方公里的森林。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中非地区办公室把这一灾难归因于农业活动、道路建设、石油和采矿业泛滥,当然还有滥砍滥伐。据称,刚果盆地热带雨林生态系统被破坏导致每年额外释放大约30亿吨:二氧化碳,其结果只能是加速全球气候变暖进程,这一天文数字使得任何辩驳都显得苍白无力。然而更不幸的可能是对动物种群的潜在危害,刚果盆地的热带雨林内栖息着约400种脊椎动物、655种鸟类和1万多种植物,从生态学上讲,它是地球上最富有的地方。

考虑到人们正在把各种动物推向灭绝,刚果盆地热带雨林所遭到的破坏不是用简单的悲哀就可以形容的,简直就是地球上正在上演的最大悲剧。这也正是英国和挪威联合出手的原因,两国政府共同出资9400余万人民币设立一个专项基金,以帮助拯救这一热带雨林,让它能够在地球上存留更长时间。想一想世界上每天发生的这些事,对地球的明天,我们还能平静地屏息静待吗?

神奇大湖——死海

不能仅仅因为它名为死海,就宣判它的死刑。但这个位于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约旦之间的超咸盐水湖正在从地表消失,而且我们似乎根本无法阻止这件事发生。仅2012年,死海水位就惊人地下降了近1.5米,这样的数字实在令人瞠目结舌,尤其是当拿它与海平面上升和海岸线被蚕食的速度相比较时。一个非常直接的原因导致了死海的快速死亡:“人们”需要盐!这里的“人们”特指以色列化工有限公司和约旦的阿拉伯钾盐公司,这两家公司看样子是要把这座大湖里的所有含盐的好东西吸干,并且认为这不关别人的事。与三分之一的湖面已经消失相呼应的是地面塌陷事件频发,甚至其发生频率远高于因规划混乱而在全美“声名远扬”的佛州退休社区。与之如影随行的是该地区生态系统也正日益遭受着破坏,不出意外的话,如人们所期,整个死海将人间蒸发,这一进程所造成的生态灾难也将持续加重。

建议你最好检查下护照,尽快买张去往该处的机票,因为死海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坟墓,“死海不死”对后世子孙来说将只是个传说而已。

美国蒙大拿州冰河国家公园的冰川

位于美国蒙大拿州冰河国家公园的冰川到2030年前几乎会全部消失,这在蒙大拿州已经人尽皆知,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惊羡现存冰川之冷艳了。

尽管不赞同为国家公园更名以顺应情势变化,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冰河国家公园里有如君临天下、气势恢宏的巨大冰山正在迅速变为生态学家凡尼尔·法格利口中所述的“广阔风景带中一些不为人注意的小型冰体”。公园里的部分冰山已经完全消失了,1910年时,自19世纪50年代起就屹立在那里的150座冰山还都好好的,但到2010年,只剩25座占地超过0.1平方公里,原因很简单,冰体正在融化,而我们却无能为力。

如果全球气候变化能意外造就一个小冰川期的话该有多好啊,但那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冰河国家公园很快就要名存实亡了。

美国佛罗里达州湿地

遍布鳄鱼及其它许多你根本不知其存在的奇特生物的美国佛罗里达湿地,简直是一处史前乐园遗迹。还有一件事情也许你也不知道,就是这么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单了。

人类对此要负全责。100年前,佛罗里达州湿地有现在两倍之大,今天只有可怜巴巴的五分之一的湿地区被划为国家公园加以保护。污水排放、开发、引入外来物种等人类活动给这块原始沼泽地带来了灭顶之灾,把海牛、黑豹等本已濒危的野生动物推向了更为危险的境地。近几十年,随着佛州人口大爆炸,营养物污染已经发展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给原本在自然状态下处于营养缺乏的生态系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变。且不知何故,人类有放生大蟒的嗜好,这种行为严重扰乱了自然界食物链的有序状态,导致处处失衡。

简言之,人类并不适宜居住在沼泽地带,那里真的是蛮荒之地,但人类以自然界的主宰者自居,还征服了佛州湿地,无形中却把它推上了百年后消失的不归路。

塞舌尔群岛

塞舌尔群岛位于非洲东部的印度洋上,由115个风景如画的小岛组成。该国以婀娜的海滩、神秘的山地雨林,以及巨大的阿尔达布拉象龟而闻名于世,并拥有令本国国民引以为傲的炫酷的国旗(旗面上的图案由五道自左下角放射出的光芒组成,按顺时针方向依次为蓝、黄、红、白、绿五色,蓝色象征天空和海洋,黄色象征太阳,红色象征人民和团结友爱奋进,白色象征社会正义和谐,绿色象征土地与自然)。不幸的是,这个国家也正在下沉。

塞舌尔已经经历了世界上最严重的珊瑚大面积死亡的自然灾难,但目前看,那根本算不上什么,人们已经没功夫去关心珊瑚了,塞舌尔人关注的是不远的将来,即50~100年内,他们的岛国就可能沉入水中。塞舌尔驻美大使罗纳德●朱莫将此归咎于海平面上升和珊瑚礁死亡,但他认为后者更重要。他之所以持这一观点是因为,珊瑚礁是白色沙质海滩抵御暴怒大海的首道防线,珊瑚礁死亡意味着海滩将直接遭受大海的侵蚀。塞舌尔政府不得不在部分海滩上洒上花岗岩砾石,但朱莫大使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公司采访时戏谑道,“游客来塞舌尔可不是为了看这些烂石头的”。尽管如此,在大多数人看来,塞舌尔群岛在劫难逃,终将被无情的大海彻底吞噬。

很快,塞舌尔人将不得不寻觅另一处安身之地了,游客们也将不得不改往其它海滩度假了,但前提条件是,那些美丽海滩在下个世纪到来时没有沉入水中。

阿尔卑斯冰川

啊,美丽雄伟的阿尔卑斯山!这里是滑雪爱好者最向往的欧洲度假圣地。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雪量足够我们在山间纵横驰骋了,可对后辈们来说,形势不容乐观,因为阿尔卑斯山那些可供滑雪的坡道已经岌岌可危了。

与我们这个曾经美丽的星球上其它被冰雪所覆的地方一样,阿尔卑斯山的冰雪正在逐渐消融。据瑞士雪与雪崩研究所推测,这座举世闻名的山脉上的冰雪将减少70%,处于监控中的阿尔卑斯山脉瑞士段的多数冰川正在萎缩。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1850~1975年间阿尔卑斯山脉的主要冰川已经缩减了一半,除非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别无它法以阻止冰川进一步消融,我们相信每个大型经济体都在为此而努力。但对于推动阿尔卑斯地区温度升高的另一只大手——“北大西洋涛动”这一气候现象,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阿尔卑斯山脉的冰雪对环境系统和经济体系都有着重要影响,在未来的100年里,二者都将受到巨大冲击。不过,至少我们这一代还能穿戴上滑雪装备在阿尔卑斯山间尽情肆意。

阿萨巴斯卡冰川

冰川冰正在融化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尽管气候变化否认者们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但冰山正在從我们这个星球的冰冻区全面撤离,而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阿萨巴斯卡冰川似乎将是首批彻底消失的冰川之一。

即使不是接待游客最多的冰川景区,阿萨巴斯卡冰川也将消失。但如果以下的预测准确的话,100年后再将无人到此游览,因为现在阿萨巴斯卡冰川正以每年失去5米冰层的速度融化,预计到2100年它将失去其冰体总量的70%,甚或是90%。游客通常乘旅游巴士进入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落基山脉地区,然后体会一下在冰层上行走的乐趣,但冰川不仅仅是游客们钟爱之地,一股源自大冰体的水流会季节性地造访该地区,后者对区域生态环境也产生了致命影响。如果没有这股水流,冰川生态系统可能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无论如何,一旦阿萨巴斯卡冰川消失了,它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亚马逊雨林

数据显示,2014年被毁的林地面积比2013年增加了190%,仅9月份,就有相当于曼哈顿7倍大的林区被毁掉。在过去几十年里,这个世界上最茂盛、物种最丰富的雨林共减少了相当于两个德国那么大的面积,导致巴西圣保罗地区干旱频发,并导致无数物种消亡。

谁是罪魁祸首?雨林被成片砍伐,被用于放牧牛群,因为全球人口增长导致牛肉消费需求上升。伐木业也难逃干系,有选择性的砍伐同样有强大的破坏性,红木等珍贵树种被盗伐并偷运出去。

如果不采取行动阻止这种破坏,亚马逊雨林有一天将彻底消失。不过纵观包括21世纪的头十几年在内的过去几十年的事态发展,我们很难对此抱有太大希望。

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山的冰雪

乞力马扎罗山是世界上最具标志性的美景之一或者说至少以前是这样。

获评国家地理学会2014年度探险家之誉的威尔·盖德于同年10月登顶乞力马扎罗峰时,被他所看到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被他没能看到的惊呆了一曾经冰雪覆盖之地,此刻竟是一片荒凉惨景,那些遍布山顶的颇具气势的天然冰雕已经荡然无存。乞力马扎罗山的冰雪融化不是新近才发生的事情,自1912年至2011年的100年间,山上85%的冰雪逐渐消失,剩余的也将于2020年前全部消失。千真万确,冰雪在融化,而且在以惊人的速度融化!盖德对《卫报》表示,“我们曾经攀爬过的冰雪都有万年以上的历史,可很快它们就将不复存在了。我们在乞力马扎罗顶峰宿营5天,一些我们上山时还曾踩踏”着的东西,待下山时就已无迹可寻了。

不要再为那些100年后将消失的世界而纠结了,海明威著名短篇小说中覆盖着乞力马扎罗峰的壮美冰雪差不多已经全部消失了。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