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航母赴中东开展“威慑之旅” 伊朗“航母杀手”战力引关注

2019-05-13 00:27:01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5月13日报道 美联社5月7日报道称,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7日在五角大楼向记者证实,他已批准向中东加快调遣“林肯”号航母战斗群。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表示,向中东派遣航母战斗群是向伊朗传递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而被前者视作“假想敌”的伊朗在面对美国航母时,又有多少牌可打呢?

长期以来,伊朗一直宣传其“反航母”战力,官方发布的各种虚实结合的宣传视频中不仅有快艇“狼群”围攻航母、火箭炮齐射打航母,甚至还有凸显“意志战胜科技”的“单兵打航母”。但是伊朗最为倚重且美国最为重视的反航母装备当属“伊朗版航母杀手”——“波斯湾”及“霍尔木兹”反舰弹道导弹。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波斯湾”导弹据称是由“征服者-110”导弹改进而来,系伊朗首款反舰弹道导弹,于2011年首次曝光。在伊朗公布的试射画面中,该导弹曾命中一艘静止靶船。而“霍尔木兹”反舰弹道导弹则被认为是“波斯湾”导弹的改进型(加装主动雷达引导头),于2014年首次亮相。

据黎巴嫩《阿拉伯祖国报》报道,在2015年初的军事演习中,伊朗用“波斯湾”导弹成功命中一个60米长的海上移动目标。另据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2017年初伊朗革命卫队试射“霍尔木兹”导弹,成功命中150公里外的浮动目标。伊朗官方媒体评论,伊朗利用完全自主制造的弹道导弹,十分精准地命中了比航母小得多的海上目标,因此可以认定“航母神话”已经结束。

但是美国对于伊朗版“航母杀手”的实际战力一直抱有怀疑。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2014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对“伊朗能有效使用反舰弹道导弹系统”的说法提出质疑。该智库认为,伊朗缺乏确保瞄准目标所需的传感器和通信基础设施。即便是具备末端制导能力的弹道导弹,也需要情报、监视和侦察系统支持。如果“粗暴”地对疑似美国舰船活动区域发动攻击,伊朗很可能没有足够导弹可用。另外,根据伊朗反舰弹道导弹的速度特性,它也很难突破“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

不过考虑到霍尔木兹海峡的地理位置,以及伊朗近些年在侦察监视能力方面的进步,对于美国航母而言,伊朗的反舰弹道导弹仍是中东地区最令人头疼的存在。特别是近些年伊朗对无人机队的建设以及应用,一方面丰富其反介入武器库,另一方面也部分弥补了其侦察监视方面的不足。例如,今年3月伊朗革命卫队公布了50架攻击无人机奔袭约1000公里突袭岛屿目标的视频片段,另外4月伊朗革命卫队还公布了一组高清画质视频,记录了伊朗无人机“近距离观察”美国航母编队的过程。这些“航母杀手”至少确保伊朗在面对美航母时保有“还手之力”。

【延伸阅读】波斯“科幻大炮”!伊朗曝新锐国产武器

近日在伊朗建军节上,展出了大批国产武器装备,其中包括国产单兵反无人机干扰枪,无人战车以及新型国产坦克等,其中无人机干扰枪的外形十分科幻。图为伊朗建军节上展出的国产新型坦克及自行高炮。

伊朗陆军展出的新型国产“佐勒菲卡尔”主战坦克。

伊朗军队在建军节上展出的国产多轴无人机。

伊朗空军(IRIAF)在建军节上展出的国产单兵无人机电子干扰枪,外形与西方同类产品十分类似,可见士兵背负的电池包,看上去略显单薄。

在一旁展示的轻型越野车上还有关于反无人机系统的视频介绍。

伊朗空军士兵手持国产单兵无人机电子干扰枪特写照。

另一角度拍摄的伊朗空军反无人机电子干扰枪阵地。

建军节上展出的轻型坦克及轻型战车,近处这辆还加装有加特林转管机枪。

伊朗新型国产“佐勒菲卡尔”主战坦克特写照之一。

伊朗空军士兵现场展示电子干扰枪如何干扰无人机。

首次公开展出的伊朗国产无人战车,还搭载有可升降式双联防空导弹发射器。

最新展出的国产小型无人机。

(2019-04-24 08:36:00)

【延伸阅读】平流层监视伊朗!美曝绝密U-2出动细节

3月15日,在阿联酋宰夫拉空军基地进行海外部署的美空军第99远征侦察中队,罕见公开U-2S高空侦察机的出动细节,或许与此前伊朗高调举行无人机“蜂群”空袭演练有较强的针对性。图为U-2S飞行员在2.4万米高空巡航时的自拍视频截图。

驻阿联酋美军U-2S侦察机起飞及在2.4万米高空巡航动态图。

U-2单座单发高空战略侦察机由原美国洛克希德公司(现已并入洛-马公司)“臭鼬工厂”于20世纪50年代研发。当时美军迫切希望获得有关苏联研发核武、远程轰炸机、核潜艇等新锐武器的机密情报,只能寄望于一种能爬升到2万米的高空侦察机(因为当时苏军米格-17战机的升限仅有1.3万米,尚未装备SA-2防空导弹)。图为U-2彩色剖面图。

在天才飞机设计师凯利·约翰逊的研发带领下,首架U-2原型机于1955年8月完成首次秘密试飞,直接打破了由英国人保持的22707米升限的世界记录。 U-2于1955年8月成功首飞,自1957年秘密服役至今,该机问世后,美军及中情局一直将该型机列为“绝密级”的保密状态。图为臭鼬工厂的“灵魂人物”之一,同时也是U-2及SR-71系列高空侦察机之父——凯利·约翰逊。

U-2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1960年5月,苏联用SA-2导弹首次击落U-2侦察机,并俘获了飞行员弗朗西斯·鲍尔斯,震惊世界。目前该系列最新改进型为U-2S,配备了最新的侧视扫描侦察雷达,只需沿敌国边境飞行,就可侦察要害目标。

由于需要长时间执行高空飞行任务,U-2S飞行员需要穿着类似宇航服的高空抗荷服,并需呼吸纯氧2小时,待血液内氮含量减到最低后才能登机。但穿着抗荷服后,飞行员行动不便,需要在地勤人员的协助下行动。图为地勤为U-2飞行员的飞行靴加装防滑垫。

图为2017年7月,准备起飞的U-2S飞行员,身旁工作人员手提的是一个小型便携式制氧机。

U-2S升空后,爬升率仅为每秒50米,比民航客机还要慢,但其最大巡航高度可达2.4万米,已达平流层。图为U-2飞行员从2万米高空的座舱中拍摄的大气边缘画面。

一次远程高空侦察任务可能会长达9个小时,作为一名U-2飞行员必须能忍受长时间的孤独和紧张感,以及能在狭小的座舱中持续工作。图为高空飞行时的U-2飞行员自拍图。

U-2S侦察机降落动态图。

由于U-2实际就是一种有动力高空滑翔机,其32米的巨大翼展在降落时平衡好左右机翼油箱油量是一大难题。通常U-2在降落时,就会如图所示,有辆高速跑车在后方追踪观察引导,防止其发生意外。图为2015年7月拍摄的,在加州比尔空军基地着陆的U-2S侦察机,可见减速板已打开。

作为一种已服役62年的“古董机型”,原来曾多次传出要求U-2退役的消息,但即使在RQ-4“全球鹰”无人机全面服役后,并未能撼动U-2S“龙夫人”的传统地位,或许U-2也会和B-52轰炸机一样,继续作为“常青树”在一线继续服役下去。

图为两代传奇高空侦察机,SR-71“黑鸟”(近)与U-2(远)编队飞行资料图。

北京军博展示的这架残骸是一架U-2C,单机编号56-6691,于1965年1月10日被中国解放军防空部队在内蒙古包头上空击落。

图为正面拍摄的美制U-2C高空侦察机残骸。

图为U-2飞行员们身着高空抗压服与一架双座教练型U-2拍纪念照,颇有外星人军团的节奏。

(2019-03-25 08:2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