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美式脱口秀如何“逗人开心”

2021-01-06 07:17:37 环球时报 2021-01-06

本报特约记者 吕克

“脱口秀”源自翻译错位

在去年年底的综艺节目《脱口秀反跨年》中,脱口秀女演员杨笠的一番言论引发不小争议——“男人,还有底线呢?”这种针对男性的讽刺语句激起部分网友不满,也引发“脱口秀内核是什么”的讨论。作为女性脱口秀演员,杨笠在脱口秀大会上说得最多的正是女性话题,尤其是聚焦女性在社会、家庭中遭遇的种种困境,而男性则常常成为她的吐槽对象,其中不乏令人捧腹的金句,在女性观众中引发极大共鸣。

但如果把杨笠节目中的段子单独拎出来,删除上下文放在社交媒体上,则会放大其“攻击性”,包括另一位脱口秀演员池子在内的许多人认为:“脱口秀肯定不应该是杨笠那样”。甚至有学者认为杨笠是在靠渲染性别对立“博出位”,把女性的性别弱势变成自己的性别红利,借此出名、得利。杨笠的支持者则认为,脱口秀这种艺术形式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一种“冒犯的自由”,让人“开心”是这种艺术形式的内核,那些玻璃心、自动带入受害者身份的人,压根没必要去看脱口秀。

如今国内兴起的所谓“脱口秀”其实源自翻译上的错位,并非在欧美流行的谈话类节目“Talkshow”,若论形式和内容,更像“单口喜剧”(Stand-upComedy)。如果要严格进行类比,那种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通过模仿、调侃、讲段子吸引观众的幽默手法,更像是中国传统的单口相声或是日本传统的“落语”,但在叙述方式和肢体语言上,又有西方式的特点。而“艾伦秀”“鸡毛秀”等有固定的主持人,每期邀请不同嘉宾,坐在沙发上闲聊的方式,才是美国人熟知的脱口秀,与之对标的国内节目不是“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而是“金星秀”。

其实在李诞等人的脱口秀大火之前,国内已经拥有成功的单口喜剧先例——王自健的“今晚80后”曾在年轻人中拥有大量观众,培养了第一批创作者和粉丝,具有一定开拓意义。节目中几乎只有王自健一个人在台上讲笑话,调侃自己和团队成员“蛋蛋”“建国”“赖宝”等,后者在“今晚80后”停播后,开始借助网络平台扩大自身影响力,如今已经成为中国脱口秀大咖。

说回西方所熟悉的单口喜剧,起源可以追溯到欧洲早期的独角戏,而美式单口喜剧则据传与百年前的马克·吐温有关——这位擅长“毒舌”的大作家在落魄时,曾在酒吧、夜总会专门演出“单人吐槽”并颇受欢迎,逐渐带动这种表演形式在全美流行,后来逐渐走入剧场、电台和电视台。如今在美国有大量优秀的喜剧演员,像戴夫·查佩尔凭借睿智的幽默和犀利的金句,获得美国喜剧界最高荣誉“马克·吐温奖”。

此外,还有杰夫·罗斯、比尔·伯尔,克里斯·洛克、凯文·哈特、特雷弗·诺亚、黄阿丽以及回到中国的黄西等喜剧明星。他们拥有各自的风格和领域,尤其擅长种族、性别、政治和宗教等社会敏感话题,而他们本身又大多是非裔、亚裔或女性,通过自嘲消解外界争议,同时能够博得主流舆论对于少数群族的同情和关注。除了美国,欧洲也有不少成功的单口喜剧演员,像英国的格雷格·戴维斯,法国的加德·埃马勒等,都擅长运用语言和本土文化来挖掘笑料。

台上“冒犯”不总是被宽容

目前许多单口喜剧明星逐渐走出剧场,或是登上电视成为主持人,或是主演、执导电影,像黑人笑星艾迪·墨菲就是喜剧秀出身,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已是剧场和电视台的红人,然后转战银幕带来不少佳作,今年即将上映的《美国之旅2》就是他喜剧精神的集大成者。

不过,这些单口喜剧明星在剧场演出时,还能享受观众默认的“对冒犯的宽容”,而一旦站上更大舞台,难免遭到更苛刻的质疑。去年凯文·哈特即将接任奥斯卡主持人之际,却被爆料曾发表“恐同”言论不得不换人主持;2016年克里斯·洛克主持奥斯卡典礼时,把他在剧场里对亚裔的调侃搬上领奖台,遭到林书豪等亚裔明星和观众的声讨。

“前喜剧人”面对敏感话题相对克制许多美国知名脱口秀主持人,本身也是单口喜剧演员出身,譬如“崔娃”特雷弗·诺亚、艾伦·德杰尼勒斯和“扣扣熊”史蒂芬·科拜尔。他们如今在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中也会偶尔来段喜剧表演,在开场白和结尾时即兴抖出包袱。

因为是在CBS、NBC等公众电视台上做节目,面对的是上千万的电视观众,这些“前喜剧人”面对敏感话题通常相对克制:诺亚在电视上的吐槽就比较温和,艾伦虽然早已公开同性恋身份,但她并不常以此为话题和噱头,即便涉及政治立场和政治人物时,她的态度比其他男性同行更友好。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登上艾伦秀舞台,还获得不错反响。特朗普在宣布参选时也上过科拜尔的脱口秀,主持人话锋犀利,虽然当晚节目收视率不错,但特朗普当选后反而鄙视科拜尔的表演“粗鄙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