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平遥推光漆器传承人薛生金的“漆”彩人生

2020-11-20 04:20:44 百姓生活 2020年11期

白英

山西著名的工艺品平遥推光漆器,是用炼制过的大漆髹饰木器家具和精致器皿,经过漆后细磨,磨后再漆,反复数遍,然后用手掌推擦出光泽,再经多种工艺,绘饰出山水花鸟、亭台楼阁或人物故事,工序细致复杂,外观古朴雅致,漆面光洁闪亮,绘饰金碧辉煌,手感细腻滑润,并且耐热防潮、经久耐用,具有工艺性和实用性双重价值。2006年,平遥推光漆器技艺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有着千余年历史的古老工艺,平遥推光漆器工艺的传承离不开一代代漆器艺人,薛生金就是其中一位。

复活老工艺,创造新工艺

平遥推光漆器使用的漆,是用黄土高原的漆树分泌的浆汁加特殊配方炼制出的大漆。这种漆具有防潮、防腐、耐高温、耐磨损、耐强酸强碱等优点。

平遥推光漆器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主要包括木胎、刮灰、漆工、推光、画工和镶嵌等工序,整個流程的细分步骤有30多个。

制作好需要的木胎家具或器具后,用白麻缠裹木胎,抹上一层用猪血调成的砖灰泥,这叫做“披麻挂灰”。接下来便是刮灰,一件成品需要刮五六次灰,每次都必须等到刮上去的灰完全干透,才能进行下一次刮灰。刮灰完工后,要经过刷漆、绘图、阴干等工序。刷漆是最关键的工序,每件产品一般要上5至8遍漆,每上完一遍漆,待晾干后需打磨,如此循环往复。最后一道工序是用手掌在漆面上推磨抛光。通常的做法是先用细砂纸把漆面打磨光滑,接下来用优质椴木烧制的木炭块细细蘸水打磨,以增加漆面的黑度,然后用头发丝蘸油打磨,最后用手掌进行推光,经过反复多次的推磨,达到光亮如镜的效果。最后一步是画工和镶嵌工艺,艺人们在漆器上描金彩绘、刀刻雕垫,勾画出花鸟、山水、人物等各具特色的图案,一件作品才算完成。

薛生金1937年出生于山西平遥县,父亲是平遥推光漆老艺人,曾在平遥县城经营老字号“源泰昌”漆器店30多年,直到抗战爆发,才关掉漆器店,带着家小回到乡下老家娃留村种地为生。父亲回老家后,偶尔接点漆活儿补贴家用。从小喜欢画画、泥塑的薛生金,童年时耳濡目染,爱上了推光漆器这门手艺。1953年父亲去世后,16岁的薛生金拜县剧团画布景的美术师侯文华为师,学习布景画,这为他日后从事漆器制作奠定了绘画基础。两年后,薛生金出师,在山西长治一个剧团画布景。1958年,平遥县成立推光漆器厂,薛生金被招进厂里当技术员,拜漆器大师乔泉玉学习推光漆器的制作工艺。

薛生金勤奋好学,又有画布景练就的基本功,很快便掌握了推光漆器的全部制作工艺,成为平遥推光漆器厂的技术骨干,直至后来担任厂里的总工艺师。

在漆器厂工作期间,薛生金的突出贡献是重新研制出堆鼓罩漆工艺。这项工艺在明代的平遥漆器上就在使用,到清朝末期却失传了。1964年,出于出口创汇的需要,平遥推光漆器厂动员技术人员重新找回失传的堆鼓罩漆工艺。薛生金下决心要攻克这个难关,他在精心研究古代漆器的基础上,经过大量的试验和研究,终于成功恢复了堆鼓罩漆工艺,使这项失传百年的漆器工艺重焕新姿。

之后,薛生金又不断创新,引进了雕填、戗金、玉石镶嵌等工艺,相继创造了堆鼓青绿金碧山水、三金三彩、三色金、堆鼓描金彩画花鸟、搜金、沥金、沥银、沥螺等新工艺,将平遥推光漆器的髹饰技艺由过去的3种增加到20多种。

平遥推光漆器最大的特点,就是艺人要用手工推光,漆器经过艺人手的推擦,漆面就像是获得了灵气,变得细腻滑润、光洁照人。以前的推光过程,不加油和瓦灰,艺人直接用手掌硬推,费力还伤手,手上经常会磨出血泡。1959年,薛生金去福建参加全国漆器专业会议,发现福建的漆器抛光时加上麻油和极细的瓦灰,效果好还不伤手,于是便将这个环节引入平遥漆器制作工艺中。

卓越成就与工艺传承

在工余时间,薛生金潜心研读《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古典名著,悉心琢磨戏曲舞台人物,大量搜集整理各处名胜古迹、名山大川、历史人物的图案和景物绘画,博采我国历代绘画多种画法之长,将漆器工艺中的描金彩绘从色彩、线条、构图等诸多方面不断推陈出新。他创意设计了1000多种图案,研究设计了千余种产品,制作的漆器多次荣获国家级奖项。

由于薛生金在推光漆器工艺的传承与发展上作出的卓越贡献,20世纪80年代,他两次出席中国工艺美术艺人代表大会,被评为优秀工艺美术专业技术人才,并于1988年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1993年被评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2006年,平遥推光漆器技艺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薛生金被选定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1997年,做了一辈子漆器的薛生金退休了。舍不下这门伴随自己一辈子的手艺,他于2000年在家里建起了工作室,开始带徒弟授艺。对于喜欢这门技艺的后辈,他毫无保留地倾力相授。多年来,薛生金培养各类漆画人才100多名,其中包括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梁中秀和山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贾兴林、耿保国、薛晓东、郝大中等。

20世纪90年代,由于受现代化学漆的冲击,以天然漆为原料的推光漆艺日益萎缩,导致艺人改行和流失,漆艺产品质量有所下降,处于濒危状态。近年来,国家倡导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积极提倡大国工匠精神,同时旅游业的发展势头迅猛,使得平遥推光漆器的影响迅速扩大,行业发展也迎来了新的春天。

让薛生金欣慰的是,他的两个儿子薛晓东和薛晓刚愿意子承父业,这为推光漆器行业注入了新的血液。长子薛晓东毕业于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次子薛晓钢毕业于太原工业大学工艺美术系,他们俩师从父亲,专注推光漆器工艺研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拓宽了平遥推光漆艺创作的表现领域,已有多件作品在省内外的工艺美术展中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