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城村:闽越国兴亡的故事

2020-11-20 02:03:55 福建文学 2020年11期

张晓平

王城遗址的玄机

武夷山列入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名录,位于武夷山城村的闽越王城赫然写在文化遗产的内容中。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协调员亨利·克利文说:“闽越王城是环太平洋海岸区域保存完整的中古时期大型王城遗址,是中国古代南方城市的典型代表。”

世界遗产是一块金字招牌。海内外考古专家、文化学者和游客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进入武夷山城村的地界。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山冈前可看见闽越古城城门的基址。当地专家介绍说,这是王城东城的正门,城门洞宽度约5米,门道长9.5米,门道两边的城门墩各宽14米、厚9.5米。不难想象当时东城门多么高大气派。

进入古城遗址,展现眼前的是一条河卵石铺的道路、一块石柱标志碑、一片名叫高胡坪的空坪,还有就是埋在地底下的基址了。谁能想到,这一片荒芜的废墟上,曾经矗立着一座巍峨宏伟、设施精良的古城?

当地专家介绍说,20世纪80年代末一次比较深入的挖掘,考古学家考证出闽越王城遗址面积约14.3平方公里。这里是发掘出的一座宫殿遗址,这座高胡坪宫殿建筑群尽显王者气派和王者奢华,有中央主殿、侧殿、前院、四周厢房、主殿配房、浴池、后院等。主殿地基中密布柱础,东西八柱,南北七柱。大殿东边是一个精美的水池,据说是当时的宫廷浴池。游客有些失望,不管曾经的古城多么富丽堂皇,但眼前看到的只有基址!

在宫殿院外下方有一口古井,据介绍这口井为福建全省发现年代最早的井,所以也被称为“福建第一井”。井眼深7米多,井壁用一节一节陶井圈叠砌而成,每节陶井圈(数量较重)有四个对称孔,正是这限制了井底的下沉,使这口井历经2000多年完好无损。游客喝着泉水,惊讶于这2000年的井水依然清冽有点甜,失落的心情总算得到些补偿。

王城遗址,处处玄机。考古专家和文化学者则始终兴致盎然,这些行家们当然是收获满满了,他们看完古城遗址,又去看不远处的闽越王城博物馆。闽越王城里的文物和设施让他们大开眼界,有一种发现宝藏似的惊喜。比如:一块全国最大的空心砖,泥质橙黄陶,正面模印两条绶带串联四块玉璧形主体纹饰,边框以菱形纹作辅助装饰;先进的铁制农具,其中一件硕大的铧犁重达15公斤,须三头牛才能拉动耕作。又比如:宫殿浴池的池底用花纹砖铺砌,一组回形供水陶制管道经考证为供暖设施,这在全国的汉代遗址中绝无仅有,成为千古之谜。此外,还有品种繁多的陶器,有酿酒的瓮、缸、提桶、大器,有炊具用品鼎、釜、甑,有生活用品灯、香薫、三足盘等,足见闽越人社会生活的丰富多彩……

无诸和大人物们的往事

想象一下公元前202年的某一天,为了闽越国都城的选址,刚被册封为闽越王的无诸来到了武夷山城村。他耳边仿佛响起隆隆的礼炮声,依稀看见天空中一匹匹骏马驰过,几位古代中国的头面风云人物坐在马背上面。这些大人物与无诸的关系错综复杂,在成就无诸一生传奇的同时,更启示古往今来的人们关注闽越国盛衰兴亡史。

第一位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两个成语故事的主人公,千百年来是智慧和坚忍的化身。公元前334年,越国为楚国所灭,越王族纷纷南下逃亡,各据一方苟延残喘。勾践十三世孙无诸镇守闽地,秉先祖遗风,得先祖真传,每每重大关头,卧薪尝胆,忍辱負重,终收拾山河,日益做大,被拥戴为闽越王。无诸领导的闽越国军事强大,经济颇有实力,生产得到很大发展。

第二位威风八面的秦始皇。秦始皇一统江山后,削弱地方势力,将闽越国降格为闽中郡,废无诸“闽越王”,降为“郡长”。无诸军中大将不服,秦军大兵直压闽越国边境,战事一触即发。紧要关头无诸大丈夫委曲求全,俯首接受“郡主”身份。秦始皇二年(前245)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武夷山中祭祀武夷君,幔亭峰前一座彩虹桥横空架起,魏王子骞等十三仙人、无诸将士和山民聚集一堂。那一个时期,武夷山中夜夜笙歌,把酒寻欢,看不到一点舞枪策马、练兵备战气象,终让秦始皇消除了戒备之心。

第三位霸王项羽。当各路豪杰奋起抗秦时,无诸和一众子弟投奔到项羽旗下。闽越军十分强悍,攻武关,占蓝田,直捣咸阳,屡立奇功。秦亡,西楚霸王项羽“戏亭分封”犒赏十八路诸侯王,居然将战功赫赫的无诸排除在外。后来“楚汉相争”,无诸选择站队“佐汉攻楚”,使项羽腹背受敌。其实,项羽不封王无诸,无诸转向刘邦,都源于越国和楚国的世仇,越对楚有“灭国之恨”。谁能料想,刘邦灭了项羽,无诸再一次成为人生赢家?

第四位是一路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汉高祖刘邦,正是刘邦“复立无诸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把闽越王的桂冠又戴到了无诸头上。但无诸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像对待秦始皇一样,小心翼翼地侍奉汉高祖,与汉朝中央始终保持着良好关系,进贡不辍,从不越雷池一步。如今在闽越王城博物馆墙上挂着一张“八王图”:正中位置是头戴冕旒的大汉皇帝刘邦,左侧一位就是加冕王冠、身披袍服的无诸,其他诸侯王韩信、彭越、英布等依次摆开分列两侧,一个个威风凛凛,英气逼人!谁能想到短短几年时间,这几位王侯都不得善终,相继被汉高祖刘邦或杀或贬?无诸是“八王”中的幸存者,能保得平安可以说是奇迹,因为他已将老祖宗勾践的智慧运用到极致!

无诸伫立在武夷山城村前,想起秦始皇、刘邦、项羽等一干大人物,心中谋划着未来的大业。他确定设都武夷山,寻遍山中,拜访魏王子骞等十三仙人,少不了一番卜筮、叩拜,还要举行祭祀仪式。随即迅速集聚起当时的能工巧匠和青壮年劳力,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

那是闽越王无诸和闽越国最为辉煌的时期。筑城之际,无诸常常在武夷山中大摆宴席,祭祀武夷君,请来控鹤仙人、魏王子骞等十三仙人,幔亭峰前虹桥飞架,众多仙人、山民、兵士鱼贯而入,“觥筹交错杂箫笙”“今宵一醉何时醒”“幔亭彩屋云锦张”“流霞天酒百花香”,歌师彭令昭高歌《人间可哀曲》,一派仙凡同乐、歌舞升平的欢庆景象。

闽越国的融合之路

无诸为何选择闽越国、设都武夷山?后人多有分析,可谓十分精辟。

武夷山是风水宝地,是所谓“寻得桃花好避秦,桃红又是一年春”的世外桃源,自古以来没有成为过直接的战场。有一种诙谐的说法,从闽越王城宫殿精致的浴池设施可以看出,能征善战的无诸同时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他设都武夷山的动因,是要把风景秀丽的武夷山水当作闽越王城的“皇家花园”!

武夷山脉地处天险,是所谓的军事要地,进可迅速发兵出界,防可据险而守,退可沿崇阳溪直下闽江出海。据说在武夷山大王峰上设有闽越王城的烽火台,就是因为无诸常在此一带活动而得名大王峰。

武夷山地理位置优越,这里从古至今是福建经江西进入中原的交通要道,陆路水路通畅,在地域交往上与大汉各郡县便于联系。闽中郡首府福州自然望尘莫及。

这些分析从无诸作为军事家、战略家的角度,探讨了他设都武夷山的原因。然而,无诸首先是一位政治家,因此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作为成功的政治家的情怀所决定的。当时闽越国的辖地包括闽界全境、江西和浙江部分地区。武夷山地处闽浙赣交界,闽越王宫殿设在武夷山城村,正处在不偏不倚的中心位置,可以让辖区民众无论越人还是闽人,都感受到无诸的“皇恩浩荡”,从而产生归属之感,达到一种民族的融合。

公元前334年,当越国被楚国所灭,越族大小王侯纷纷逃到南方各地,或占山为王,或据岛为主,建立起大大小小的割据国100多个,即历史上著名的“百越”之国。到刘邦册封无诸“闽越王”时,“百越”已经消亡,只剩闽越国和东瓯国两个。这另一个东瓯国,据说是汉高祖用来制衡闽越国的。

无诸成功的奥秘就是民族融合,让越人和闽人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无诸作为一个越人,以武力占据闽人地盘,他扩张的方式并非一味吞并,而是能够兼顾越族和闽族的利益,不去刻意划分所谓的“闽”和“越”,更避免两族之间陷入争斗,分出个高下贵贱,而是依靠融合打拼出一个“闽越国”。能够平衡两族关系、让两族相处相融并非易事,这是无诸了不起的地方,也成就了无诸的王者之道。

想象一下2000多年前闽地的一个战斗场景:在延平樟湖坂的蛇王岗前,无诸率众与闽土著部落展开激战。土著长年出没在群山峻岭原始丛林中,对蛇崇拜之极,能把蛇的灵捷迅猛用到战事之中。面对势不可当的无诸将士,土著放出蛇阵,蛇十分凶猛,无诸一干人艰难抵抗。武夷山中十三仙人赶来助阵,使出吹箫杀蛇绝技,乱了蛇阵。无诸大喜,率众将士越战越勇,终将闽地土著一网打尽。

在那样一个群雄争霸、胜者为王的战争年代里,各族群之间你争我斗的,不是你灭了我,就是我灭了你,“百越”国兴也于此,亡也于此。但无诸具有大智慧,胜利之后没有对闽土著赶尽杀绝。他擒贼擒王,命人砍掉首领人头,却网开一面宽大一干土著,愿降的留下给予优厚待遇,不降的也可自行离开。

无诸实行的包容政策,使闽人很快融入越人。他引领闽越两族婚姻相通,文化相融,技艺相授,拓山地、扩耕田、种粮草、修道路、筑水坝、制兵器、造船只……军事强大了,生产力发展了,到闽越建国时,又开始大兴土木,建城池、筑都城……

就這样,一座雄伟富丽的闽越王城在武夷山城村拔地而起。无诸按秦都汉宫的中原风格建造闽越王城,城门威武,城墙厚重,庭院、楼阁、汉阙、中轴线殿堂,加上宫庙、祭坛,处处透出雄浑气势。但建筑风格仍然保有浓郁的闽越风情,楼房底部留空的“干栏式”格局、方砖蛇纹图案、墙体彩绘以及瓦当纹路烙印等,传承了闽越遗风。

令后人惊奇的是,闽越王城的布局竟然与1000多年后明代北京城相似,王城宫殿面积相当于北京故宫面积的三分之二。

汉武帝祭祀武夷君

闽越王城没有紫禁皇城的幸运。紫禁城自建成后受到一代又一代帝王的青睐,虽也有过修缮和重建,但屹立600年不倒。而闽越王城在闽越建国仅92年之际,在古代中国又一位风云人物汉武帝的铁蹄之下,被一把熊熊大火烧成了灰烬。一代明君无诸创立的闽越国终于毁在无能子孙余善手中。

对于闽越国的灭亡,后人都归结为汉武帝的强大。殊不知无诸当年面对的秦始皇、项羽和刘邦同样强大,无诸却善于周旋、游刃有余,不仅存活下来,而且逐步走向强盛。然而无诸后继无人,他的继位者驺郢、余善、繇君丑犯下一系列低劣错误:一、自我膨胀,私刻玉玺。余善们早已将祖训抛置脑后,居然不把大汉放在眼里,不听号令,停止进贡。余善甚至私刻玉玺,狂妄到自立为王称霸四方,终于激怒汉武帝。二、自恃强大,东征西伐。余善们放弃了无诸包容的对外政策,扩张领土,四处翻脸,闽越国与汉、南越、东瓯上演“四国演义”,终于掏空家底,国力衰弱。三、自相残杀、内乱不止。“甲弑其兄长而甲又被郢所弑”,余善趁乱杀了哥哥郢,把郢的人头献给汉,而余善又被族人合谋杀害。

强大的汉武帝派出四路大军征服闽越国后,实行残忍的“三光”政策:闽越王城的城池宫殿,烧光;闽越军队的残兵败将,杀光;闽越族青壮年流放至江淮一带。在历史长河中,闽越国“兴也匆匆、亡也匆匆”,从此在地球上彻底消失了。

无所畏惧的汉武帝终有惧怕的东西,他不畏苍生畏鬼神。如同秦始皇设坛祀武夷君、无诸设坛祀武夷君,汉武帝也设坛祭祀武夷君。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将武夷山列入封禅之册,派特使来到武夷山幔亭祀“武夷君用乾鱼”。彩虹桥飞架,皇太姥、魏王子骞等仙人落座,武夷山民簇拥跪下,歌师彭令昭高歌《人间可哀曲》,其曲曰:

天上人间兮会合疏稀,

日落西山兮夕鸟归飞。

百年一瞬兮志与愿违,

天宫咫尺兮恨不相随。

责任编辑林 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