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2020疫情下的美国流媒体现状

2020-11-18 03:30:56 综艺报 2020年20期

安琪

2020年对于影视业来说,无疑是格局巨变的一年,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大概要属互联网流媒体。

新冠病毒的出现,使美国娱乐行业陷入了停滞,电影院更是因为长期关闭濒临末路,虽然汽车影院反而迎来了一波高峰,但终究仍属少数。总体来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家中工作,居家时间变长,也令人们对视听娱乐项目的需求逐渐增大。目前,在美国最受欢迎的几个收看流媒体视频的设备分别是:Roku、Apple TV、Amazon Fire TV、Chromecast with Google TV等。这些设备在使用界面和性能上都设计得人性化且容易操作,支持4K和HDR高清,订阅价格从几十美金到一百多美金不等,以适应不同的观众群。除此之外,智能电视的日益普及,也让更多的消费者在不需要流媒体设备的情况下就能够享有流媒体服务。根据美国《财富商业洞察》4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全球流媒体设备市场在2018年价值276.9亿美元,到2026年年底,其市场规模预计将达894.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5.9%。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几乎所有媒体公司都希望能与消费者建立起直接的关系。继迪士尼的Disney+和苹果的Apple TV+之后,华纳的HBO Max和环球的孔雀(Peacock)先后加入流媒体战局。好莱坞“六大”里的派拉蒙影业,近日也宣布将重塑旗下流媒体平台“CBS All Access”,将其更名为更时髦的“Paramount+”,并推出聚焦电影《教父》幕后制作的纪录片、《犯罪心理》衍生纪录片《真实的犯罪心理》等原创内容,同时还会将ViacomCBS旗下电视台BET、Comedy Central、MTV 、Nickelodeon等拥有的超过30000集节目,以及派拉蒙的电影全部放入Paramount+,大幅扩充其内容库。

流媒体之战正式进入白热化。

但好的流媒体服务不仅仅是看谁拥有出色的节目, 还与应用程序的整体体验、发布新内容的速度,以及是否物有所值有关。尽管HBO Max今年5月27日才上线,但在外媒截至5月17日对北美流媒体做出的综合实力排名中,前五名分别是Netflix、Disney+、Hulu、Amazon Prime及HBO Go+HBO Now/HBO Max。Netflix毫无争议地占据着行业龙头老大的地位。美国德勤(Deloitte)电信、媒体和娱乐领域的负责人凯文·韦斯科特(Kevin Westcott)表示,到2020年年中,美国所有主流电视网络和演播室都提供了独立且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流媒体服务。在推出服务的同时,一些大型公司,如迪士尼,开始逐渐从第三方流媒体平台撤回内容权。由此可见,平台几乎不可能将所有主要的工作室或网络都放在一个保护伞之下。这场战役打到最后,必然是提供最佳和最广泛的内容库的流媒体服务最有可能胜出。其中有一种方法,就是流媒体产品的重新聚合(或重新捆绑),这个方法也是Amazon和Roku这类公司率先采用的方法——供应商可以提供高端定制的内容组合包:除了视频,还可以包括音乐和游戏流,同时,客户还可以选择性接受带广告的视频——广告是“免费”(非订阅)内容。

尽管过去几年,流媒体技术的普及已经对传统影视行业构成了巨大冲击,但由于长期以来的行业利益分配和主导话语权,都被传统影视业的决策者掌控,流媒体依然没有进入行业核心。

尤其是电影业,有相当一批人依然对流媒体持有审慎甚至冷淡的态度。就像今年的奥斯卡金像奖,由Netflix打造的几部影片获得了24项提名,作品从内容到质量均属一流,然而最终却只获得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纪录长片两个奖项。其中,由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大热门《爱尔兰人》居然颗粒无收。虽然,也有人认为“Netflix出品”并不是这部影片在奥斯卡遇冷的原因,但不得不承认,Netflix的发行方式显然得罪了好莱坞的传统掌舵者。

2018年,包括詹姆斯·卡梅隆、斯皮尔伯格、克里斯托弗·诺兰在内的诸多大导演就对流媒体发行电影表达过不满。《爱尔兰人》公映后不到一个月,Netflix会员就已经可以在流媒体平台上收看此片,这对于传统好莱坞制作公司和院线来说,无疑是赤裸裸的挑衅。毕竟,传统好莱坞制作的电影要在院线上映3—4个月的窗口期后,才能在网络视频服务网站或者视频点播等程序上映,以保证其最大盈利。

在9月举行的第72届艾美奖上,“老大哥”HBO获得30个奖项,位列所有平台第一。Netflix的表现也相当抢眼,共获得160项提名,并最终斩获21个奖项。然而有意思的是,由于受到疫情影响,这次的颁奖典礼取消了红毯和现场颁奖,主持人吉米·坎摩尔在没有任何观众的斯台普斯中心直播,连线身处世界各地的被提名人,进行了一场线上颁奖。这场别开生面的线上颁奖典礼让流媒体大放异彩,可以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给影视业带来了不少危机,同时也带来了机遇。像原本筹备已久的真人版电影《花木兰》,在经历了前被抵制后被撤档的坎坷之后,迪士尼终于宣布取消其在北美影院上映,改为在Disney+流媒体平台以29.99美金的价格点播放映。尽管迪士尼表示这是无奈之举,但对于流媒体来说,这确实是一个绝佳机会。据媒体统计,《花木兰》上线Disney+之后,Disney+下载量上升了68%,达到89万次。除了下载量激增,消费者在这款应用上的支出也比一周前增长了193%。

随着流媒体对原创内容需求的增加,更多优质的好莱坞编剧和制作人会涌入流媒体领域。除财大气粗的Netflix,其他几个平台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作品筹备,像Amazon斥资2.5亿美元买下了《指环王》续集的拍摄权,HBO Max将重启《正义联盟》。迪士尼则准备效仿HBO,在每个季度推出一两部大制作。

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表示,更多的流媒体平台入局,促进了整个流媒体市场的共同繁荣。疫情的冲击确实打破了传统消费端的习惯,使流媒体的存在感空前提高。相信在未来,内容生产方、影院、有线台之间必定会找到一个平衡点,共同打造一个全新的影业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