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一路领先

2020-09-23 08:01:26 世界汽车 2020年9期

王占强 邱洪涛

赛道温度超过50°

轮胎策略成为重点

西班牙站正式比赛的天气与排位赛极为相像,气温高达30°,地面温度达51°,相对湿度52%,依之前英国银石赛道的比赛经验,轮胎策略将会是本站比赛的重点。在英国站,维斯塔潘靠杰出的轮胎策略打败了汉密尔顿,给了各家车队不小的启发——梅赛德斯AMG车队并不是无敌的。但是汉密尔顿的败阵也带给梅赛德斯AMG不小的冲击,西班牙站便成了各队应对能力的比拼。

轮胎供货商倍耐力所提供的轮胎策略模拟显示最佳策略为先以红色C3轮胎起跑19圈后,换上黄色C2轮胎跑28圈,最后再以红色C3轮胎完成最后19圈。其次则是3停策略,以红-黄-红-红的方式进行。全红色C3轮胎库存有限,在执行上将会有所困难。

博塔斯开局落后

起跑排位与排位赛成绩相同,汉密尔顿与博塔斯从头排出发,其后是维斯塔潘与结束隔离的赛点车队佩雷兹。汉密尔顿的杆位起跑非常顺利,在进入1号弯之前就拉开了距离。比赛最大的变化出现在博塔斯。博塔斯一起跑就向左侧移动,一方面是要压制维斯塔潘,另一方面是希望获得较佳的入弯路线。但是维斯塔潘的起跑相当不错,博塔斯并没能以领先的位置压制其路线。如此一来,赛道上的右侧呈现真空状态,赛点车队的斯特罗尔从第5位直接超过了队友佩雷兹,博塔斯发现后返回右侧要防守已经失去先机,斯特罗尔已经领先了半个轮胎,而左侧维斯塔潘在压力大减之后顺势上到第2位。结果博塔斯在左右失守之下,一口气掉到了第4位。

汉密尔顿未用全力

博塔斯连续DRS

领先的汉密尔顿在首圈就把第二位的维斯塔潘拉开了近1.5s的差距,优势极为明显。虽然汉密尔顿持续跑出现场的最快圈速,但是其明显不如前几场那样用尽全力,显然在高温下以保护轮胎为本场比赛的重点。

而落后的博塔斯则是奋起直追,持续用DRS系统缩小距离之后,一直到第5圈在起跑大直线用DRS超过斯特罗尔,回到第3位,此时与领先的队友汉密尔顿已经拉开超过4.5s的差距。

接下来十来圈的比赛,全场的排名除了威廉姆斯车队的乔治·拉塞尔超过了哈斯车队的罗曼·格罗斯让之外,并没有变化。在第15圈结束时,汉密尔顿领先博塔斯为6.5s,而博塔斯领先斯特罗尔则为12.5s。

维特爾防守科维亚特展现实力

后方中游车手虽然名次没有变化,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出比赛焦灼很多,每位车手都很积极想要追上前车,但是差距也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用红色C3轮胎起跑的科维亚特,在第12圈开始接近维特尔,接着持续用DRS对维特尔进行攻击。但是4届冠军的身手依旧不凡,除了面对6届世界冠军的汉密尔顿常会出现失误外,其他车手的攻击都能轻松应付,科维亚特一直到第21圈进站换胎前都未能从维特尔手上下位置,维特尔的实力清楚地展现。

高温造成红色C3轮胎损耗极快

前10名车手都是以红色C3轮胎起跑,而高温对于红色C3轮胎的损耗较想象中来得大,在第10圈塞恩斯就向迈凯伦车队报告抓地力不足的问题,而到了第17圈,维斯塔潘也向车队反应后轮已经出现抓地力问题。然而该圈是其队友暂居第6位的阿尔本率先进站换胎,出人意料地换上从自由练习就开始不受车手欢迎的白色C1轮胎,出站则是掉到第17位,掉到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莱科宁以及雷诺车队的奥康之后。奥康与阿尔本在第20圈一开始,接连在大直线用DRS以及全油门的3号弯超过莱科宁,前进一个车位。

维斯塔潘撑到第20圈还向车队反应后轮已经全部磨光了,在第21圈底才进站换上黄色C2轮胎。梅赛德斯AMG双雄则是在第23圈底才进站换上黄色C2轮胎。汉密尔顿换胎时左后轮安装出了问题有点担搁,所幸出站时仍是领先,紧接着进站的博塔斯则在出站后仍在维斯塔潘之后,3个人维持原有的次序。

后方车手的进站多在这段时间进行,因此车手的名次变化快速。法拉利双雄相对较晚在第29圈才进站换胎,勒克莱尔与维特尔分别换上了黄色C2轮胎与红色C3轮胎。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法拉利双雄进站之前,才换胎不到10圈的汉密尔顿右后胎竟然已经有脱胶的现象,轮胎的磨耗着实严重,2停已是必然。

博塔斯刷新最快单圈纪录

汉密尔顿继续以护胎方式拉开差距,一路领先到最后阶段。其后则是同样采用红-黄-黄策略的维斯塔潘。居于第3位的博塔斯在始终无法缩小与维斯塔潘之间近8s的差距之后,在第64圈进站换上全新的黄色C2轮胎以进行冲刺,终于在最后1圈做出1:18.183的最快单圈成绩,为拿下季军的自己多加了1分,同时打破2018年由里卡多所创下的1:18.441的纪录,成为新的单圈纪录。

經过西班牙站之后,汉密尔顿的积分遥遥领先,个人在西班牙站拿下4年连胜,也打破舒马赫纪录,F1生涯累积156次站上颁奖台,若再拿下3场胜利,就可以追平舒马赫的分站冠军纪录。在3连战之后,F1会休息1周,在8月30日在比利时的斯帕赛道再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