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北美华人摄影师跨洋畅谈摄影

2020-09-16 11:59:19 摄影世界 2020年9期

王羽涵

储卫民作品:格陵兰乌佩纳维克Upernavik 小镇街景。

7月11日上午,113个微信群、近3万名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听众,同步收听了一场历时3个多小时的“跨时代对话”。

访谈由作为“ 90后” 摄影师代表的储卫民(Thomas看看世界)对话来自北美4位海外华裔摄影师:云漫(胡亦鸣)、杰夫(吴海辰)、范朝亮、北京张子(张志壮),他们分别在风光摄影、野生动物摄影、摄影理论、摄影视频领域有独到的见解和强烈的个人风格,在不同领域都做到了追求极致,将很多摄影理念和技术呈现在大家面前。

《跨时代对话》摄影访谈海报

储卫民与4位北美华裔摄影师的对谈

储卫民:如何评判什么是优秀的影像作品?

范朝亮:摄影作品可分为技术、艺术、语言、历史4个层次。好的作品需要具备7大要素,分别是:技术正确、主题突出、令人震撼、创意新颖、人性共鸣、真诚表述、历史记录。前3个要素可归入沙龙摄影,后4个要素可归入更高要求的摄影创作。这些要素并不是硬性划分,而是彼此间互相关联。不同领域的摄影有各自的侧重点和难点,比赛中偷换类别会产生不公平的竞争。

储卫民作品:阿根廷菲茨罗伊山峰的星空。

北京张子:视频作品在基本的技术层面与图片有很多共性,其后延伸到立体感画面的整体控制与表达。而视频有别于图片的是维度增加,包括时间轴、场景、机位,背景音乐、配音,还有后期的剪辑等,每一个环节都非常重要。在技术层面上,优秀的视频作品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故事线,合理且能够比较完美地表达故事的内容和情绪,令观众有被代入感或认同感。旅拍或风光类视频更多是在展示美好,所以作者需要尽其所能,让画面也能围绕一条故事线展开,而不是成为素材的叠加。这样的视频会具吸引力,更能调动观众的情绪和注意力。

储卫民:手机和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摄影的生态,特别是短视频在多个维度上都比平面摄影更有优势,视频的发展对平面摄影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对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们有何建议?

北京张子:图片是一个瞬间,而视频是一个过程,两者的维度不同。图片是作者让观众自己想故事,视频是作者给观众在讲故事。图片可以让观众看到最精彩的瞬间,但前后则留给观众自己去想象。而一个好的视频片段,有画面、光影、背景音乐、转场效果,可以从各个方向围攻观众,让观众必须被感动。对于一些人从“摄影”向“视频”转场在专业技能上的顾虑,两者相通的地方非常多,摄影中积累的经验在视频拍摄中同样会用到。我的建议是有针对性地补充理论知识,多想多看。享受拍摄的过程,在实战中逐步提升自己。

储卫民:如何看待大众旅游、大众打卡以及模仿的现象?在小众景点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如何创作出有特色的作品?

云漫:顶级风光摄影的标准是拍“人所不能见”或者拍“人所不见”。与很多人的主观臆想不同,当今世界其实还有太多地方没有人去拍过,或者说至少是很少有人去过,有些是在无人区或者非常偏远的地方,摄影师同时还需要有极强的户外生存本领。

打卡本身无可厚非。但无论是初学者、资深爱好者还是专业摄影师,都应该超越打卡这一阶段,去拍“人所不能见”或““人所不见”的独特作品。

储卫民:风光和自然摄影在一定程度上都会对大自然以及生态环境造成某些影响。摄影师在拍摄之中需要注意些什么?

杰夫:建立环保意识是自然摄影师的一个社会责任。野生动物保护现在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勢,对于自然类摄影师,无论是风光还是野生动物摄影,我们在向自然索取精彩瞬间的同时,摄影师的回馈至少有3个方面;第一是通过作品传播大自然的精彩瞬间,本身就是用图像的力量唤醒公众对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保护的认知;第二,前往贫穷的国家拍摄实际上就是为野保做贡献,因为这些国家的相关资金几乎是全部来自旅游业收入;第三,摄影师的本心必须要明确,那就是热爱、珍惜与感恩自然,要维护动物的福祉,不能去伤害它们。

北京张子作品:南美巴塔哥尼亚百内国家公园的日落。

范朝亮作品:冰岛海岸边的许多溪流带着五颜六色的矿物质流进大海,和海浪糅合成一幅美丽的图画。

云漫作品:冷焰。一个此星球上可能从没有任何一个人涉足过的地点。 一个让人见过后就永生难忘的美景。黎明之际,我站在雄踞于多条壮美冰川汇聚地之上的高山之巅,看见鲜花的海洋在我脚下怒放,看见火红燃烧的曙光染红了天边的重峦叠嶂。摄于美国阿拉斯加州一个非常偏远的高山之上。

范朝亮作品:美国密西西比河上的一只少年的白头鹰,刚刚俯冲进河里抓起一条鱼。

杰夫作品:两只年轻的公狮正在打闹,幼狮会跟着狮群到4 岁左右,就会被狮王和领头母狮逐出狮群自谋生路。幼狮平时之间的追逐打闹,其实是对日后捕猎能力非常重要的训练过程。摄于肯尼亚马赛马拉。

储卫民:如何学习摄影和提升自己的摄影水平?

范朝亮:相比过去,互联网时代资讯非常发达,优秀作品随处可见,网上有数不清的教程,只要勤奋好学,很容易获取知识。但海量的信息也带来困惑,令初学者无法有效筛选。此外,知识的不连贯、间断性的吸收,令初学者难以看到系统的全貌。互联网的弊端是导致人们的观点变得越来越偏激,因为总会找到支持自己的信息。同时,点击率在帮助过滤海量的信息,通过算法将最热门的作品和文章放在最前面,其结果是符合大众口味的作品刷屏,人们的观念被同化。初学者在无所适从的情况下,就会选择跟随,认为这就是摄影作品应该具有的形象,从而造成摄影作品的同质化。

摄影包括创意和艺术,不妨去喜欢几个艺术家,在不断研究他们的作品中汲取营养。初学者要学有专攻,要去拍自己喜欢的内容,需要放弃获奖与出名的功利心。不能做一个眼高手低,更不能做个眼低手高的人。

北京张子:这确实是一种烦恼,通过不断深入和探索,才可摆脱烦恼,如尝试视频、航拍等新的技术与技能,在新的挑战中去思考和解决问题。一些景点如冰岛、挪威我去过很多次,因为设备和技术的更新,每次都有新的惊喜和收获。在实战时,建议多观察多思考,尽量尝试摆脱自己的拍摄定势,总会有一些新的发现。

储卫民: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摄影师开始模仿欧美摄影师作品的色调和拍法,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云漫:思路永远比技巧重要。迷恋当下流行的技巧与风格是方向性的错误,应该听从自己的内心召唤,拍自己喜欢的风格。花太多时间在无数技巧上不如精通其中一两种,深入学反复用。比如,其实90%的后期处理,都可以用曲线、蒙版、高斯模糊这三个最简单的工具去完成。

杰夫:要成为专业级的摄影师并取得一定的成就,必须有一个清晰的拍摄理念,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创性,才能拍出自己的风格。器材和技巧是决定摄影水平的下限,摄影理念与风格及原创性,才是摄影取得成就的上限。对摄影的执着追求和风格的坚持,决定在摄影上能走到多高多远,不必整日沉迷在器材、前期拍摄和后期技巧上。

杰夫作品:火烈鸟飞过盐湖表面漂浮的碳酸矿物质的沉积物,麦加底湖是非洲含盐量最高的盐湖之一,这些五彩斑斓犹如水彩颜料般的沉积物是在湖底几百年沉淀下来的,在雨季暴风雨经过湖面后翻搅起来的特有景观。摄于肯尼亚麦加底湖。

北京张子作品:苏格兰高地上的斯里嘉蓝瀑布。

云漫作品:时间之河。5 年前,在探索阿拉斯加无人区的山脉时,直升机降落在这个有棕熊出没的山顶上之后,随即走到了距我的帐篷仅10 米的拍摄点,拍下了这张作品。

储卫民:作为“60后”“70后”的摄影师,对“80、90、00后”的这些年轻摄影师有怎样的看法?有什么建议?

杰夫:新一代摄影师很明显的一个特征是他们处在互联网时代。“80后”正好经历胶片向数码过渡的阵痛期,但也是第一批接触互联网并和国外开始沟通的一代人。而且,这一代已经明显慢慢偏离老法师控制的资源,倾向于在网上分享作品和学习提高。

范朝亮:經济条件的优越并不一定是好事,在大自然尤其在人文景物面前,绝不能以居高临下救世主的之心态去拍摄。只有在大自然面前有足够的谦卑,对所拍的景物有足够的尊重,把自己放到一个平等的地位,才能拍出深刻的作品。相比而言,国内的摄影爱好者更热衷于比赛、积分和获奖,更在意摄影带来的成就感,这一方面让华人摄影师在世界各类比赛中不断取得成就,另一方面也造成了一种对名利的追逐。此外,摄影商业化在某种程度上冲淡了人们对创意的追求。希望年轻一代能将雄厚的经济实力作为独立创作的底气,不要随波逐流,不要浪费在追逐虚荣之中。

云漫:“90后”或者“00后”的摄影师,具有国际视野,思路开阔,几乎同步获取行业前沿信息,相当一批已经进入一流至少准一流的摄影师队伍,形成自己的风格,他们是中国摄影的未来和希望。作为这样的一个群体,很多年轻的中国摄影师现在是前往世界各地打卡拍摄,但我认为应该更加深入地去发掘中国独特的风光,因为中国有太多世界最顶级的地貌,中国摄影师的优势肯定无人可比,千万别浪费这个资源。

储卫民:随着5G 时代的到来,以及视频传播的爆炸性增长,人工智能在摄影的应用前景如何?

云漫:人工智能将会对未来社会产生巨大影响,摄影也不例外。在短期看,AI可改进和弥补当代器材中一些性能缺陷,极大提高画质,而且进展神速。更长远的影响是,我们很快会看到AI自动生成的图像,各种跟商业摄影有关的职业很可能会消失,或剩下少许,能留下来的将是具有创意的摄影师。AI的出现已经广泛应用于摄影硬件中,实现大部分的功能,将器材的门槛降低。在软件方面,AI深度介入到图像和视频的后期技术中,处理越来越简单化,大大提高效率和创作的灵活性。

数码相机工业已经面临业务急剧下滑,也许会走向和胶片相机同样的结局,基本全军覆没,只剩下少数特殊高端产品供专业人员或有特殊偏好的爱好者人群使用。“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