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奥得德·瓦根斯坦:他们不应被忘记

2020-09-16 11:59:19 摄影世界 2020年9期

张婷

选自《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

奥得德·瓦根斯坦(Oded Wagenstein)? Yarin Klein.

在西伯利亚北部偏远地区的亚尔赛尔村,住着一群上了年纪的妇女。她们曾经是饲养驯鹿的游牧群体的一部分。然而,当她们步入老年,便要被迫安顿下来,远离族群,在孤独中度过余生。摄影师奥得德·瓦根斯坦(OdedWagenstein)穿越冰封的河流来到这里,记录下这个群体的故事。他将代表过去记忆的族群生活影像与这群老人当下的肖像结合在一起,直观地呈现出她们的境遇与她们对自然、亲人及朋友的渴望。这个系列作品名为《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是瓦根斯坦关于衰老主题的长期项目的一部分。2018年,他凭借这组作品获得PDN年度摄影大赛个人作品组别的奖项。在此之前,瓦根斯坦还完成了《留下空虚》(THE VOID WELEAVE )系列作品的创作,记录古巴中部西恩富戈斯镇一个破旧不堪的老年公寓。

一直以来,瓦根斯坦试图通过摄影媒介探索衰老、记忆与渴望之间的关系。他的作品曾刊登在《国家地理》《卫报》《时尚》和BBC等平台,并在世界各地进行展出。通过这些作品,瓦根斯坦希望能够给全世界的老年人带来一些慰藉,并时刻提醒人们,他们不應被社会遗忘。

请介绍一下你的艺术背景。

瓦根斯坦:我毕业于特拉维夫大学艺术系,但从未系统学习过摄影。小时候,父母总是鼓励我参加课外课程,但我更喜欢玩父亲的相机,幸运的是父亲并没有阻拦我,这让我积累了很多拍照经验。如今,我成为一名摄影老师,并开始意识到正确的学习方法的重要性。虽然在学校中有各种各样的教学风格,但我认为一个人应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既然有一百万种方法可以塑造一个好形象,那么就有一百万种方法来研究如何做到这一点。

选自《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

选自《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

从何时开始关注衰老主题?对于老年人群体,你最关心的是什么?

瓦根斯坦:回顾过去,我对有关衰老的话题一直很有兴趣,并不停思考:变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如何面对力不从心的事实?由于衰老而被社会遗忘意味着什么?直到2014年,我偶然间结实一群居住在古巴中部一座老城的老年人。此后,我每年都会前去拜访,并与他们建立了极好的关系。但是有一天,当我再次拜访时,发现他们所居住的公寓已经空无一人。令我更加吃惊的是,一个月前还与我攀谈欢笑的一位老者已经去世。老人的容颜依旧印在我的照片中,而那次见面却成为永诀。相机以其独特的功能帮我凝固时间,保存记忆,仿佛这些人从来没有离去。因此,七年前,我开始了一段旅程,其间我会见了世界各地不同社区的长者:从古巴到泰国,从俄罗斯到以色列。在这段旅程中,我了解到“感觉衰老”并不一定是年龄本身,而是我们在社会中所感受到的自我价值和重要性。

项目拍摄前有具体的构思或计划吗?

瓦根斯坦:这取决于项目的具体情况。我会很重视准备工作:尽可能多地了解拍摄地的环境、文化以及民俗等,通过网络寻找相关资料以及视觉灵感,并与这个领域或主题的专家进行沟通。但同时,我在工作中也会追求不确定性与灵活多变的特质。对我来说,这既是工作中的挑战,也是其有趣的方面。你可以预设一个人物形象,但当你在生活中与这个人开始相处,你的整个视角也许就会改变。因此,大多数情况下,我对拍摄对象的形象塑造会在见面之后才会产生。

选自《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

选择拍摄对象的标准有哪些?如何与他们进行沟通?

瓦根斯坦: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在选择拍摄对象时我没有任何标准,我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令人兴奋的故事。但是,当我开始深刻思考这个问题时,我认为促使我选择拍摄一个人的原因也许不仅是他/她的故事,而是我可以在这个故事中找到自己。通过这些作品,我不仅想要分享某个人的故事或想法,同时也希望分享我自己的故事和思考。

在沟通方面,当地一位修理工担当了我的翻译。然而,我并不认为语言是一个障碍。有时,使用肢体语言和微笑同样可以实现良好的沟通。我总是随身携带家人的照片(这是一个很好的“破冰”工具)和一本小字典,这可以帮助我在旅行中实现基本交流。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可能拍摄过成千上万来自不同文化、拥有不同语言的人。其中一些人生活在非常封闭的社区里,但我被拒绝的次数甚至数不到五个手指。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我们最初的相处中我从来没有带着相机(相机总是在包里)。首先,我会打个招呼,并与对方握手(如果可以的话),然后和那个人待在一起。拍照只占据我们相处时间的一小部分。我对远距离拍摄或是抓拍都不感兴趣。

选自《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

选自《去年的雪》(LIKE LAST YEAR'S SNOW )

聊一聊《去年的雪》。这个系列作品是《留下空虚》的延续吗?

瓦根斯坦:是的。这两个作品都是有关衰老主题的长期项目的一部分。《留下空虚》拍摄了居住在古巴中部的一个老年社区,表现的主题是老年人和他们去世后留在这个世界的空虚场景。在加勒比海炙热的阳光下工作了几年之后,《去年的雪》将我带到寒冷的西伯利亚,拍摄了一群居住在俄罗斯北部偏远村庄的妇女。在希伯来语中,“去年”和“雪”都象征着某些人们已经不感兴趣或不再關注的事情。就像“去年的雪”,它已经融化,不再有价值了。在这个项目中,我试图通过视觉表现这些女性对自然、已逝的父母和朋友的渴望。

在你看来,老年群体有哪些特征?他们在寻找归属感吗?

瓦根斯坦:我认为我们都在寻找一种归属感,从婴儿到老年人。但到了老年,这种归属感的缺失似乎越来越强烈。我曾经读过这样一句话:当我们出生,我们通常被家人、爱和关注包围,但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时,我们通常是孤独的。对于一些人来说,(这种孤独感)是由于进入退休年龄,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身心的局限性——他们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甚至已经成为社会的负担。

选自《留下空虚》(THE VOID WE LEAVE)

选自《留下空虚》(THE VOID WE LEAVE)

选自《留下空虚》(THE VOID WE LEAVE)

选自《留下空虚》(THE VOID WE LEAVE)

在拍摄过程中,令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瓦根斯坦: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发现我所探讨的这个问题没有边界,无关政治或贫富,有关衰老的问题困扰着每一个人。一方面,这是令人沮丧的;但另一方面,对于这个全球性的问题(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严重),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到一些方法来减轻老年人所经历的痛苦和孤独,让他们知道自己仍然是必不可少的。

你对观者的反应有何期待?

瓦根斯坦:我的初衷是让观众在这些作品中看到自己,并借此能够试图在不同代际间建立更好的联系。但同时,我最大的愿望是当我的祖母(或其他老年人)在看到这些照片时,能够发现其实他们的感受是十分普遍的,并被无数人关注。

哪些摄影师或艺术家曾对你的拍摄理念与技巧产生影响?

瓦根斯坦:太多了!例如,亚历克·索斯(Alec Soth),约瑟夫·库德尔卡(Josef Koudelka),米哈尔·切尔宾(MichalChelbin),拉里·苏丹(Larry Sultan),威廉·阿尔伯特·阿拉德(William Albert Allard),克里斯蒂娜·德·米德尔(Cristina de Middel),威廉·尤金·史密斯(WilliamEugene Smith),等等。我发现从别人的作品中获取灵感是我创作的重要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