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投资未来:桑德尔摄影收藏

2020-09-16 11:59:19 摄影世界 2020年9期

塔蒂阿娜·罗森斯坦

理查德·桑德尔和艾伦·桑德尔

多维玛和大象,晚礼服由迪奥设计,巴黎“冬季马戏团”,1955 年8月,理查德·阿维顿,明胶银盐印相 ? Richard and Ellen Sandor FamilyCollection

收藏照片是一个很特殊的过程。在收集照片时,你会觉得自己仿佛变身为一个时空穿越者,与许多过去发生的事情产生了联系。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项对文化记忆的研究。

比如,曼·雷(Man Ray)在1922年为格特鲁德·斯坦(Gertrude Stein)拍摄了一张照片,格特鲁德·斯坦当时就坐在毕加索为她创作的自画像和曼·雷著名的“物影摄影”作品前;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1955年为时尚新秀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拍摄了广告照片《多维玛和大象》(Dovima with Elephants);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在他工作室拍摄的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Giacometti)和早期他镜头下繁华热闹的巴黎;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为1920年代好莱坞歌剧女主角拍摄的照片以及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关于美国南部的纪实摄影。

以上这些标志性的照片都悬挂在美国芝加哥一所房子的墙上,组成了理查德·桑德尔(RichardSandor)和艾伦·桑德尔(Ellen Sandor)夫妇的家庭收藏。

理查德·桑德尔被称为“金融期货之父”。他是美国金融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AFX)和美国环境金融产品有限责任公司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他的妻子艾伦是一位新媒体艺术家、策展人、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和国际摄影中心的董事会成员。45年前,理查德和妻子艾伦一起开始收藏照片。他们购入的第一幅作品是沃克·埃文斯的《贝尔格罗夫种植园》(Plantation at Belle Grove )。如今,这对芝加哥夫妻的摄影收藏已经成为世界最顶级的收藏之一。

格特鲁德·斯坦和毕加索作的肖像画,1922,曼·雷,经典明胶银盐印相 ?Richard and 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

他们650平方米的家就像是一座艺术博物馆,里面有着从旧时帕默尔公馆(Palmer Pottermansion)里移来的古老的大理石柱子,而照片牢牢占据着柱子上最突出的位置。他们收藏的照片分别代表了1840年代到21世纪间不同的时期。

美国和国际艺术家的作品是桑德尔夫妇收藏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些作品涉及了每一个时代和每一种体裁:美国西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巴黎、好莱坞、观念摄影、纪实摄影、人像摄影、当代摄影、后现代主义摄影,等等。在我为《摄影世界》准备的独家采访中,这两位收藏家分享了他们对于经典老照片的知识和热爱。

桑德尔先生、桑德尔太太,你们最初开始收藏摄影作品时,照片还不被视为一种艺术形式,甚至都没有进入博物馆,那时你们收集摄影作品的动力是什么呢?

理查德·桑德尔:我们刚开始收藏摄影作品时,我刚从芝加哥艺术学院毕业,获得了艺术硕士学位。在那里,我的教授吉姆·赞兹(Jim Zanzi)将我带入了摄影领域,而我对摄影的了解每多一点,对它迷恋就加深一分。我和理查德与赞兹的关系都非常好,理查德热爱历史、研究,还是一个出色的战略家,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觉得建立一个摄影收藏库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摄影是关于某个特定历史时刻的重现,我们要做的是与艺术共存,而非仅仅是收藏一件艺术品。

在艾伦的启发下,我把目光移向了摄影。甚至在成为收藏家之前,身为毕业生和年轻学者的我们就已经在购买版画了。我喜欢转向一个新领域的想法,而摄影的历史相对较短,且离我们很近。一个人可以相对轻松地掌握和理解摄影的整个历史,然而如果他/她想要掌握绘画的700年歷史却很难,这里面涉及文艺复兴、印象派、立体派等。摄影的历史从1839年开始,我可以从达盖尔银版法开始追溯它的历史。当摄影成为了后现代主义者使用的一项技术时,我甚至见证了1970年代摄影的一个终结。

我们购买的第一幅摄影作品是一张沃克·埃文斯的现代明胶银盐印相作品《早餐室,贝尔格罗夫种植园,白色教堂,路易斯安那,1935》。同一时期,我们从伯纳德·康托尔(Bernard Cantor)处购得了奥古斯特·罗丹(August Rodin)为巴尔扎克所做的塑像《巴尔扎克纪念像最终研究,11号》(Final Study for the Balzac Monument,No.11)和《伤鼻的男子》(Man with a BrokenNose )。对于喜欢花大量时间阅读的我来说,我对历史有着自己的看法,而身为艺术家的艾伦会给我介绍很多新的趋势比如“当代后现代主义世界”,我们俩是个完美的组合。

葛丽泰·嘉宝,《名利场》封面照,1928 年,爱德华·史泰钦,复古色调明胶银盐印相 ? Richard and 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美国人似乎对收藏摄影作品有着特别的偏好,你对此有何看法?

理查德·桑德尔:对于美国人来说,历史不以世纪计,而是以年代(十年期)计。我们确实收藏过一些与世纪有关的物品,但是主要还是以年代为主。

我们在艺术史上并无悠久的遗产,不论是在摄影还是电影领域,美国人都欣然接受最新的科技应用。美国人是看着电影,读着《时代》(Time )、《生活》(Life )、《展望》(Look )等带有照片的杂志长大的。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沃克·埃文斯(Walker Evans)都为相同的出版机构拍摄过具有艺术性的照片,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美国,结束了黑白摄影的时代。

早餐室,贝尔格罗夫种植园,白色教堂,路易斯安那,1935,沃克·埃文斯,现代明胶银盐印相 ? Richard and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Vogue黑白封面,1950年, 欧文· 佩恩 ? Richard and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经典老照片对你来说是什么?你为什么认为近几年摄影的价值上升了呢?

理查德·桑德尔:我们刚开始收藏照片时,公众普遍认为摄影没有价值。那时,摄影是一种全新的形式,没有人愿意为它付钱,因为大家认为照片可以被无限重复制造,并非是独一无二的。照片不具备稀有性因此没有收藏价值。然而,这只是那时人们的一种看法而非事实。在现实中,冲印的过程很有难度。如果你要像爱德华·柯蒂斯(Edward S. Curtis)拍摄“美国西部”一样拍照片,又或是像曼·雷一样用负感作用制作相片,那么这个创作过程将会是非常耗时费力的。这些照片都很“罕有”,一般只有几版,数量不多,没准是两版或三版。它们是被艺术家创造的。一旦人们开始明白科技是有价值的且可以变得稀有,他们便开始购买照片了。后现代主义艺术家如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或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创作过版数极少的限量版照片,从一张3版到一张7版不等,这些都是稀有性的信号,推动了市场。

什么是摄影市场?它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理查德·桑德尔:我们于1970年代开始收藏照片,那时只有三家博物馆有摄影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当然,还有一个著名的例外是乔治·伊士曼故居,被伊士曼捐赠后成为了摄影博物馆。在欧洲和英国,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也收藏照片,但是那时的摄影收藏跟现在相比还处于初期阶段。

1980年,我在苏富比以2000~5000美元的价格公开购买了很多照片,显然是多付了。但我一直坚持以高于照片实际价值的金额购入它们,因为我想要推动摄影市场。从那天起,交易商们便开始到处说:“有一个新来的收藏家,他简直是疯了。他为这些照片付了几千美元而不是几百。”交易商們会带着50或100张照片来到我在芝加哥的办公室,然后将50张照片铺在地板上,我们一般会买10张。

摇滚,艾伦·弗里德,纽约圣尼古拉斯竞技场,1953-54,罗伯特·弗兰克,经典明胶银盐印相 ? Richard and 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我这样做的原因是想要收藏照片,而我所知道的最好方式就是通过市场。有许多交易商不喜欢我的策略,因为这样一切都是透明的,你可以知道价格大概是多少。但我是一个经济学家,喜欢清楚透明。在1980年代,我们可能是苏富比和佳士得最主要的照片买家了。

1970年代和1980年代早期,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摄影作品的展出或拍卖活动,照片交易商倒是零零散散有几个。这一情况从1975年开始得到了改变,那一年,苏富比拍卖出的所有照片总价为2 5万美元。看看自那以后摄影市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吧:从25~30万美元涨到了5000万到1亿美元之间,每年大约上涨18%。国际摄影艺术经销商协会(The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Art Dealers)现在大约有125名成员,而几乎所有主要的拍卖行——苏富比、佳士得和菲利普斯及其他拍卖行一年都会举行多次拍卖活动。

丹尼尔·韦伯斯特,c. 1851,索斯沃思和豪斯公司(Southworth & Hawes)? Richard and 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你的收藏分为了几个不同的主题——“历史性瞬间”“好莱坞”“两次世界大战间的巴黎”“非裔美国人艺术”及其他一些主题。这些主题是怎么来的?你又是如何选择要购买的照片的?

理查德·桑德尔:我们买了许多包豪斯学院的作品,后来这些照片成为了我们收藏的一部分,就像是俄罗斯前卫派艺术家的作品一样。

艾伦和我的两个女儿将我培养成了一位女权主义者。所以,我对法国女性摄影师、画家多拉·玛尔(Dora Maar)和毕加索的感情产生了兴趣,我认为她的才华没有得到足够的赏识。在毕加索价值1.45亿美元的画作中,多拉作为毕加索的情妇而出名,她本人完全被物化了,人们忘记了她还是一位杰出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于是我们开始收集她的照片,后来还发现并购买了由毕加索本人拍摄的多拉·玛尔的罕见照片。

另外一个例子是, 我们购入了一幅古斯塔夫·勒·格雷(Gustave Le Gray)1850年代用蛋白印相法冲印的蒙娜丽莎像,名为La Joconde。于是,我们以“蒙娜丽莎”为主题开始进行收藏,先后购买了:一幅1937年由马塞尔·杜尚(MarcelDuchamp)创作的《带胡须的蒙娜丽莎》(名为L . H . O . O.Q)版画;一幅菲利普·哈尔斯曼(Philippe Halsman)的《萨尔瓦多·达利,扮作蒙娜丽莎,1953》(Salvador Dali, Disguisedas the Mona Lisa, 1953 );以及杰夫·昆斯(Jeff Koons)为路易·威登创作的印有《蒙娜丽莎》图案的皮革手提包。

人们通常不会以这种方式购买艺术品,但是我们会这样做。如果你走进我们的房子,任意一个角落都有一个叙事故事。我们也购买理查德·阿维顿的作品,因为阿维顿与我和艾伦一样,都是布鲁克林学院(Brooklyn College)的毕业生。

艾伦·桑德尔:我们不会有意地去设计收藏的分类,这些分类都建立在我们的喜好上。自从意识到科技是艺术未来的一部分,我一直都在和我的艺术实验室(art)n开发数字3D艺术。我们认为这是摄影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我们有着极其丰富的新媒体艺术收藏,这其中也包括我本人的作品。

当我的大女儿获得电影专业博士学位时,我们开始对电影变得非常感兴趣,于是我们策划了一个好莱坞名人的摄影收藏展。为创造作品内部的凝聚性,我们会将照片以主题分组并在其他媒体中添加图片以充实背景故事。我们收集并展示摄影的方式很少见,博物馆以前并不会这样做。然而,我最近听说博物馆现在也开始像我们这样整理艺术图像,我们正是灵感的来源,听到这个消息我真是太开心了!我们是为了自己而收藏,但是我们会为学生和研究员们开放。现在,我们的收藏还为精选的公共活动开放,比如芝加哥世界博览会贵宾游(EXPO Chicago VIPTour)。世界各地的策展人都频繁地请求参观我们的私人收藏。无论是俄罗斯前卫派还是二战时期摄影,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或泰特美术馆的专家们都表示对我们的收藏非常感兴趣。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可能再找到一个地方能在同一个空间里如此丰富地呈现1840年代的摄影作品和新媒体作品。

“一个人可以在这里花上好几个小时追溯历史。”这是一位博物馆策展人的原话。通常来说人们会有某一个重点关注的方向,比如非裔美国人艺术,或者是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法国人,又或者是19世纪。我们拥有19世纪巴西的蛋白印相,这对于博物馆来说都非常罕见。去年夏天,我们去巴黎旅游时去了欧洲摄影之家(Maison Européenne de laPhotographie),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哈桑·哈查吉(Hassan Hajjaj)的照片并购买了他的作品,他现在被称为非洲的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ofAfrica)。

辛迪·舍曼,无题的电影剧照,1978 年,经典明胶银盐印相 ? Richard and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当市场已经改变了,收藏照片还有什么商机吗?

理查德·桑德尔:当我们开始收藏照片的时候,我们为照片所付的价钱被人们认为很荒唐——不是几百美元而是几千美元。但如果你一直关注照片的价格的话,你會发现照片交易价格不断创造新纪录,不少以百万美元计,而西方每一个主要国家都有一家摄影博物馆。

我认为在现代经济形势下摄影市场还有极大的潜力。中国刚刚开设了第一家摄影博物馆,俄罗斯艺术家开始在前卫派思想历史的基础上进行当代摄影创作。当亚洲的摄影师发现西方摄影,并开始创作他们这一代的现代和后现代主义摄影作品,摄影市场将会经历另一波巨大的增长。

我认为摄影的美在于,你仍然可以建立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收藏;你仍然能用几百美元或几千美元买到很棒的作品。我认为如果一幅很棒的经典老照片卖到30万美元,而使用现代冲印技术制成的同样一张照片卖3000美元,那么这个价钱就很合算。

1979年,我们花2000美元购买了一幅索斯沃思和豪斯公司(Southworth & Hawes)用达盖尔摄影法制作的《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Webster )。《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件事并称其为一个疯狂的举动。坦白来说,我们发现我们所拥有的最好的照片都是那些我们超额支付购入的照片。这是冒险和购买自己所爱的结合。

大约在15年前,我们开始收集中国当代摄影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我明白了你需要了解你所工作的社会,而想要了解一个社会,你需要将目光投向这个社会的艺术家群体,因为艺术家不会因为既得利益而说些什么,他们总是客观而公证地看待这个世界。

艾伦·桑德尔:我认为摄影市场不仅具有巨大的潜力,还会持续很长时间。那些说摄影是一种被大众接受的媒介的人,是从北美或欧洲来的。现在世界上还有数十亿人从未接触过摄影。对于新的收藏家来说,提高自己的专业素养,并将直觉和研究相结合是非常重要的事。在这里面,你还可以发现许多机会。比如,在满是毕业生的艺术高校中,你需要做的就是看中几幅作品并在它们价格还低的时候拿下它们,之后你会看到这些作者事业的腾飞。然而,我并不建议大家盲目地进入收藏这个领域,因为这是一项工作。除了工作以外,你还需要热情和良好的直觉。

月亮2,2005-06,Nong Chen, 卤化银相纸, 手工上色 ? Richard andEllen Sandor Family Collection

桑德尔家庭收藏和罗丹的雕塑“巴尔扎克纪念像最终研究,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