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霍达·阿夫沙尔:同情心与“他者”

2020-09-16 11:59:19 摄影世界 2020年9期

阿拉斯戴尔·福斯特

《一团糟》(A Dogs Breakfast ),指饮食文化的变化,以及移民对低劣的澳大利亚食物的不满,选自《夹缝中的空间》(In-BetweenSpaces )系列,2011 ? Hoda Afshar

霍达·阿夫沙尔(Hoda Afshar)

《像肉饼一样的澳大利亚人》(As Australian as a Meat Pie ),这是澳大利亚的一个成语,肉饼被认为是非常澳洲化的东西,选自《夹缝中的空间》(In-Between Spaces )系列,2010 ? Hoda Afshar

全球化标志着国际贸易和外交的不断发展,也大大增加了人口流动。在世界各地,战争加剧、经济衰退使万千家庭为逃离危险而移民,工人迁移到有钱的地方。当西方迎来新千年时,不同文化在相互尊重中共同生活的世界理想开始破灭,在澳大利亚也是如此。

2001年,在所谓的“太平洋解决方案”中,试图乘坐小船抵达澳大利亚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被拘留,并被送往太平洋上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马努斯岛或另一个岛国瑙鲁。两年后,难民营被关闭,但澳大利亚政府2012年重新引入了所谓的“离岸处理”。第二年,总理宣布不允许任何寻求庇护和乘船抵达澳大利亚的人在澳大利亚定居。自那时以来,已有3127名寻求庇护者和难民被送往澳大利亚境外的处理中心,1523名成年男子被转移到马努斯岛,其余有儿童、夫妇和单身妇女的家庭被送往瑙鲁岛。

以上是伊朗/澳大利亚艺术家霍达·阿夫沙尔(Hoda Afshar)近期作品的创作背景。在這些既有图片又有视频的作品中,她记录了许多被遗弃和无国籍的难民,但我们的讨论是从她的两个早期摄影系列开始。第一个系列是对移民在协调其固有文化和新家园文化方面所面临的困难进行批评和讽刺;第二个系列是关于一群男同性恋者之间的亲密关系,他们的性取向将其变成了社会生活中的异类。在哲学语言中,那些和我们不一样的人被称为“他者”;在心理学中,“他者”通过定义“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而塑造自我认同感。这种两极分化的观点阻碍了相互理解和同情。在霍达·阿夫沙尔的作品中,她将强烈的政治观点与诗意的愿景融合在一起。

霍达·阿夫沙尔于1983年出生在德黑兰。她拥有德黑兰阿扎德大学艺术与建筑学院摄影艺术学位、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创意艺术哲学博士学位。2005年,霍达·阿夫沙尔于在伊朗开始了她的纪实摄影师生涯,2007年以来,她一直生活在澳大利亚,既是一名视觉艺术家,又是一位讲授摄影和美术的老师。她的作品被许多著名博物馆收藏,包括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西澳大利亚美术馆和莫纳什艺术馆等。2015年她获得澳大利亚国家肖像摄影奖,2018年获得澳大利亚鲍尼斯摄影奖。

《热爱空中乒乓球》(Loving the Aerial Ping Pong ),“空中乒乓球”是澳式足球的俗称。虽然它的身体接触比橄榄球少,但需要运动员在空中跳跃,选自《夹缝中的空间》(In-Between Spaces )系列,2011 ? Hoda Afshar

与霍达·阿夫沙尔(Hoda Afshar)对谈

你是否试图鼓励观众产生同情心?

霍达·阿夫沙尔:我常常凭直觉选择主题,也容易被情绪化的情景所吸引。我的很多作品是关于参与社会或政治斗争的群体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是的,我遵循一种富有同情心的方法。但这只是其中一半,因为同情是外在导向的,而我的很多作品也希望激发观众思考他们对某些事情的无知和偏见,以激起他们的愤怒。

《夹缝中的空间》(In-Between Spaces )这个系列是怎么开始的?(图01~04)

霍达·阿夫沙尔:这个系列的灵感来自我作为一名年轻伊朗妇女移民到西澳大利亚的经历。这个系列探讨了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这些经历中所反映出来的“代表政治”问题。

对于许多迁往西方的非西方移民来说,当他们试图在流亡中重建家园并融入新文化时,会产生一种紧张关系。为了避免受到种族主义和偏见的影响,人们试图隐藏原始身份,以表明自己已融入当地文化。

你是如何将这些想法运用到你的作品中去的?

霍达·阿夫沙尔:到澳大利亚没多久,我了解到许多澳大利亚人引以为傲的典型国家标志,包括:阳光和海滩、家庭野餐和烧烤(图04),一个可以停靠升降机的大后院(图02),咸味酱(图01),袋鼠、足球、啤酒(图03),等等。慢慢地,我开始在与别人的交谈中使用澳大利亚俚语(尽管有很重的波斯口音),看到他们对我的看法很快从一个“该死的移民”变成一个“滑稽可爱的女孩”。因此,当我想被别人喜欢时,就用一些俚语,即使这意味着把自己变成一个小丑。

《夹缝中的空间》系列描绘了“表演”的戏剧性,而视觉语言灵感来自波斯的微型绘画。这些照片描绘了伊朗夫妇努力“适应”的同时,仍然保留着波斯传统,图片中的人物就像来自另一个时代的悲伤木偶在努力模仿自己。他们的身份已沦为其混合文化归属的肤浅比喻,每个人都带着一种绝望、无聊的表情。

观众对这个系列的反应怎么样?

霍达·阿夫沙尔:澳大利亚人在嘲笑,移民们在承认中退缩。

《我们不是在这儿长大的,我们是飞过来的》(We Didnt Grow Here, WeFlew Her),选自《夹缝中的空间》(In-Between Spaces )系列,2010 ?Hoda Afshar

《注视》(Behold )是5年后拍摄的。这个系列是如何产生的?(图05~07)

霍达·阿夫沙尔:在中东旅行时,我被介绍给一群年轻的同性恋男子。他们经常在一个男性专用的澡堂见面,那里是他们表达亲密关系为数不多的地方之一。我被邀请拍摄这些人的故事,出乎意料的是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待在澡堂里。

这些照片是在哪里拍摄的?

霍达·阿夫沙尔:我决定对拍摄地点保密,一是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二是为了避免作品的个人层面被其所在位置的政治所掩盖,这也是更重要的原因。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特定地点和文化背景下的作品中,另外,这些图像也有意保持了一种模糊性,因为它们既是私有的,也是公开的。后来,这些作品在国际上公开展出。

选自《注视》(Behold )系列,2016 ? Hoda Afshar

選自《注视》(Behold )系列,2016 ? Hoda Afshar

选自《注视》(Behold )系列,2016 ? Hoda Afshar

《Emad 的肖像》(Portrait of Emad ),选自《维持》(Remain )系列,2018 ? Hoda Afshar

《Behrouz Boochani 的肖像》(Portrait of Behrouz Boochani ),选自《维持》(Remain )系列,2018 ? Hoda Afshar

《Mohamed 的肖像》(Portrait of Mohamed ),选自《维持》(Remain )系列,2018 ? Hoda Afshar

《Ari Sirwan 的肖像》(Portrait of Ari Sirwan ),选自《维持》(Remain )系列,2018 ? Hoda Afshar

这些男主角们看到照片有什么反应?

霍达·阿夫沙尔:他们爱极了,他们以这些照片和挑衅为傲。对那些否认他们平等,甚至否认他们存在的人说:“瞧!”

我想讨论的最后一个系列是《维持》(Remain )。请介绍一下这个系列的拍摄背景?(图08~15)

霍达·阿夫沙尔:2017年,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即将关闭马努斯岛区域处理中心。许多寻求庇护者被拘留了三年或四年,当中心关闭后,他们无处可去。即使到了三年后的今天,一些人仍被困在岛上,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并没有答案。

这部作品包含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黑白肖像,包括视觉象征。(图08~11)

霍达·阿夫沙尔:这些肖像画展示了作为难民的生理和心理挣扎。我不想简单地描述(或理想化)他们的经历。他们每个人都给我分享了在马努斯岛上生活的痛苦故事,我让他们每个人选择一个自认为最能反映其内心感受的自然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