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忧伤的白色

2020-09-16 11:59:19 摄影世界 2020年9期

十一步

2009年,我在呼伦贝尔草原,看到一匹远离马群的白马,孤零零地站在草原暮色中。牧人告诉我它曾经是这片草原上的马群头领,因被强健的竞争者驱逐出了马群才形单影只。这匹马以前不是白的,是因为老了,毛发才变白的——最后这句话击中了我,原来白色是这片草原上最忧伤的色彩。

风起云涌的草原上,形单影只的老马气定神怡地看向远方,这个画面促使我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

人和马的交流已经存在几千年,从马的眼睛里,我总能看到一种似曾相识的目光,仿佛建立了心灵的交流。白色的马作为一种特殊的生命符号,是对一段鲜活生命的注解和自然之精神的感叹。与马建立心灵的对等,让我感受到内心的自然,找到了一种从“心”观看的方式。

自然季节周而复始,大自然相比个体生命而言,它独立存在着,不会感到孤独,也没有对于生死的畏惧,而地球上有生命的、无生命的物质共同构造了大自然,生老病死,繁荣衰败,形成了自然之精神。

如果有人问我哪幅作品是依靠直觉完成的,我真的回答不出来。把现实景物视觉化的过程,是在照相机中完成的;将自己的思考視觉化,更多的是在人的思想中实现的。前者是机械性的,后者是启发性的,这是两种不同的观看方式。

在我看来,那些凭直觉去拍照的人,其实是种任性的说法。如果摄影师解释不了自己的作品,一般都会开始谈直觉。摄影师是专业性很强的职业,创作中需要量化技术性流程,甚至需要精确的计算,凭直觉是做不来的,摄影师的视觉经验、执行经验,要依靠大量的实践、学习和思考养成的,而不是拿起相机就能一触即发。

而好的摄影作品首先是视觉样式具有独特性,其次是叙事技巧,视觉语言的运用上,有何微妙与特殊之处,这些都是一幅摄影作品吸引我去欣赏的因素。

讲故事、提问题、表达作者的主观情绪和观点,这些在内容上具有互动性的作品,都是好作品。除了形式上的美感之外,好的摄影作品,能影响观众,而不是去向观众提问:我拍的好看吗?

我没法界定自己的作品风格,或者有没有风格。作品的表现形式,更多要考虑对内容的支持,在构图、色调、呈现美感等方面,我也并不会刻意去追求风格的一致性、作品的辨识度,而是根据不同背景的故事我会展现不同的观点和情绪。不同的题材,有各自的媒介属性,我的工作会涉及到各种题材的创作,或许保持风格,对我是一种禁锢吧。

在这一组作品里,我的观看视角不是一匹马,而是马与自然的关系。我眼中马是自由的,与人类对马的驯服是矛盾的。白马在我的作品里,既不是王子,也不是宠物,只是一匹马在自然中的生命样式,呈现的是它从衰败走向孤独,直到消逝的过程中,所带给我对人性的感知感悟。

我想我会一直拍摄白马,因为每一匹白马,都有自己的故事。当我印象中的马,变成白色的马的时候,我决定每年都来草原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