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没有技巧,只有平凡的叙述

2020-09-16 11:59:19 摄影世界 2020年9期

《迷途知返》,2017

张耕畦

1990年代,我还在农村基层工作的时候,有机会接触到了纪实摄影。从那个时候开始,摄影就进入了我的生活,慢慢地我开始有意识地去记录乡村社会的变迁,如今再翻开来看这些照片,都是乡村历史发展的见证。2013年退休后,我才开始专注从事马文化的摄影创作。

在我看来,摄影是一种综合的表象,是多方面的累积,需要拍摄者的天赋、经验、灵感和思考等,是一种微妙的思维表达。我觉得将思考视觉化对于一个成熟的摄影师来说是很重要的过程,这意味着他所创作的作品是在“表现艺术”,而不是“复制现实”。我们在看到一些优秀作品时,可以深刻体会到摄影者背后的付出和雕琢。

摄影作品并不存在好与坏,任何艺术作品的呈现,只有观者视觉上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因而从普众的角度来说,你对一张照片有所感受,在这种感受上寻找到了与创作者的联系,而这张照片可以在之后的很长时间留在你的脑海里,这就是一张有价值的作品。攝影也是难以捉摸的,并不会每次都如愿拍摄到最佳的效果,但也会带来许多意外的收获。所以,对于作品的呈现,摄影往往是复杂的,悲喜交加的过程也是乐趣所在。

《白色相簿系列 17》,2019

《构成系列 23》,2019

《构成系列 25》,2019

《耳鸣序列 01》,2018

在探索摄影的道路上,我经历了从宏观到微观、从具象到抽象、从聚焦到失焦的过程。在这些变化中,我总是试图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窗口,尝试多样化的转变,让我画面里的主体超越其生命的局限性,或许也来源于我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感悟。我不想给自己的作品下定义,因为我始终在寻找一种自己与社会的和谐共存。

提到“马”,人们往往会联想到奔跑、激情、草原等,但它其实原本有更多的内涵值得我们去探索。无论从马的习性特征、历史背景,还是自然环境等因素,它都可以拥有更多象征性的意义和可能性。

还记得第一次拍摄雪原马时,我被六匹整齐排列正在前进的马所吸引了,它们像军人一样奔放但有序,使我情有独钟,我一下子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生命和活力,还有一种交响乐般动听的和谐。

动物的状态是不稳定的,这种变化来自马自身,也来自于周围的环境,还有许多的不确定因素。根据这些年的经验,我觉得马都是通人性的,它会给你机会拍摄。在拍摄前我往往会给马一把草或是胡萝卜,也许这是一种能使它快速放松的方式。

当马作为一种元素和符号,而不是主体存在于一幅作品中时,它就有了无限的可能性。我希望尽量模糊马在我们观念里的形象,将创造性的陌生形象具体化。如果观者看不出这是一匹马也是极好的,但这些照片却又实实在在是通过马进行创作的。进而我开始探索将光或其他一些元素作为一个实体对象,而不是一个熟悉形象的短暂瞬间,这种尝试让我时常收获惊喜,而这种大胆的概念化的尝试,也在不断补充和丰富我的个人风格。

目前的生活,百分之七八十都是与摄影相关。摄影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持续实现自我价值的媒介。我也深感,创作是一条不归路,越走越孤独,只有坚持才有希望。不过,一路上对于摄影的坚持与执着,也使我持续保持身心愉悦的状态。

如今,马就是我,我用它来表达我自己的态度和观点,我相信好的摄影作品从来都不是只依靠一腔热枕,从自我出发,我会一直拍下去。

《特纳的蓝》,2018

《幻夜系列 08》,2019

《幻夜系列 10》,2019

《幻夜系列 13》,2019

《纹理 03》,2019

《子午线 01》,2019

《我》,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