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孙卫安:第三代“严伟才”

2020-09-16 06:38:20 齐鲁周刊 2020年18期

由卫娟

2020年是山东省京剧院建院七十周年。《奇袭白虎团》作为“看家戏”,复排为“砥砺七十载·奔腾新时代”建院七十周年系列演出的开场。

7月31日、8月1日晚,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在济南梨园大戏院成功复排首演。“趁夜晚出奇兵突破防线”的唱段再次唱响。主演孙卫安在演出后接受了本刊记者采访。

典型的山东人排的实在戏

▲《奇袭白虎团》复排剧照。

8个样板戏中有5部京剧,这5部京剧中3部是北京出品,1部是上海制作,另1部就是山东京剧院的《奇袭白虎团》。这部戏,在上世纪60年代一举成就和奠定了山东京剧院在全国的声望和地位。

《奇袭白虎团》的艺术表演难度在京剧界是公认的。没有足够多足够棒的武生,没有唱功了得身段漂亮的主演,揽不了这个“瓷器活儿。”能够演出此剧,对剧团来说是综合实力的展示;对主演而言,是莫大的荣誉,也是极大的挑战。“插入敌后”一场中,尖刀班以各种姿势从两米多处“下高”,动作利落漂亮,尤其云里前空翻后空翻堪称玩命动作,观众看得很过瘾,但演员很吃功危险性极强。而这样的群体性吃功场面在后半场是纷至沓来,各种花样翻过铁丝网,各种花样破窗出入,各种花样对打,观众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演员是精神抖擞美不胜收。

在10年前复排时,孙卫安已经领略了该剧的厉害。从第一场到最后,戏服都是湿的。为了适应湿衣服对动作的影响,他选了一件比戏服更重且修身的牛仔服排练翻跟头等武戏。大热天灯光一开,舞台上至少50度。台下看着演员们光鲜亮丽,台上的人啥滋味自己知道,全凭着一口气顶着往下演。从前的老先生都说,要想人前显贵,就得背后受罪。诚不欺我。

有人开玩笑说,《奇袭白虎团》是典型的山东人排的实在戏,什么好东西、吃功的活儿都拿出来了。

《奇袭白虎团》,前有序幕“并肩前进”,后有尾声“乘胜追击”,中有9场大戏。一般的大戏往往是文戏比重较大,最后一两场才有开打、跟头等等。但这个戏从第三场就开始极其吃功的武戏。主角工作量之繁重在5个京剧样板戏中首屈一指。

第一场和第二场多为文戏,要求主注在细节、情绪、唱腔上细细刻画人物。从第三场“侦察”开始,“严伟才”除了在场就是转幕赶妆换衣服,几无空闲。难度最大的三、六、九场特别考验演员的体力、功底和掌控能力。第三场,武完了唱,唱完了再武,武完了再唱。在这种情况下,演员要随时调整气息,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枯燥训练打底,是不可能撑下来的。第三场刚考过武与唱的起承转合,第四场接着来一段近10分钟的唱功展示,懂行的戏迷专等在这儿,看演员的高音能不能上去。接下来第六场,对所有演员都是一个考验,主演尤甚。出场一段唱,接着隐蔽舞蹈,然后是翻崖,要求演员们从两米高处前趴下高落地接跳叉,然后又是一段唱,接着排雷舞蹈。在舞台的强光照射下,演员完全是凭着经验和感觉盲翻,等真正看到舞台再撒腿肯定就晚了。到了第九场,演员的精神和体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却来了一段时间长、效果佳的武打设计。

孙卫安认为这部戏是自己演过的所有文武戏中最累的,而且是越往后越累,全程上紧发条。当年的省京大腕云集,导演、作曲、演员各有绝活儿,生生把这部戏磨成了后辈们难以翻越的里程碑式的高峰。

“十年磨一戏”的经典之作,每一个细节都有讲究。“严伟才”是一个20多岁干练的小伙子,身段要漂亮,情感还要有层次。见到朝鲜阿妈妮,要从眼神里体现出亲妈一样的感觉,见到敌人,则要把军人的硬气释放出来。孙卫安介绍,在阿妈妮询问伤势的时候,严伟才要温柔地拿起阿妈的手;但说“看”的时候,却要有山东大汉的感觉、军人的气势;接下来回答“早好啦”时,则要有一种跟妈妈讲话的感觉,语气柔和,有点撒娇的感觉。若是回答“早好啦”时依然用军人的气势,就显得有些敷衍。

“ 严伟才”作为排长,和尖刀班的战士在一起,要表现出领导的气质,有思考,有决断;而向领导请战时,则要更积极一些。在准备排雷的时候,“ 严伟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只脚上,无论做什么动作,眼神、余光都不是在这只脚上。在深入敌后时,声音不能太大,全场都得压着讲话。这些细节,是老一代艺术家们磨戏磨出来的。它们的传承和再现,是典型的“技以戏传”。

国家京剧院艺术家、现代京剧《平原作战》的主演李光和《奇袭白虎团》中崔大嫂原排主演沈健锦是著名的梨园伉俪。近期,他们受邀来到山东省京剧院为此剧的主要演员说戏。李光早年演过许多场《奇袭白虎团》,对此剧严伟才一角色深有体会。这次来到山东省京剧院为孙卫安更加细致地加工这一角色的演、唱。在此之前,孙卫安的《汉宫惊魂》《野猪林》都是由李光亲授,两人有着深厚的师生情谊。这次再到济南指导《奇袭白虎团》更是尽心尽力。《奇袭白虎团》原排主演“崔大嫂”沈健锦,对山东省京剧院以及《奇袭白虎团》有着深厚的感情,这次来为年青一代的演员加工说戏,可谓倾囊以授。

“严伟才”的心劲儿

孙卫安与《奇袭白虎团》缘分匪浅。

第一代“严伟才”宋玉庆最后一次在国内演出《奇袭白虎团》是在青岛,孙卫安正在青岛京剧团工作,有幸观摩了经典之作的经典演绎。

考省京时,孙卫安选了《奇袭白虎团》第六场展示自己的功底和实力。调到省京后,孙卫安赶上省京60周年复排《奇袭白虎团》。尤为难得的是,当时宋玉庆刚好回国,被请来给孙卫安说戏。省京60周年开幕式首演《奇袭白虎团》,刘建杰与孙卫安合作,展示了省京两代“严伟才”的实力与风采。十年之后再次复排,阅历和积累让他对人物和节奏的把握更有内涵。

孙卫安作为新一代文武老生中的领军人物,多以文戏为主,但武功也较有天分。他曾出演过很多文武并重的戏,如《汉宫惊魂》《野猪林》等,所以《奇袭白虎团》虽然难度较大,但被他拿了下来也在意料之中。

应该说,拿下这部戏,要有天分,要靠实力,还要有一股心气儿。舞台下的孙卫安儒雅谦和,讲话不疾不徐,条理分明。但作为京剧演员,他追求完美,对自己狠得下心。他和刘翔一样,是跟腱炎患者,他的跟腱在演出时断过两次。病发时疼得厉害,医生让休息,但他还得坚持排练和演出。

第一次演《奇袭白虎团》时,跟腱断裂痊愈没多久,他蹲不下,一些动作受到限制。有的人就此改了文戏,但孙卫安不服这个劲儿。他想尽量恢复,尽量追随前辈的步伐,不给自己的人生留遗憾。

艺术行业需要持之以恒地精益求精,一天松一点,整个戏整个人就垮了。最难的不是疼痛,不是流汗,而是坚持。天天坚持重复那些动作,很枯燥,也很疯狂,考验的是一个人的耐心和内心的力量。你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尽头,也不会有人跟你说,坚持5年、10年,你就会有声名鹊起的可能,你就会有演绎经典的机会。你只能靠自己内心的那把火、那口气撑着。孙卫安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每天去练功。他觉得,至少今天练了,今天就没有白过,就能给自己一个交代,哪怕练上十年一事无成,也不后悔。

命运没有辜负他。在《奇袭白虎团》成功复排后,他最高兴的是把高难度动作和唱腔完美呈现,而观众收到、懂得并享受了这个完美,观众的情绪和他的表演之间深度默契而张力 十足。之前数十年受的罪、吃的苦,在这一刻,就都值了。

一般情况下,演员要在下午5点半到6点开始化妆。化妆前孙卫安和各位主要演员们只能简单吃一点饭,吃得太多会影响演唱的发挥,更别提做一些翻跟头等剧烈的运动了。他们的职业习惯是演出后到小饭店坐坐,放松一下并聊聊演出情况。

逢到大戏,孙卫安容易失眠。演员的情绪提起来,和观众互动兴奋,需要很长时间平复。睡觉时,身体极度疲乏,精神卻极度亢奋,脑子里不断地过小电影,哪句唱腔、哪个动作是怎么处理的?

7月31日演完首场《奇袭白虎团》后,孙卫安又失眠了。为了第二天演出的状态,他只好吃安眠药入睡。《奇袭白虎团》的重排,给省京上下都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第三次复排的成功,再次在全国京剧界面前展示了山东京剧人的实力和精气神。

8月22日凌晨两点,孙卫安因前一晚在省委党校演出《奇袭白虎团》再次失眠。演出再获成功,但他脚上又添一伤,双脚已伤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