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诗经》之“虺”为何物

2020-09-03 02:22:25 知识就是力量 2020年9期

张海华

哀今之人,胡为虺蜴

《诗经·小雅·正月》是一首忧国忧民、伤时感事的诗,诗中有两句责骂那些为虎作伥的坏人的诗,即:

“哀今之人,胡为虺蜴?”

用吐信子收集信息的竹叶青

虺(huǐ)蜴分别指毒蛇与蜥蜴(古人认为蜥蜴也是毒虫),在这里指某些人的险恶心肠。因此,上述诗句的大意就是:“我不禁哀叹,为何现在人心险恶,毒如蛇蝎?”

不过,在《小雅·斯干》里,虺虽然也是指蛇,却并无贬义,而是一种比较中性的用法。这首诗的主旨,是对君主之宫室落成表示赞美与祝贺。诗共九章,其后四章主要是祝福君王入住新宫之后能子孙繁盛,代代兴旺。诗中说到了占梦,其第五、第六章云:

下莞上簟,乃安斯寝。乃寝乃兴,乃占我梦。吉梦维何?维熊维罴,维虺维蛇。

大人占之:维熊维罴,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

君王的“吉梦”梦到了什么?原来是梦到了熊和蛇。熊和罴,都是指熊;而虺与蛇,泛指各种蛇类。古人认为,熊罴乃是阳刚之物,故为生男之兆;而蛇的阴气较重,故为生女之兆。

不过,《诗经》“国风”系列中有两首诗,诗中提到的虺都不是指蛇。《周南·卷耳》中有“陟彼崔嵬,我马虺隤”之句,所谓“陟彼崔嵬”,指驱马来到崎岖不平的山上;“虺隤”(huī tuí)一词,其意思是说“(登山之后的马儿)疲病交加”。

另外,《邶风·终风》中有“曀曀其阴,虺虺其雷”之句,这里的虺(huī)也不是指蛇,两字连用的“虺虺”是象声词,指雷鸣之声,类似于现在说的“轰隆隆”。

认识常见的虺

这里,就跟大家聊聊作为蛇的“虺”。后世学者通常这样解释“虺”:一种毒蛇,颈细头大,身有花纹。这是一种非常粗略的描述,通常蝮蛇类的毒蛇都具有这样的特征。

中国最常见的蝮蛇是短尾蝮,北到辽宁,南到福建,西到四川、贵州,都有分布,尤其以长江中下游一带最多。我多次见到过这种蛇,短尾蝮的外表毫不起眼,很容易与枯草、泥土融为一体:其头部略呈三角形,与颈部区分明显,眼后有一道显著的粗粗的黑色眉纹;背面深褐色,略偏红,背上有两行深棕色圆斑,如朵朵乌云一般。当然,正如短尾蝮这个名字所示,它身体短而粗,尾巴就更短了。当它盘起身子的时候,真的有点像一坨狗屎,所以有的地方赠给它的雅号就是“狗屎蝮”。

据统计,它是浙江咬伤人最多的毒蛇。但实际上,跟绝大多数蛇一样,短尾蝮也不是一种会主动攻击人的蛇,咬人只是它被迫的自我防卫。很多农村的人被短尾蝮咬伤,往往是由于踩到它,或者弯腰割草、搬动柴草时不小心触碰到了它。

被短尾蝮咬伤通常不致命,但若不幸被尖吻蝮咬到,后果就不堪设想。尖吻蝮,即俗称的五步蛇,虽不至于真的在五步之内毙命,但其蛇毒威力之猛,由此也可见一斑。

尖吻蝮的标志性特征是吻端尖而上翘。它的腹部側面是白色的,上面有交错排列的云朵状黑色斑,跟落叶的颜色非常接近。通常认为,唐朝柳宗元的名文《捕蛇者说》中的“黑质而白章”的剧毒异蛇就是指尖吻蝮。

相较于前面两种蛇而言,通体碧绿的竹叶青蛇就好看多了。我在华东一带所见到的竹叶青蛇,主要是福建竹叶青蛇,在浙江省宁波的四明山中,它属于常见蛇类。

惹不起,躲得起

说了这么多关于毒蛇的事,大家会不会有点害怕?其实不用怕,因为几乎所有蛇都不会毫无来由地主动攻击人。大家到野外去,只要做好适当的防护(比如尽量不要穿凉鞋、短裤到荒僻之地),见到蛇不惊慌,也不招惹它们,抱定“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态,就可确保安全。

有人可能会问,该如何区分毒蛇与无毒蛇呢?

以我十几年自然摄影的经验,我要告诉大家,普通人在野外遇到蛇,最好不要试图尝试去分辨是毒蛇还是无毒蛇,一律远远绕开走就是。因为,十之八九,你没有这个能力去辨别!

比如说依靠“头部三角形与非三角形”来判别,就是完全不靠谱的——中国陆地上单位毒性最强的银环蛇,其头部是椭圆形的;而无毒的绞花林蛇,它的头部倒是标准的三角形。

而且,自然界还存在广泛的拟态现象,这在蛇类中也不例外。如,无毒的黑背白环蛇跟银环蛇、绞花林蛇与原矛头蝮(剧毒)、无毒的颈棱蛇和短尾蝮,都长得非常像,有时在夜晚遇见,它们甚至会骗过有经验的人。

所以,最后我想说,在大自然面前,胆小并不可耻,我们还是多一份谦卑,多一点谨慎为妙。道理很简单,因为生命只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