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以身许国的 “时代楷模”陈俊武

2020-09-03 02:22:25 知识就是力量 2020年9期

王江山 骆玫

打破封鎖,催开“金花”

1944年,陈俊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化工系,大学时期他下定决心在石油化工领域深耕。为了深入行业一线,他毕业后来到辽宁省抚顺矿务局当技术员。当时中国的工业基础非常薄弱,石油领域缺乏技术和人才,但陈俊武克服各种困难,对现有设施进行改良和创新,给工厂创造了极大的效益。32岁那年,陈俊武被评选为全国劳动模范。

1965年,陈俊武(后排右一)与部门设计人员在中国第一套催化裂化装置前合影

1959年,大庆油田横空出世,中国摘掉了“贫油国”的帽子。然而那时中国的炼油技术却十分落后,无法对原油充分利用。当时世界上流行一套高效的炼油技术叫流化催化裂化,但西方世界对这项技术讳莫如深。1961年,陈俊武奉命向这一难题发起挑战,设计中国自己的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装置。但由于西方世界对中国的严密技术封锁,他找不到关于这套装置的可靠资料,只能和团队不断设想方案,计算数据,验证推理。在给出初步方案后,陈俊武又被派到古巴考察,在那里他分秒必争地学习,光笔记就写满了20多个笔记本。回国后,陈俊武继续攻坚克难,每一个数据,每一张图纸他都呕心沥血去完成。终于,1965年5月5日,他领衔设计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抚顺石油二厂投料试车成功,设计标准达到每年60万吨,接近世界先进水平。这项重大的科技成果被誉为新中国炼油工业的第一朵“金花”。陈俊武顶住科研压力,打破技术封锁,用这套装置让中国的炼油技术一下子前进了20年。

勇于创新,执着“较真”

陈俊武曾说:“回顾自己的经历,我一直在前进,创新的思想没有停顿。”直到晚年,陈俊武仍勇于在科研体系开创新路,于是他将目光转向甲醇制烯烃(DMTO)技术。

陈俊武院士指导世界首套DMTO装置开车

人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烯烃,它是化工产品的重要原料,可以从石油中获取,但过度依赖石油就容易被资源掣肘,因此各国科学家都在研究其他获取烯烃的办法,这也成了世界级尖端难题。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了甲醇制烯烃技术,但想要将其工业化,就必须借鉴当年催化裂化的工业经验,于是他们找到了时任洛阳工程公司技术委员会主任的陈俊武,双方展开了合作。强强联手之下,中国开发了独有的甲醇制烯烃技术工艺,几乎改变了世界上烯烃生产的格局。2014年,这项技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一等奖。

在科研视野上,陈俊武大胆创新;在科研细节里,陈俊武执着而较真。2018年年初,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准备将《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这本书作为史料入馆展出,于是找到了这本书的主编陈俊武,但陈俊武却说,他发现这本书中有一个方程式的转化率因子的数据适用范围有偏差,必须予以纠正。陈俊武亲自写了勘误说明,将出错的地方认真标注出来,他认为每一个数据都必须被谨慎对待,这样才是对国家负责。当时陈俊武已经91岁高龄,还如此细心,对数据烂熟于胸,他这份对科学“较真”的精神打动了所有人。

淡泊名利,甘为“人梯”

虽然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辉煌的成绩,陈俊武却对名利十分淡泊,每次评奖评优,他总是将其他学者列入授奖名单,而不提自己的名字,就是希望后辈能得到更多关照。虽然已经是大科学家,但他每次出差都尽力节省。对自己节俭的陈俊武却对他人非常大方,1994年,他从报纸上了解到有贫困大学生需要帮助,立刻联系并资助其上完大学;他还向郑州大学捐款20万元,用于奖励和支持化工领域的优秀青年学子。

《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图书

陈俊武院士到宁煤集团煤间接液化项目参加技术评审

在郑州大学设立化工与能源方面的奖励基金

陈俊武一直认为,未来市场的竞争实质是科技实力的竞争,而科技实力是由科技人员的整体基础理论水平和科技素质决定的,因此他心中一直有培养科技人才的强烈愿望。1992年,在陈俊武的提议下,中国石化开展了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陈俊武担任讲师,从最抽象的理论,到最细节的应用,陈俊武将毕生经验倾囊相授,犹如人梯,将后辈们推上更高的技术层次。哪怕研修班结束后,陈俊武也和学员有通信往来,解决后辈们遇到的种种难题。人才素质提高了,炼油行业的整体专业技术水平也随之提高,这便是陈俊武培养人才的初心。

陈俊武在石化领域奋斗了一生,早已取得了足够多的学术成果,可他至今仍然留在科研一线。他总认为自己在工作中得到了乐趣,这已经是一种嘉奖。陈俊武说:“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以身许国、一生献科学的准备了,无怨无悔。”他为国担当、勇于创新、淡泊名利的精神,高山仰止,也勉励着后辈们追求卓越,与时代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