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北京园林“养成记”

2020-09-03 02:22:25 知识就是力量 2020年9期

董修齐

北京的自然,得天独厚

每年8月,正值北京最热的三伏天。热浪夹杂着从脚底涌起的蒸汽,把暑期的热情消磨大半。北京人一边战天斗地练三伏,一边高调地“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卷鸡蛋”。

白塔园林

这就是北京最典型的气候。太平洋上刮起了东南季风,从东海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它沿着渤海湾登陆,在北京的西部和北部分别被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无情地拦截下来,把从太平洋上带来的湿热留在了北京人头顶上。这是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的典型特点——夏季炎热多雨。到了冬季,没有了暖湿气流,来自西伯利亚的东北季风又夹带着西伯利亚的寒冷,由北向南向北京冲杀过来——冬季寒冷干燥。真的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四季分明使北京拥有了四季不同的景色。

北京的四季

从地理层面来看,北京是永定河冲积平原,景山则是这片冲积平原的高点。站在景山,可以从西、北、东三面看到群山重叠环抱着北京城,使国都呈现着固若金汤的雄伟气势;南面可以遥望千里沃野,江河襟带,呈现出一望无际的大好河山之景象。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既符合中国古人选择万古帝王之都的最佳条件,又符合中国古代风水学选择最佳人居环境的基本要求。

景山望山

天时、地利皆宜,合理利用就越发能够显现出人的智慧。从辽代开始,北京逐渐成为全国性首都,城市的规模从一个戍边的军镇逐渐改变职能,增加了军镇绝不可能拥有的宫殿群、亲贵宅邸、繁华的商业街、衣着华丽的达官显贵,最重要的是还有供贵人们休闲游乐的园林。

从辽至清,北京城城市界线逐渐扩大,园林的数量也不断增加。北京的地势、自西北流向东南的河流,都成了城市规划师们的“素材”。

火神庙香火繁盛

“燕京八景”定义京华烟云

仔细翻阅历朝历代留下来的古籍,关于北京城风光的描绘还真不少。最有意思的就要数“燕京八景”了。从元世祖忽必烈在1272年将北京定为大都开始,北京周边的野趣也被加上了留名青史的桂冠。作为北京的名片,“燕京八景”充分体现了古人完美利用自然河山的宇宙观思维,为寻常的自然风光注入了中华文化的生命力。

燕京八景

有趣的是,从元代开始出现的“燕京八景”,随着朝代的更迭,这八景的称谓都会有所变动,一字之差,生出无限意趣,令人不禁想去探寻究竟。时至当世,“燕京八景”最重要的标志就是题字狂魔乾隆皇帝留下来的一方方御笔题字碑。

在这八景中,变化最大的就是金台夕照。史料上说,战国时,燕昭王为了招揽名士,中兴燕国,采纳了贤士郭隗的建议,在都城中心建起一座堆满黄金的高台,吸引了来自各地的有志之士,其中就包括战国名将乐毅。“黄金台”也因此得名。据说,这座黄金台的大致位置就在现今北京城的团结湖附近。

元代和明代,金台路这一片地方,一马平川,实在没有什么景致可言。反倒是位于北京城区西南方向的金朝帝王陵寝道陵,历经几百年沧桑,破败倾颓,夕阳之下,更显悲辛与凄凉,意境迭生。

到了清朝,“史上最高产诗人”爱新觉罗·弘历一想到“道陵夕照”的破败与凄凉就觉得不舒服,不管怎么说,大清入关前使用的国号是后金,多少也跟金朝借来一点儿“亲戚”关系,于是乾隆皇帝便搜肠刮肚地想到了燕昭王那座黄金台。乾隆十六年(1751年),“道陵夕照”换成了现在的“金台夕照”。

乾隆皇帝的爱折腾,史上有名,咱们不遑多论。但燕京八景却肇启了北京城市园林营造的漫漫长路。元明清三朝的皇帝们,从城中心开始,一直把园林修到了城市周边,终于形成了周边拱卫、中心开花的北京城市规划大局。

清代的北京园林

清代是中国历史上造园最多的时期。园林类型最为丰富,包括紫禁城的宫廷园林、皇家御苑、祭坛园林、私家园林、寺观园林、王府花园、会馆园林等。这也是因为市民阶层的兴起和市民文化的繁荣,使得清代北京除了皇家园林的修缮外,还兴建起了大量的公共园林。寺庙园林则变为以赏某种花极一时之盛景者,如高庙之白海棠与凌霄、广济寺之蜡梅、崇效寺之牡丹、法源寺之丁香、龙华寺之文冠果、極乐寺之西府海棠、白云观之紫绵海棠等。

琼华岛上绿荫掩映,白塔巍巍

除了依托寺庙的园林景观,更多的是依托山水的园林景观,如什刹海地区,几百年来,这一地区已经成为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心中共同的乐园。周边大量的府邸、园林、寺庙丰富了什刹海一带的沿湖风景,自然风景与人文景观的结合,使什刹海成为京城最具文化的代表性地区。地安门外的什刹海,分前海、后海。前海周长约1.5千米,荷花极盛,西北两面多为第宅。中有长堤,自北而东,沿堤植柳,高入云际。自夏至秋,堤上遍设茶肆,间陈百戏以供娱乐。后海较幽静,水势亦宽,树木丛杂,两岸多古寺,多骚人墨客遗迹,李东阳西涯、法梧门故居均在此。自隋朝至清代的粗略统计,什刹海周边包括寺、庙、观、宫、庵、塔、禅林、堂、祠等建筑共计有165处,其中基本保持原建筑格局的有29处,部分建筑尚存的有43处,今已无存的有93处;有王公府邸超过十座,其中多数已不复存在;另有桥梁6座、门楼4座。

基于丰富的园林景观,清代的北京人也形成了可供全年游玩的攻略,有正月游琉璃厂、白云观,初春游满井,二三月游丰台,三四月游高梁河,四月游妙峰山,五月游金鱼池,五月至七月游庆丰闸,六月游什刹海,秋游泡子河等。

北京中轴线上的重点建筑千变万化,而在中轴线的两侧,分布着作为皇家御苑的北海和中南海,除皇家园林外,还分布着众多王府花园、私家宅院等。如果说,北京城中轴线是记述北京城市文明历史的重要依据,那么分布在中轴线两侧的历史名园承载更多的是老北京城市文化的生活史,是更贴近百姓生活的精彩画卷!

延伸阅读

燕京八景名称变动一览

元代:太液秋波、琼岛春阴、道陵夕照、蓟门飞雨、西山霁雪、

玉泉垂虹、卢沟晓月、居庸叠翠

明代:太液睛波、琼岛春云、道陵夕照、蓟门烟树、西山霁雪、

玉泉垂虹、卢沟晓月、居庸叠翠

清代:太液秋风、琼岛春阴、金台夕照、蓟门烟树、西山晴雪、

玉泉趵突、卢沟晓月、居庸叠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