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张艺兴 披荆斩棘永不止步

2020-08-12 09:07:11 《微型计算机·Geek》 2020年7期

Jee彭

28岁,有些人梦想刚刚起步,幸运的张艺兴已经站到了梦想的高峰,这样的幸运是让人艳羡的,但是幸运所眷顾的少年并没有停下脚步。

出道至今的张艺兴给观众一份还算满意的答卷,专辑、综艺节目、电视剧、电影四处开花,演员和歌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还没“沉下来”。他觉得要有扎扎实实的作品必须要自己先沉下来,一步一个脚印。他说他希望背上的标签只有两个字“努力”。有人觉得他是死脑筋,一根筋,甚至有点轴,可是他宁愿相信自己是傻人有傻福,固执地守护心底的那份执着,执着自己想做的东西,执着自己的诚信,执着于那份一诺千金。

选秀舞台上,张艺兴用自己的实力经验对练习生们严格,但是私下又对他们很好,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这个舞台就是这样,没有特权也没有同情心,只有残酷的现实,想留下来你就需要付出努力,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地成为成功人士。张艺兴对练习生们的严肃一度被指是耍大牌,其实这是对那些孩子们的负责,这是责任感。

被韩国公司选中

当自己被韩国SM公司选中,他觉得离梦想中的那个舞台前所未有的近。在去韩国之前张艺兴做了最坏的打算,他做好了强大的心理准备去应对即将到来的“魔鬼式训练”。果然,一到韩国的张艺兴被训练强度“冲击”到了,不是因为太累受不了,而是因为“没有任何强度,反倒不适应了”,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就像一个想要举起杠铃的举重选手使出全力后发现举起的是哑铃。

一开始,落差就扑面而来。他形容自己“浪费了三个月”。在那些有些许迷茫日子,他甚至想过去打工,但后来放弃了。“我想想来韩国不是来赚钱打工的,不如把时间投入到练习当中,不过那时候因为身上的钱不多,确实穿得挺脏的哈哈哈哈……每天都是穿同一条垮裤。”

EXO的成员几乎都知道,张艺兴在18岁以后父母给的银行卡就无效了。出国之前,张艺兴已经和妈妈达成协议,成年的那天起他必须自己养活自己。在韩国的那几年.他尽量减少开支,从每月不多的补助费里挤出钱寄回国内的家,“没有了卡,我开始知道每一分钱都难赚。”

开始的两年,他不是同期里拔尖的,“一天24小时除去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都泡在练功房里。”直到成为练习生的第三年,张艺兴发现自己跳舞进步的很快,“使劲抓住这个机会,使劲练跳舞。”2010年,张艺兴第一次接触编曲,这几年他做了近百首原创,加入了韩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成为注册作曲家,他说做音乐让他永远不觉得迷茫。

“公司比我帅的人有很多,但并不是每一个帅的人都出道了,所有人要帮的是那个真正努力,积极想要成功的人。”最终他成为EXO-M中四位中国成员之一,没有诀窍,唯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张老板”的创业之路

2015年,张艺兴成为韩国SM公司首位回国开设独立工作室的中国艺人,开始了“张老板”创业之路。在这之前,SM公司并不是没有犹豫,但被他的大格局说服,“不仅是一个工作室那么简单,如果公司想要更好地在中韩两地发展,必须要找到一个出口,我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为了走通这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他得突破一个接着一个的屏障,但他坚信自己的第一冲动,“站在十字路口,我张望无助的时候,我会相信那个最强烈的冲动,也许它往往最难,屏障最多,但我宁愿去打破屏障。”组合EXO成立三周年之际,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正式宣布:已于2015年3月为张艺兴在中国成立个人工作室,他则成为SM公司成立26年来,首位获得在中国开放自主发展权的中国艺人。靠着冲劲,他硬是把这件事做成了。

有人说他是幸运儿,但风险只有他自己知道。“我选择坚持这条路,到底能不能成功没人能和我保证。”不知前路如何,只能硬生生闯过来,“有没有怕选错的时候?”人生是一场负重的狂奔,需要不停地在每一个岔路口做出选择。而每一个选择,都将通往另一条截然不同的命运之路。他幸运的是,一路上没有过大的心理负重,轻松上阵,不怕试错,“不去闯闯怎么知道呢?”他说。

“全民制作人”代表

从《偶像练习生》到《少年之名》,张艺兴“全民制作人”的身份都备受好评。“帮到后辈”,这是张艺兴参与这些节目的初衷,从小参加选秀节目,成为湖南的小小明星,到被选拔去海外练习,出道成长为舞台上耀眼的偶像,也许没几个人比张艺兴更懂得,这一路上的酸甜苦辣。最近开播的《少年之名》,张艺兴受邀担任导师,张艺兴参与该节目的回应引发热议“我觉得你们今年不应该做这个节目,不急着这一下,一定要急着这一下干吗呢?前面已经淘完好多波,哪能出好苗子呢?”

从《偶像练习生》第一期开始,张艺兴颠覆性的严肃苛刻,打分和评价都不手软,倒让众人都吃惊了。张艺兴不觉得这两种性格表现矛盾,他每次的不满,都和练习生表现出不谦虚、不礼貌、不努力挂钩,“不是我不看重唱跳,你找我当PD(制作人),我就看重这个。”

于是,当遇到舞蹈、音乐等擅长的专业领域,他的眉宇间开始多出凌厉,呆萌纯真的神情一并消散不见。“Balance问题”,也一并成了“张制作人”的经典点评。“起初,也有一组选手说,哎呀当练习生好累,每天要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我说,你可以不练啊,没人要你当练习生,没人让你当艺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对吧?”

在节目中,张艺兴也跟练习生们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一路走来的经验和心路历程。与其说传授予他人,更像是对自己从前经历过的难忘岁月的一次回顾。在那段时光里,有过沮丧的时候,张艺兴直言给刚当上练习生的自己评级的话只能“F等级”,“根本得不到任何认可,没有任何信心。”但自己在随后的日子里从来没有放下过“努力”二字,也终究顺利出道实现了曾经的梦想,所以现在回忆起来过程都是甜蜜的,“希望那个练习生的时间能够更长一点,可能我能够收获更多的知识跟技能。”

“努力”是张艺兴一直以来重复的高频词,微博名也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张艺兴在自传里曾说道,在成长的某天,他发现自己心里住着两条龙:天使龙和恶魔龙,两条龙会为他分析一件事的正负两面。以前的张艺兴比较听天使龙的话,现在的张艺兴说:“我都会听。”努力、真诚、礼貌地和世界相处,一直以来都是他的心声,而那些暴露在照光灯下的耿直,也让他遭受过争议。“那一刻,我把我最真实的张艺兴告诉你,至于别人要怎么说怎么去揣测,我无法去衡量,去过分关注,或者刻意逃避。”他更看重表達出真实的自己。“我觉得这是当然的,”张艺兴说,“我只选择用最诚实的态度,去回应这些问题。”

当张艺兴已经备受瞩目,他依然会在“别人家的小孩”这个假想敌面前审视自己的不足,感到隐隐的焦虑: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厉害的、未知的东西,他想要学习更多,知道更多。在他看来,很多人眼里的“张艺兴”只是一个公众人物,他们并不知道张艺兴在做什么。而“做什么”,比“是什么”更重要。

他喜欢给自己制定目标,不停督促自己,甚至会用很多人看起来很笨拙的方式,“就算会输也得拼,不拼的话,连赢的机会都没有。”张艺兴说。中国综艺的变迁史是无数追梦男女的奋斗史,也是资本迎合市场需求的发展史,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资本一味迎合市场,接下来的综艺也必将随时代的发展而不断转型。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泪水和汗水的汇集,每个认真追梦的人都值得去爱。同时也希望中国综艺变高产为高效,能给大家带来真正值得关注的优质偶像!

大航海巡回演唱会

张艺兴说不太喜欢自己的脸。原因是十年前在韩国做练习生时,他的长相在三四十位练习生中排名落后。这让他从做那时开始就清楚地明白自己是个普通人。个子不高,长得不好看,没有长相优势,那时候的张艺兴独自在韩国当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出道的练习生。为了从韩国严苛的练习生工业体系中脱颖而出,他拼了命的努力。

别人每天训练6小时,他可以每天训练12小时,别人重复练习唱歌和跳舞,他绑着沙袋、哑铃边唱边跳。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后来,他出道、爆红、回国组建工作室,声名大噪的背后是将会伴随一生的伤痛和无人能懂的压力。去年,他的大航海巡回演唱会一票难求!上海场8秒售罄、南京城25秒抢光、重庆场和北京场也分别在3分26秒和31秒后结束售票。这些记录足以见证张艺兴的超高人气!从上海到北京,每场演唱会粉丝都用紫海星河为他应援,而他则花尽心思让每场演唱会都别具一格。张艺兴每场都坚持连续唱跳19首歌,这不仅是对艺人的专业考验,更是对他体能的巨大挑战。从这个方面来说,张艺兴不愧是绑沙袋练舞全能音乐人。

不仅票难买,这场演唱会的热度也令人咋舌。微博上#张艺兴2019大航海巡回演唱会#话题的讨论量超过587.2万,阅读量高达23.6亿,登上微博热搜11次。“希望无论是什么时候,都能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希望我对舞台的不是谁都懂的热爱与尊重能得到认可。”为了回馈所有粉丝对这场演唱会的期待,张艺兴彻夜彩排,用炙热的诚意回馈万千星辉的宠爱。

上天眷顾的从来都不是幸运儿,而是那些时刻准备着冲上舞台,你但凡给了他机会他绝对能抓住的人。张艺兴,就是这种人。音乐上,作为创作型歌手,张艺兴已经发行过三张个人专辑,去年的专辑《honey》一经上线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同时,他又身兼音乐创作人一职,这次大航海巡回演唱会上,他不仅作曲改编了12首歌曲,精心打造了19支舞蹈,还亲自监制、操刀舞美设计!

舞蹈上,张艺兴也一直在用每个舞台证明自己的实力。从出道最初的“凤凰跪”到现在演唱会的“神仙转圈”,每一次都用完美表现回馈观众。不仅如此,他在钢琴、说唱等其他方面的表现也都可圈可点,可以说是全方位均衡发展的音乐人了。在张艺兴的每一个舞台上,他展现出来的专业素养可以说涵盖了方方面面。每一首音乐作品如何呈现如何诠释,他都有从框架到细节的立体式构思。他了解整体概念也清楚具体细节,还能用自己的唱跳技能把作品进行拆解,把一首歌用“1+1”或者“1+n”的方式艺术呈现。

跟成龙大哥合作

早些年,在电影《功夫瑜伽》里张艺兴扮演的是成龙大哥的助理,据他本人讲有点可爱,比较安静和腼腆,甚至有点怂。问是哪里怂,他说“就成龙大哥说让他把刀叼过来,他说啊!不要吧!”谈到第一次拍打戏,他觉得没打过瘾,像吊威亚啊,跑酷啊做各种动作啊,感觉其实还好,没那么困难,但是没打够。

问他第一次跟成龙大哥合作有什么感受,他说不太真实,尤其是成龙大哥站在自己面前跟自己说话,有时候大哥还开玩笑叫他张哥,吓他一跳。他回忆说大哥在片场有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会在每次开机前用“dingding”。最开始没听懂后来才知道是拳击赛场每个回合准备的转场铃声。小绵羊说每次“dingding”之后大家就都不说话了,开始工作。

跟李治廷会在片场“互诉衷肠”,两人结缘在跑男,在音乐上两人很聊得来。张艺兴特别感叹说没想到李治廷吉他弹地特别好,还鼓励他千万不要放弃音乐。一说到音乐,本职是歌手的张艺兴开始眼睛放光,说尽管大家对音乐市场不那么看好,但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音乐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块,缺少了音乐很多点都没法突出。

耿直boy对音乐的喜爱展露无遗,说到音乐会瞬间觉得眼前的这个张艺兴气场都变得不同。他说自己在生日的时候还发表过小论文,他说音乐是无色无味无形的,它贯穿了整个的人类生活,尽管大家可能不知道它有多重要。过来人知道现实残酷,但天真是一种力量,如果天真乘以三倍努力,将得到一个属于张艺兴的无敌公式,所以,继续努力,天真不败。

GEEK Q&A张艺兴

GEEK=G张艺兴=Z

G:练习生出道也是吃青春饭?为什么要吃这碗饭?

Z:首先作为练习生,当艺人,你就是想红,怎么做都是对的,完成目标了。但如果从一开始,你就说,我要当一个有质量,有质感的人,那这个问题就不是从红了以后才考虑,而是一开始你就要考虑,就像我做专辑,我一开始就考虑了四张专辑,想做音乐人,去韩国的那一天开始就规划的。只是被所有的影迷朋友,导演,发现了我可以演戏,包括渤哥,给了我很多建议,他说你这小屁孩,可以啊。他这么个艺术家,能给我这个评价,我这个出演应该是对得起他的相信。

G:你想做什么样的音乐?

Z:我希望我做的音乐,第一大众可以接受,不是说“我听不懂,这太高级了”,我不希望做这样的音乐,因为我不希望脱离市场,又有一定传唱度跟跟唱的条件,还有对歌曲的質量,我希望不仅是放在国内,而且是放在全球都一定是高质量的,这样的歌曲我是希望自己能够做出来的。

G:你觉得怎样算是一个优秀的音乐人?

Z:这个比较广泛,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得热爱音乐。第二点就是,尽量做一些自己的东西,对我来说,音乐人的创作力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成为一个好的音乐人,有很多天时地利人和的东西,还有运气,运气蛮重要的。

G:你是想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还是想做一个能够融入大众的人?

Z:这就很难定义了,你也可以特立独行,也可以跟大眾去结合,因为对我来说,音乐这个东西,就需要大家听得舒服,而且音乐还可以给人治病和疗愈,音乐有很多可能性的,所以音乐还是要有共情的能力,你要可以找到让大众共鸣的地方。但其实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你懂我什么意思吗?我经常拿自己的矛去戳自己的盾,互相拉扯,我知道极其流行的音乐怎么做,我也知道极其不流行的音乐怎么做。我知道怎么做音乐可以传播度很高,但我也想要做真正能够表达自己的音乐,所以就一直在来回拉扯。

G:发现你经常给大家写信,为什么会喜欢这种表达方式?

Z:就是在微博上吗?那都是一些随笔。因为文字跟文字的交流,你在读我写的文字时,就好像我在跟你说什么,而且每一段话基本都是自己的真情实感,真的东西是没有人可以打破的。

G:你会因为偶像这两个字有压力吗?

Z:有压力,而且可能每个阶段和时期的压力不同。刚出道的时候,也会担心自己会不会不被喜欢、会不会没人气、会不会表现的不够好。后来因为看到有很多粉丝朋友喜欢我,会想要做他们的榜样。现在除了榜样的责任之外,也不想让他们因为我的一些表现不够好,而让他们伤心或者给他们带来压力。

G:你希望在喜欢你的粉丝心里有怎样的影响?

Z:我希望给喜欢我的粉丝树立的标杆是:执着自己想做的。要么别承诺,承诺了就去坚持,不管是多辛苦,就两个字“坚持”。

G:做了歌手和演员,你内心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呢?

Z:我一开始选择了以歌手的身份出道,但是我经历了这么多工作之后,我想给自己一个新的定义是艺术家,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G:微博名叫努力努力再努力,但很多路人会觉得娱乐圈还是靠运气的。你觉得天赋与努力哪个更重要?

Z:其实我上次看到一个评论,说得特别好,努力是你必须要去做的,不管是谁,因为努力才会成功,不可能没有过程就收获结果。你有一定的天赋加上你判断对了,比如我有音乐方面的天赋,你在音乐方面一直努力努力再努力,相信你以后一定是一个最棒的音乐家,天赋和努力一定是相辅相成的,只有一个是不行的。

G:粉丝形容你是“爱哭的小孩”,哭戏对你而言算比较得心应手的吗?

Z:这个哭的点是不一样的,首先哭是一种感情的宣泄,感情的表达方式,不是用来博得同情的一种手段。我有一个哭的原因是实在承受不了那个压力了,至今人生中很多事情我都是记忆深刻的。比如一天24个小时的去训练,那个时候我才多大,冬天也是练到全身都是汗水,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出道。但有一天,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说,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出道,我只能每天去练习,我想赶快出道,不想对不起喜欢我的人,那就是我那时候最直白的表达,那确实就是我的哭点。我现在还记得那时候我和我妈说,如果我不能出道你别怪我,我真的尽了我所有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