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企查查和天眼查火拼

2020-08-09 08:47:49 《商界》 2020年8期

马冬

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打,非常可乐没了。

王老吉和加多宝打,和其正没了。

滴滴和快滴打,神州没了。

美团和饿了么打,百度外卖没了。

这次天眼查和企查查打,启信宝:我好慌。

“帮”对手申请商标

争了谁的春,哪个芳在妒?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这句话是企查查查喊出来的,此时它的拳头攥了又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败类,今天我要为行业清理门户!”

另一边,天眼查直面硬刚,直言这是贼喊捉贼,自家门庭还没打扫干净呢,就乱泼脏水。

两家的恩怨像极了华山一派的剑宗与气宗之斗,细究之下,本是一脉,但就是谁也放不过谁。去年天眼查起诉企查查,今年企查查起诉天眼查,一个拿刀,一个拿剑,势成水火。

起先,吃瓜群众们一直以为是“贼喊捉贼”,但商业的世界里,“贼喊捉贼”也有可能是两个贼,也有可能都不是贼。

天眼查和企查查都于2014年注冊,企查查稍早了半年,两家公司从诞生之日起,就一路开撕,营销推广方面撕,法院打官司撕……

2019年7月,天眼查把企查查的运营商告了,认为企查查用了天眼查的广告语“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进行宣传,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约520万元。这个数字,现在看来,还挺浪漫的。

2016年,天眼查就申请了7件企查查商标,这一年无疑是天眼查申请注册商标的巅峰,其中有一些不寻常的商标引人注意:多件商标里,是“帮”竞争对手企查查申请的。

比如,天眼查申请了8个类别的“QICHACHA.com”商标,而且均注册成功。

2016年4月25日,眼见操作成功,天眼查直接在7个类别申请了“企查查”商标。可见天眼查除了在自身商标的保护上下了功夫,还十分关心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保护情况。

有意思的是,企查查在2016年10月9日才想起来商标注册的事儿,但是此时商标已经被竞争对手抢注,申请均被驳回。

企查查可能也没想到对手会来这一手,无奈只能对天眼查申请的系列商标提出无效宣告,很遗憾,结果均未能获得官方的支持。

直到今天,天眼查申请的“QICHACHA.com”商标都还是有效状态。但是作为企业的主商标,被握在竞争对手的手里,相信企查查也没觉好睡。

目前,能查到的是,天眼查名下的“QICHACHA.com”系列商标已经全部转让,尚不清楚是交给其他公司接手,还是被企查查买了过去,企查查方也没有正面回复。

其实这件事,企查查这边完全是吃亏的,产品在市场和用户中已有较高的知名度,成果被抢不说,还摊上这一堆破事。

这场往事里,有两点教训:第一,广告语也可以注册商标;第二,市场未动,商标先行。

商标之战,天眼查胜出。

谁是贼?

此次双方互搏中,所围绕的争议点如抄袭宣传文案、视频创意,“蹭”国家权威部门的热度等,都是宣传战的再升级。

起诉与反诉,也无非是两家平台导演的舆论戏码,至于彼此之间“谁才是贼”,得经过市场的检验。

新的争斗里,企查查的诉求,诉讼结果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企查查状告天眼查的不正当行为,始终是围绕“虚假宣传”展开的。

企查查一方向《商界》记者表示,天眼查以“公器私用”的方式误导公众,为自己累积了巨大的竞争优势,牟取了高额的非法利润,并非法攫取了企查查等同行业竞争者的用户资源、交易机会和市场份额。

之所以在这个节点发起诉讼,主要是企查查越来越体会到,整个市场和公众已经被天眼查错误的企业背景宣传深深误导,所以到了一个不得不采取法律行动来矫正行业不良风气的时候。从给企查查带来的经济损失来看,企查查认为十分巨大,难以估量,因此请求法院给予《反不正当竞争法》中500万元的上限处罚。

对于天眼查是否有虚假宣传,能查到的是,有一次行政处罚,就是变相使用国家机关名义。

但同样的,企查查自身也有一份行政处罚,是违反广告法。

天眼查被罚10万元,企查查被罚8万元。都被罚过,2万元之差,两家好像都有过被罚史与被诉史:

2020年4月17日,中国石化集团销售实业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近日,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将“中国石化集团销售实业有限公司”登记为“中海国龙集团有限公司”唯一股东的信息不实,将依法追求相关责任方的责任。

2020年4月21日,360金融方面称,由于天眼查从21日开始持续发布《周鸿祎卸任360金融董事长其助理洪兆接任》以及《360金融高层变更:周鸿祎卸任360金服董事长吴海生、金明义新增为董事》等系列报道文章,该类系列报道文章与事实严重不符。上市主体(360金融)所有信息以招股书为准,天眼查信息不准,已准备起诉。

2019年5月5日,企查查通过站内消息、“雷达监控”服务的监控日报以及邮件等方式向其订阅用户推送了蚂蚁金服旗下蚂蚁微贷开始清算的消息。随着后续的影响不断扩大,蚂蚁金服因此和企查查对簿公堂。

这一局,双方胜负未定。

500万元不重要,拿回尊严才重要

抛开上述插曲,值得思考的一点是,企查查诉求索赔500万元。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的相关内容来看,在无法确定实际损失的时候,最高可以赔偿500万元。

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一是企查查无法准确定损;二是最高只能索赔500万元。

不难看出,500万元是企查查的一种态度,然而,天眼查说要反诉。那么,可以大胆猜测,反诉诉求金额会不会同样是500万元?

“虽然说目前企查查和天眼查再现口水战,但事件的背后,一方面是流量之争,另一方面,更多的嫌疑是为抢曝光,蹭流量,蹭热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

目前业界公认的企查行业是三足鼎立的状态,分别是企查查、天眼查和启信宝,但似乎每次能打起口水战和上升到司法程序的,都是企查查和天眼查,这是为什么呢?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的相关内容来看,在无法确定实际损失的时候,最高可以赔偿500万元。

“这主要是因为两家企业的定位和聚焦的客户太雷同,再加上两家企业都是属于同一赛道的企业,早晚都会有终极一战。”业内观察人士分析说,在产品无限趋同的情况下,同一赛道下天眼查和企查查只能通过过度的曝光和吸引眼球获客,这种情况下,双方的“贴身肉搏”和“互撕”不可避免。

上述行业人士还表示,两家企业都是定位企业查询类,属于同一赛道,而获得信息的途径也基本雷同,都是靠爬虫数据获取各个企业海量的相关公开数据,再通过语义理解、知识图谱和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挖掘出关联关系,满足用户的需要。

“特别是在客户方面,两家企业高度重合,多数都是聚焦C端。因为C端客户要求不高,行业壁垒也不高,只要踏实地做好数据搬运工,就能靠量来盈利,这就无疑让两家企业为了获得同一个客户而产生矛盾。”最明显的是近些年,两家为了获得更多的业务,基本同时都上线了新闻推送业务,无疑证明目标群体重合度比较高。

而在企查查针对天眼查的公告中,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企查查在公告中表示,“以抢夺用户资源、交易机会及市场份额。”

“天企”大战背后——隐秘的角落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是,当《商界》记者用企查查工具去检索“天眼查”,然后用天眼查工具去检索“企查查”,最后发现,彼此的查询结果披露,均非常严谨,没有任何敌意,而且都是第三方的客观内容。一丝丝主观的评价都没有。

两家的争斗,孰是孰非,目前还没有定论。但是,热闹的背后,还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点,可以从相关资料收集整理得出:

工商信息查询工具这个行业(或者说相关业务),数据来源有多个渠道构成,工商信息相关数据,官方渠道,都是主要来源。虽然其他渠道,比如爬虫来的数据准确度和实时性会高一些(部分数据维度),但要靠关系和钱才能得到。

企查查、天眼查、启信宝三家是会“互爬”补充自己数据的,其他一些没这三家大的同行也会“爬”这三家的数据作为补充,甚至有个别是直接“爬”其中某一家的数据,然后自己卖。天眼查“爬”企查查的时候被企查查“投毒”过,投毒的数据还给天眼查入库了。

另外,各大厂(百度、腾讯、阿里、头条等)和三大查询工具都有通过其他方式获取新注册企业信息的操作,新公司法人刚收到公司注册通过的短信,本来只是想“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结果搞得风风火火。没过几分钟就能收到各大厂打来的推销电话,并且能在三大查询工具上查到。

与此同时,官方所有公开渠道均无法查询到这个新注册的企业,要到第二天甚至第三天的时候才能查到。可见,这个行业里,存在一些灰色地带。

企查查比天眼查诞生得更早,天眼查有没有抄企查查很难界定。从团队构成看,天眼查的创始团队有着海归、高学历、高职级之类的光环,加上公司在北京,资源相对企查查会更丰富。

企查查的创始团队是纯做技术出身(不像天眼查的创始团队那样基本偏管理类),公司在苏州相对而言,资源上就差了一些。由于天眼查和企查查创始人风格不同,最后也导致企业文化不同,比如天眼查重营销,企查查重技术。

企查查主要toB,近两年才着手toC方向,而天眼查应该是一开始就打算通吃,毕竟本身资源足够丰富,toB没啥问题,而toC方面在营销上显然投了很多钱,比如铺天盖地的各種广告。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和企查查两边,针对这次事件的相关微博都有刷量的痕迹,转发列表里都能看到很多“用户xxxxx”的小号和间歇性一排带V的账号,不清楚是自己给自己刷了还是给对方刷了。

最后,这场斗争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看过了诸多商业世界里的掐架故事,也可以大胆地对结局做个假想:

要么,这场官司,既决高下,也分生死;

要么,左右互搏,都是自己人,成功运营一波,最后相亲相爱皆大欢喜;

要么,“天企”二老打架,老三启信宝“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