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生态裂变应适可而止

2020-08-09 08:47:49 《商界》 2020年8期

在互联网世界,从来没有“安稳”这个词。

7月2日,贾跃亭在个人公众号上发表公开信,宣布已于6月26日完成个人破产重组。他表示,对其个人而言,这意味着人生的重启。从身家420亿元到负债百亿元,贾跃亭经历了什么?

时间追溯到6年前,那时的乐视在网络视频和电视领域位居龙头,乐视手机更是凭借着高性价比一炮而红,但是贾跃亭并不满足。

2014年12月,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表示,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汽车。

对于乐视而言,从电子消费到汽车的跨越,公司内部一直持有质疑:对于重资产的汽车制造,乐视的资金撑得住吗?

果然,事实证明“造车梦”这条路行不通。短短两年,乐视汽车已经投入150多亿元,彻底拖垮了乐视。但在这时,贾跃亭造车的步伐并未停止,开始与法拉第量产首款FF91,这无疑让乐视雪上加霜。最后贾跃亭以帮助法拉第融资为由,远走美国,把烂摊子交给老乡孙宏斌。因此贾跃亭也顺利成为“老赖”的代名词,而“下周回国”则变成笑柄。

古人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一家被业内认识普遍看好的互联网企业,一步步走向衰败的泥潭,引起了多方的唏嘘。从科创板上市到被爆出资金链危机,乐视仅走过6个年头而已。除了汽车,乐视还把触角伸向四面八方,体育、金融、云服务,摊子越来越大,钱也是只出不进。

总的来说,乐视当日风光一时,“烧钱”攻势广为人知。但最终却无以为继,证明科技公司只有“烧钱”,背后没有扎实的盈利支持,很难成功。

无独有偶,海航亦是如此。

自2017年爆发债务危机以来,海航开启了疯狂自救的“卖卖卖”之路。经过两年的调整,海航的元气逐步恢复,开启了回归主业的转型之路。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将海航的之前所做的努力打回了原点,海航的主业不仅丧失了营收能力,还加重了债务危机。

除了航空主业以外,渤海租赁和海航科技也身受重创,加剧了海航的债务危机。

渤海租賃,是全球第三大飞机租赁商,也是海航旗下资产最多的一家公司。2019年,渤海租赁归母净利润为18.48亿元。表面上看经营情况良好,但盈利的背后,是渤海租赁出售旗下公司股权的结果,这也是海航在面对巨额债务危机下的无奈选择。

在严峻的资金压力下,渤海租赁竟玩起了“滚雪球”的游戏。一方面购买飞机出租给航空公司,另一方面又抵押旗下飞机给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从而可以再次购买新飞机。在这样的死循环下,渤海租赁的借款越来越多,利润率也在直线下滑。

而海航科技也不让海航省心。2016年,海航科技收购了全球最大的技术分销商英迈国际。负债累累还要展开一系列的跨境并购,收购多家集装箱和飞机租赁企业后,由于资产太大,目前英迈国际已成为海航科技的包袱,甩不出去了。

看似“突如其来”的危机,根源早已埋在海航集团多年的商业模式和企业发展中。当时海航在土地价格急剧上涨时,展开了一系列大手笔收购;再到收购商业零售上市公司西安民生,甚至还试图涉足证券、信托与商业银行的股权收购。这些都是导致如今的海航负债的重要原因。

从乐视这把“飞刀”落地到“海航危机史”可以总结出,企业在迎接新挑战或风险时,需要保持冷静,谨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