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揠苗助长的共享经济

2020-08-09 08:47:49 《商界》 2020年8期

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管理学家伊查克·爱迪思(Ichak Adizes)花费了20多年的时间,研究得出了企业生命周期理论,该理论把企业生命周期分为10个阶段,即:孕育期、婴儿期、学步期、青春期、壮年期、稳定期、贵族期、官僚化早期、官僚期、死亡,并罗列出企业在不同时期可能面对的挑战以及应对方法。

然而,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创业者和投资者并没有耐心等待企业的成长,于是,企业用2倍速、甚至是3倍速的进程快速壮大,在不同的成长期都重复了伊查克·爱迪思所担心的错误,却没有采用相应的对策,短短几载就结束了生命历程。

2015年,共享单车的种子破土而出,开始生根发芽。这类型企业将目光锁定在“最后一公里”,紧抓这一空白市场,在接下来的两、三年内,疯狂进击,将共享单车、乃至是共享经济,这股“妖风”吹遍神州,吹向世界。

摩拜单车以及ofo之间的博弈,在2017年便已经白热化,攻城数量以及价格战是双方战役的主题。这场战争不仅仅是摩拜与ofo之间的竞争,更是资本力量的较量。这种全新的共享商业模式吸引了资本入驻。

而资本的疯狂入驻,助长了摩拜和ofo恶性竞争的气焰,双方一味地醉心于比拼入驻城市数量以及价格战。企业原本需要耗时几年走完的历程,共享单车企业只用了1年,甚至更短,便匆匆走完。

在婴儿期(企业初创阶段),它们没有达到扩张与资金的平衡点;在学步期(企业在业内建立了一定市场地位,生存有了保障的阶段)、青春期(规模迅速膨胀的阶段),双方也根本无心积累和沉淀,殊不知,在这两大时期,企业的大忌便是陷入速度与规模的攀比之中,应强调收入与利润的成长。

如此一来,一旦资金链断裂,下场可想而知。

长期的烧钱行为,灼伤了投资者的热情。2018年底,ofo突然爆雷,拖欠用户押金、裁减公司员工等负面新闻层出不穷……ofo还未书写完青春期的灿烂,便匆忙收场。与之对比,摩拜是幸运的,找到了美团接盘,创始人全身而退,企业平稳驶入壮年期。

如若ofo与摩拜放慢厮杀节奏,在不同阶段理性成长,市场也给企业足够多的时间判断方向及分析问题,合理安排结构、人员和制度,那么,ofo能够幸存吗?

答案是肯定的,共享充电宝便是最好的例子。

2018年下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多家头部运营商纷纷宣布实现整体盈利。与共享单车行业相同,该行业同样也经历过疯狂的烧钱以及点位争夺战,2017年5月,街电烧光3亿元,在全国21个城市铺设柜机近4万台,投放移动电源20多万个。

但共享单车惨痛的教训警醒了共享充电宝行业。不同于ofo在婴儿期、学步期、青春期痴迷于扩大企业规模,共享充电宝企业在这一期间并没有恋战,2019年开始,业内狂熱的扩张张便慢慢消散,各运营商开始注重盈利,于2019年下半年提价。而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让整个行业回归理性。

目前,手机电池技术未得到突破,移动充电已经成为了消费者日常生活的高频刚需,再加上共享充电宝的成本及盈利周期都比共享单车行业更具优势,几大先天优势加持,让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生命周期普遍比共享单车企业更长。

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似乎冥冥中就被一种力量制约,难以脱离命运的怪圈。其实,前人早已将大树种好,总结了企业不同时期的生存法则,然而在这个浮躁的世界,却很少有人会想起最质朴的商业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