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有光,就有戏”线上特别放送

2020-07-20 00:36:12 《歌剧》 2020年5期

陈吉尔

5月2日,是上海大剧院因疫情影响暂停演出第100天。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一场主题为“有光,就有戏”的特别活动,带领大家回到大剧院演出启幕,场灯亮起的那一刻。

当晚7点30分,久别观众的上海大剧院在暮色之中重。上华灯,于网络各大平台准时推出一台名为“有光,就有戏”的特别放送。金星舞蹈团,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等,上海芭蕾舞团青年舞者吴虎生、戚冰雪等,上海民族乐团王音睿、曹蕴等,上海歌剧院青年男高音歌唱家韩蓬等先后登场,带来了一场持续约60分钟的剧场表演。

特别策划,抚慰心灵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文化和旅游行业为配合防控,剧场、音乐厅等纷纷按下暂停键。受此影响,1月24日(除夕)起上海大剧院大、中、小剧场等表演舞台的大幕再未拉开,其他公共空间的文化活动如艺术课堂、会员活动等也逐一停办。

但是,在抗击疫情的同时,上海大剧院这方“水晶宫殿”里的艺术之光从未熄灭,在“云端先后推出“在线一刻"“对话大师”“艺见”等音视频栏目,覆盖表演艺术鉴赏、一线艺术家独家访谈、文化产业运营经典案例剖析等多个块面。这些线上运营举措获得好评的同时,大剧院仍持续收到公众的问询,甚至有观众直截了当地表示:钱包钞票早已备好,只待剧院大门重开。在闭门谢客的日子里,,上海大剧院线下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重视和加强场所的卫生、清洁、消毒等工序,联络相关票务渠道做好观众的退票服务。同时,和国际演出方保持即时沟通,着力拓展国内优秀文艺团体和优质演艺资源,营造复工、复演的良好基础。

此次的“有光,就有戏”,缘于20多年来上海大剧院运营的一则惯例。每当夜幕降临,有演出在大剧院内上演时,或时逢重大节日庆典,便会点亮大剧院建筑内外的灯饰装置,此时钢索玻璃幕墙在灯光照耀下显得尤为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大剧院内外一览无余,惹人注目。实际上,这也成为市民观众关于大剧院最直观的印象,只要大剧院亮灯了,定是有名家、名团或是名作来了上海。

三年前,著名作家陈丹燕曾受邀诠释大剧院“人文之城,艺术之光”的演出季主题,她看待大剧院与上海这座城市之间的联系更为感性和动人:“从高架开车过去,大剧院灯光亮着,说明有演出,我心里也会觉得高兴。但是没有灯光,说明没有演出,我的心里也就会有点沮丧。其实有人看演出,对这个城市也是一个很好的象征,说明城市在前进。”

在国际剧场界,舞台的灯光有着别样寓意。新冠肺炎席卷全球,世界各地的剧场也面临演出大面积取消、人员大批失业的困境。伦敦西区和纽约百老汇等欧美表演行业重地相继关停之后,一些剧院点亮了“魅影灯”(ghost light)。这是广泛流传的一个传统:在演出结束之后,会在舞台中央留一盏灯,避免漆黑一片导致的安全隐患。据说这一得名和旧时人们相信剧院里有栖居于此的“魅影”有关。但在疫情期间,欧美同行点亮“魅影灯",同时发出了这样的讯号:留下一盏明灯,光明将会回归。

“有光,就有戏”,既是上海大剧院对观众的承诺,也是舞台将再次“揭幕”的象征:舞台暖心以待,我们终会重逢。这是一份大剧院为观众们准备的特殊礼物,在疫情中为大家抚慰心灵、提振信心。

60分钟,120万人次

本次特别放送在澎湃新闻“上直播”等新闻平台,以及上海大剧院多个官方账号同步播放。现代舞、芭蕾舞、音乐剧、歌剧、戏曲、民乐等大剧院日常主打的看家项目,大剧院的一众老友们逐一亮相。

直播以观众熟悉的大剧院大剧场观众厅红色座椅为背景,这在大剧院的过往呈现中从未有过,摄制团队力求将所有节目以“走进剧场”的独特体验带给线。上收看的观众。

金星舞蹈团以一段不到4分钟的“一镜到底”,带领观众深入大剧院的台前幕后,又以一段《红与黑》拉开了放送大幕;刘令飞作为音乐剧《变身怪医》其中一位主演,献唱了剧中热门曲目《就在这瞬间》。

上海多家国有院团也集结献演: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带来了《贵妃醉酒》选段以及《梨花颂》;上海芭蕾舞团带来了《天鹅湖》双人舞选段以及首席演员吴虎生编导的《浮生一梦》;上海民族乐团献演了打击乐二重奏《争.融》以及丝竹重奏《春江花月夜》;上海歌剧院青年男高音韩蓬压阵出场,献唱了普契尼歌剧《图兰朵》的著名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眠”。

此外,《变身怪医》的主演之一郑云龙以及上海京剧院余派老生演员王珮瑜等也以特别的方式“到场",通过这次放送活动,表达期待早日与观众在剧场相见。

这场特别放送涵盖了丰富的艺术门类,体现了上海大剧院作为高等级综合性剧院的特性。最为特别的“彩蛋”环节,莫过于,上海大剧院一批幕后工作人员为这场特别放送创作的《有光,就有戏》主题曲。这支自发组成的“上海大剧院唱作小分队”包揽主题曲的作词、谱曲、演唱,唱出剧场人的心声,点出特别放送的主旨。

尽管大剧院大剧场1600余座的观众席内空无一人,但舞台上的艺术之光却通过网络照彻四面八方;视频直播的弹幕里,北京、广州、深圳、武汉、沈阳、温州各地观众“济济一堂”。据悉,截至5月3日下午5点,“有光,就有戏”总播放量达到120万人次,新浪微博相关话题阅读达704.5万人次,相关热度仍在持续走高。与此同时,该场放送还与响应“五五购物节”的大剧院天猫店联动,创下10分钟不到售出近2万元文创产品的新纪录。

重返剧场,感触良多

场灯亮起的那一刻,天南海北的观众纷纷刷起.了弹幕。“泪目,太有排面了,空前想念剧场!”“听到开场铃,我太怀念这个声音了,现在就想跑去剧院,想回娘家。”“一镜到底太强了,这个开场太酷了。”“空的观众席做背景,这个视角从来没见过,太有心了。”

事实上,这场视听盛宴不仅让观众陶醉不已,也让参演的艺术家们乐在其中。

韩蓬说,从他进入大剧院后台开始,他就一直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熟悉呢,我對大剧院非常熟悉,经常在这演出,每年要来无数次。陌生感呢,就是确实好长好长时间没有走进剧院了。这次特别兴奋,是疫情期间第一次走进剧院演唱,希望能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呈现在舞台上。”

吴虎生也是疫情期间第一次上台,“非常激动,太久没上台了,非常想念舞台,非常想念观众。这次演出应该是正式拉开大幕前的一个预热,背景是观众席,是一种不一样的画面,不一样的体验。”

王音睿说,这是疫情爆发至今他最高兴的一天,因为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舞台,“那股温暖是直流心间的,走上舞台的那一刻,我的激情又重新被点燃了。因为疫情,我们这阵子其实心情非常低落,我们看不到观众,没有办法与观众面对面交流,我期待春暖花开的那一天与观众重逢。”

金星则说,舞台就是演员的家,演员一切的行为、一切的努力,最终都要体现在剧场里,“剧场艺术还是要坐到剧场里看。通过这个活动,我们要把这种心情和态度积极表达出来:我们等着观众回来,等着观众走进剧场,和我们在舞台相逢。”

韩蓬说,“就像我演唱的这首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眠,里面有一段歌词,'黑暗终究会过去,当黎明到来的时候,我们一定会赢得胜利。希望大家能够坚持住,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这次演出能让三方得偿所愿:剧院任何时候都需要观众,也能满足观众对剧院的相思、演员对舞台的思念。”。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说,“疫情期间大家都憋坏了,不论是演员还是观众。我们每天都随时准备开门复演,这次演出也是一次实战,代表着我们随时准备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