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未成年人慎喝能量饮料

2020-06-29 07:15:41 《百科知识》 2020年12期

丹若

在健康消费的理念驱动下,低糖、低热量、少添加的功能饮品越来越多地抢占了市场份额。据英敏特调查报告显示,40%被调查的中国消费者表示,会购买由天然原料制成的能量饮料。

虽然调查报告中没有显示这“40%”的中国消费者的年龄跨度,但饮料的核心消费群体从来都是年轻人。能量饮料的品牌打造突出个性化、“高颜值”,恰与喜欢尝新、追奇的年轻人群两相契合。只是,不知道这“40%”中有多少是未成年人。

能量饮料背后的健康风险

英国人在禁止未成年人购买能量饮料的问题上态度出奇地一致,在政府就这一政策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时,人们讨论的重点不是“要不要禁止”,而是“禁止的范围是16岁以下,还是18岁以下”。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英国,近 70%的10~17岁青少年长期饮用能量饮料,这一数量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50%。英国公共卫生部负责人指出,2006~2015年,英国的能量饮料销量增长了185%。消费增长不是坏事,问题是能量饮料引发的祸事让英国政府不得不正视这个三位数的百分数。

2018年6月,14岁的费莉西蒂为了取得好成绩,在期末考试前的那几天里格外用功。为了提神,她买了不少能量饮料。一天晚上,当母亲端着水果推开她的房门时,却发现费莉西蒂倒在地上,全身正在猛烈抽搐。经医生抢救后,费莉西蒂才苏醒过来。当医生得知费莉西蒂连喝了两罐能量饮料后,立刻做出判断:费莉西蒂突然倒地抽搐、心血管功能紊乱的原因,很可能与那两罐能量饮料有关。因为在一周时间里,这家医院已经接收4例这样的患者了。

费莉西蒂算是幸运的,经过救治恢复了健康。但与她同龄的少女贾维斯就没这么幸运了。贾维斯喝了含有咖啡因和酒精的能量饮料后就失踪了,三天后人们在学校后面的小溪里找到了她的尸体。尸检结果显示,她的死和能量饮料中的酒精、咖啡因有关。

因能量饮料而失去生命的还有16岁的少女拉娜·哈曼、16岁的男孩达斯汀·胡德、25岁的小伙子贾斯汀·巴斯罗缪……美国急诊医师学院发言人称,仅2012年夏天,美国就有18个死亡案例可能与能量饮料有关。

为什么会喝出悲剧

功能饮料有两大类,一类是以提神和补充体力为主要诉求的能量饮料,另一类是补充电解质的运动饮料。国际运动营养学会对能量饮料的定义是:能量饮料是成分除了水、碳水化合物、维生素、矿物质以外,还包括各种营养物质混合体(如咖啡因、牛磺酸、氨基酸、瓜拉那、葡萄糖醛酸內酯、肌糖、人参、银杏萃取液等)的一种饮料。能量饮料与运动饮料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含有咖啡因。

牛磺酸也是一种氨基酸,但不直接参与蛋白质合成,是一种调节性的游离于细胞外的特殊氨基酸。在安全性上,牛磺酸被公认为是不影响人体健康的物质,所以牛磺酸影响脂类吸收、改善内分泌状态、改善运动疲劳等作用一直受到人们的追捧。市场上的红牛就是比较典型的含牛磺酸的产品。

能量饮料的最主要成分是咖啡因,它能刺激中枢神经系统,饮用能量饮料之后,人会有精神亢奋更显活力的感觉。咖啡因的耐受程度是因人而异的,年龄、体重、心血管健康程度,甚至饮用当天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与之有关。研究还发现,青少年喝能量饮料时不会像喝咖啡那样慢慢啜饮,而是快速地灌进口中,这种习惯导致人体迅速且大量地摄入咖啡因。由于大多数青少年对咖啡因没有药物耐受性,因此更易于产生不良反应。对青少年来说,咖啡因的日摄入量不应超过100毫克。

然而,能量饮料含有比一般饮料更多的咖啡因。一罐330毫升的可口可乐含有32毫克的咖啡因,一瓶同量的健怡可乐含有42毫克的咖啡因。按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建议,每天摄入400毫克以内的咖啡因通常是安全的(这是对成人而言)。但仅仅一小罐红牛(250毫升)中所含的咖啡因就有50毫克,更别说大瓶装的能量饮料了。部分新型能量饮料的咖啡因含量甚至已达到500毫克,早已超过人体的安全极限。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休斯敦分校的研究人员以能量饮料为课题,召集了44名20岁左右的学生为志愿者做了一个实验。就是这个实验,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能量饮料。

研究人员给44名学生每人发了一瓶能量饮料,让他们在规定时间内饮完,随后为他们做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发现,仅仅90分钟后,这些20岁的年轻人的血管内皮层就明显变得“慵懒”起来,他们的血管半径几乎缩减了一半!

血管内皮由一层扁平细胞组成,它形成血管内壁,是血管管腔内血液及其他血管壁的界面。它遍布人体的整个循环系统,由心脏直至最小的微血管。换句话说,内皮层与人体血液的运输息息相关。

血管内皮功能障碍已被证明是导致心脏病发作的一种因素,这就不难解释前文那些昏迷、猝死的病例了。

这个实验结果受到了许多研究机构的重视,许多机构的重复性实验也得到了一致的结果。

世界“禁”声不断

《美国心脏病协会杂志》指出:能量饮料比碳酸饮料更有害健康,可能引起“威胁生命”的血压和心跳变化。甚至有专家认为,能量饮料的滥用已经与药物滥用、酒精滥用一样,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个严重问题。因此,能量饮料被禁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英国并不是第一个发出“禁”声的国家。

2014年10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办公室发布报告说,含有咖啡因的能量饮料可能会对青少年的健康和发育不利。之后,全球出现了首个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能量饮料的国家—立陶宛。

根据欧盟有关法规的要求,自2014年12月起,所有咖啡因含量高于150毫克/升的能量饮料均需突出加注“高咖啡因含量”的警示信息,字体大小与产品名称一致,同时还要将每100毫升产品中的咖啡因含量标出。

2016年4月,俄罗斯国家杜马收到多份提案,起草人员认为能量饮料对未成年人来说是“美丽的毒药”,建议禁止向未成年人零售能量饮料,并禁止在公共场合饮用能量饮料。

在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卫生官员曾提出建议:市议会应该要求市政府辖下所有机构,包括多伦多动物园、多伦多公车局及社区运动场馆,不再售卖能量饮料给未成年人。联邦政府也早已颁布规定,不可向12岁或以下的儿童宣传推广含咖啡因的能量饮品。

美国医学会在年度会议上提议:禁止向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销售能量饮料,同时将含糖饮料从营养援助计划项目中移除。美国运动医学院也提出建议:停止向高危人群,尤其是儿童,推销能量饮料;把能量饮料教育列入学校营养、健康和卫生课程。

虽然包括心动过速、冠状血管痉挛、猝死在内的与能量饮料摄入有关的案例,目前在我国尚未见有报道,但也应引起高度重视。在我国虽然没有青少年能量饮料的消费数据,但我国能量饮料的销售却是全球增长最快的。

来自英敏特的调查显示,能量饮料销量居前五的国家分别是美国(33 亿升)、中国(14亿升)、英国(5.61 亿升)、泰国(4.65亿升)和越南(3.51亿升)。中国的能量饮料消费增速最快,年增长率为25%,几乎是美国消费年增长率的4倍。

对未成年人购买、饮用能量饮料,我国目前尚无相关规定,尽管红牛、日加满这样的能量饮料外包装上有“不适宜人群”的相关提示,但对于心智尚不成熟、缺乏自制力的孩子们来说,能量饮料宣传的止渴、提神、可增强运动表现的“呼唤”更能吸引他们的目光。我们作为消费者,应该对能量饮料可能存在的风险有明确的认识,尤其是孕妇、未成年人及有心血管健康问题的消费者,都应该慎喝能量饮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