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雨后一碗面

2020-06-22 07:44:07 《视野》 2020年12期

李柏林

那年我大学毕业,辗转到一个陌生城市工作,首先跑去做了记者。

因为工作原因会有不同的饭局,有时觥筹交错,认识一些人,称兄道弟,还以为自己已经健谈到才一两个月就在这个城市拥有一大票的朋友。

八月的中旬下了一场暴雨。像这样的平原地带,只要一下大雨,城市就会被淹在水中,而我却是从来没经历过的。

我坐在窗前的地上,盘起长腿,一边听着窗外的雨,一边玩着手机。朋友圈一刷全是记者们拍的雨后的城市,还有哪里被淹了、哪里已经封锁不允许过人、哪里又需要急救……

可是突然一个巨雷,家里停电,接着停水,看见微博上说因为打雷线路坏了,只能等到雨停了才能维修。

那场大雨用“瓢泼”一词一点都不夸张,天渐渐黑下去,我不敢再玩手机,害怕用完了电,别人联系不到我,只能在黑暗中清醒地听雷声在耳边回响,强迫自己睡着。

那一夜过后雨还没有停,我在百无聊赖之际,接到了家里打的电话,嘱咐我千万不要出门。我想保命要紧,死也要死在屋里的。可是挂完电话后,我的肚子便开始叫了,一天一夜都没有吃饭,屋里没有任何零食,连口水都没有。睡觉自然也睡不着,手机还空留着电,却没有再响起。

身边的很多所谓的朋友已在这个城市定居,前几日的聚会还历历在目,别人举着酒杯说姑娘你刚来这个城市,我们这么投缘,以后抱团发展,都年轻人。我一听,找到团队找到组织了,立马一杯干。

到傍晚的时候雨开始小了很多,我给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朋友打了电话,想得到那么微薄的甚至只是逢场作戏的关心,结果却听见她说你不会还没吃吧,我都吃得快撑死了,你要是没吃睡过去就不会饿了的。我苦笑了一下挂了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他也是那些所谓的只见过一两次面的朋友之一。他说雨小了,一块出去吃饭吧,想你刚来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因為下雨许多小摊位都没有了,找个吃饭的地方很难的。

我死活不愿意,说你如果真想请我吃饭,找个超市给我送包泡面吧。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最后还是出去了。

他把我带到一个拉面馆,然后满足地对我说,这家面是这儿最好吃的一家。两碗面上来,又要了十个串儿,我因为太饿,还有那个面真的好吃,所以狼吞虎咽地很快把一碗给吃完了,吃完之后甚至感觉人生都圆满了。

他等我吃完后才说,在这样的小城市,下雨天吃一碗拉面几个串儿,这才叫生活。而我那个时候才感觉,这才是这个小城的情调嘛。

吃完面后雨也停了,走出店便是这个小城的河边,雨后的杨柳,还有偶尔的行人,在微风中美不胜收,我真的感觉那一刻,我看到了这个城市最美的景象。

回去后我便换了行业,因为没有交集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他带我去的那家店我现在依旧不知道在哪儿,可是每次下雨的时候,我就会想到那个雨夜。我再也没有体验过这种生活,因为不愿触碰心底的那份美好,甚至拉面在我的心目中都变得神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