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笑料

2020-06-22 07:44:07 《视野》 2020年12期

1

鲁迅在日常生活中,尤其喜欢与朋友调侃,开点玩笑。作家叶永蓁曾经问鲁迅,先生创作《阿Q正传》中的阿Q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为什么取个外国人的名字?鲁迅回答:“阿Q是个光头,脑袋后留一条小辫子,这个Q字不正是他的滑稽形象吗?”

2

20世纪20年代,北大教授川岛正在热恋中,没心思搞教学和研究。他留了个学生头,绰号“一撮毛”。鲁迅的《中国小說史略》出版后送给川岛,鲁迅在扉页上写道:“请你,从‘情人的怀抱里,暂时伸出一只手来,接受这干燥无味的《中国小说史略》。我所敬爱的,‘一撮毛哥哥呀!”寥寥数语,诗情与友情、诙谐与雅趣以及鲁迅的可爱,跃然纸上。

3

1934年,国民党北平市长袁良下令禁止男女同学、男女同泳。鲁迅听到这件事,对几个青年朋友说:“男女不准同学、同泳,那男女一同呼吸空气,淆乱乾坤,岂非比同学同泳更严重!袁市长不如索性再下一道命令,今后男女出门,各戴一个防毒面具。既免空气流通,又不抛头露面。这样,每个都是,喏!喏!……”说着,鲁迅把头微微后仰,用手模拟着防毒面具的管子……大家被鲁迅的言谈动作逗得哈哈大笑。

4

一年,《人间世》杂志“作家访问记”专栏编辑写信给鲁迅,要求应允前去采访,并以书房为背景拍一张照片,再拍一张鲁迅与许广平、周海婴的合照。鲁迅写了一封幽默风趣的信予以拒绝:“作家之名颇美,昔不自重,曾以为不妨滥竽其例。近来悄悄醒悟,已羞言之。头脑里并无思想,寓中亦无书斋,‘夫人及公子更与文坛无涉,雅命三种,皆不敢承。倘先生他日另作‘伪作家小传时,当罗列图书,摆起架子,扫地欢迎也。”

5

广州的一些进步青年创办的“南中国”文学社,希望鲁迅给他们的创刊号撰稿。鲁迅说:“文章还是你们自己先写好,我以后再写,免得人说鲁迅来到广州就找青年来为自己捧场了。”青年们说:“我们都是穷学生,如果刊物第一期销路不好,就不一定有力量出第二期了。”鲁迅风趣而又严肃地说:“要刊物销路好也很容易,你们可以写文章骂我,骂我的刊物也是销路好的。”

6

大家知道:标点符号虽然其貌不扬,但在文章中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呢。可当年的出版界对标点符号不重视,在支付稿费时,往往把它从字数中扣除,不给稿费。一次,鲁迅应约为某出版社撰写书稿,由于事先探知该出版社不支付标点符号的稿费,因此他的书稿通篇没有一个标点符号。

编辑看了书稿后,以“难以断句”为由,回信要求鲁迅加上标点符号。鲁迅回复:“既要作者加标点符号分出段落、章节,可见标点还是必不可少的。既然如此,标点也得算字数。”那家出版社没办法,只好采纳鲁迅的意见,标点符号也折算字数支付稿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