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奢侈品包包和煤油桶

2020-06-22 07:44:07 《视野》 2020年12期

岑嵘

耶鲁大学人类学女博士薇妮蒂斯·马丁是一个位于美国中西部密歇根小镇的姑娘,那里民风淳朴。在她35岁的时候,遇见了自己未来的丈夫,一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婚后,马丁跟随着丈夫的事业,住到了纽约的富人区——上东区,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灵冲击。

有一天,一个略微年长的贵妇完全不管人行道交通规则和礼仪,有意阻挡正常行走的马丁,甚至用包撞了她,最气人的是她还得意洋洋地笑了。

这件事引起了作为人类学家马丁的兴趣,她在街角蹲点,持续观察了几周,在她研究了一百多起撞击事件后,她发现这是上东区“正在迈向老年的中年妇女”发起的权力展示行为,被攻击的通常是年轻女性,并且她注意到,冲撞发生时,这些女人手上都有一只顶级的昂贵包包。

一个奢侈的包包为何有这种神力?

美国经济学家凡勃伦在1899年的经典著作《有闲阶级论》中提出了“炫耀性消费”的概念,指的是人们购买和炫耀昂贵商品的倾向,其目的是向他人展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凡勃伦还观察到,全世界的人在整个人类发展历史上都有炫耀自己的奢侈品的情况存在。

古埃及的法老们通过金灿灿的宝座和庞大的金字塔大肆炫耀他们的财富;印度的邦主在他们的属地建造了奢华的宫殿,豢养大量珍稀的动物;希腊船王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的奢华游艇比球场还要大,船上酒吧里的高脚凳都包着华丽昂贵的软皮,洗手间的马桶全部是纯金制造的。

奢侈品包包就是这样一種地位性的产品。马丁说:“一个超棒的包是刀剑与盾牌,我要买一个她们没有的东西,她们想要的东西,或是她们有但见不得别人有的东西。”当别人看到我们拥有它们时,可以给我们带来“地位”的感觉,所有的人对它肃然起敬。

那为何人类(尤其是女性)对包包情有独钟呢?上东区的女性为何要用奢侈品包包去冲撞他人呢?这也许是品牌生产商培育的一个阴谋,让女性处于包包的竞争中,也许,它还有更深刻的进化原因。

黑猩猩专家珍·古道尔有一则真实案例,讲述一个边缘黑猩猩如何一夜成为族群里的老大。迈克原来是一只地位低下的年轻黑猩猩,也是一个在族群内部常被欺负与排挤的外来者。直到有一天,迈克无意中拾获被人类丢弃的煤油桶,便用以展现身份地位。

黑猩猩在展现势力时,使用的方式是互相追赶,丢掷石块,摇晃树枝,或亢奋尖叫等,以吓唬其他同伴。所以当迈克拎着这个铁家伙,用大家都没看过的神秘物体敲击地面,并发出恐怖声响时,族群内所有的同伴都被吓住了,这一场展现瞬间挤下了原来的首领歌利亚,让迈克攀上统治阶级,连续五年得到族群的敬畏。

黑猩猩迈克手上拎着的煤油桶,就是大家此前都没看过的奢侈品,这就相当于一个顶级昂贵的女包,这种地位性的产品震慑了同类,让别人对它产生了敬畏。即便人类后来拿走了这只煤油桶,迈克仍然处在族群的统治地位。

也许,那些奢侈品就是一个煤油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