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人保财险沦为“罚单常客”

2020-06-19 08:36:13 《支点》 2020年6期

白起

罚单!又见罚单!

在银保监会近期处罚名单中,不只有那些闯祸的“差等生”,也有投资者眼中的“优等生”。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2328.HK)隶属于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人保”,601319.SH),近年业绩稳步增长。然而,去年人保财险收到超过 60张监管罚单,今年3月以来亦收到多张罚单。

总市值是衡量上市公司价值的一个重要指标。值得注意的是,人保财险总市值从去年11月8日开始便逐步下滑,截至4月21日已下跌了27%以上。同期,人保财险股价也从10.26港元的高点跌至7.35港元。

合规无小事,人保财险屡屡被罚,症结何在?近来股价持续下跌,背后有何风险?

增速下的风险:屡屡违规、罚单频现

中国人保以财产险起家,去年其保险业务收入4331.75亿元,同比增长11.4%,在中国人保5552.71亿元的保费收入中占比高达78%;净利润249.31亿元,同比增长53%;市场占有率达33.2%,稳居国内财险市场龙头地位。

然而,业绩增长背后,这家国内最大的财险公司正深陷“套取费用”“存在财务数据不真实”等多种违法违规丑闻,内控问题突出。

整个2019年,人保财险领走了来自安徽、内蒙古、大连、江苏、四川、浙江、重庆、上海、黑龙江、吉林、云南、青海等多地监管机构超过60张罚单,机构及个人被处罚金额加起来超过1100万元。

进入2020年,人保财险“收单”速度并未减缓。整个3月,人保财险“吃”下了超过170万元的监管罚单,成为当月保险业被罚金额最高的保险机构之一。

其中,套取费用为“重灾区”,操作方式包括“虚挂中介套取费用”“利用保险代理人虚构保险中介业务”等。

3月24日,中国银保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信息显示,因利用代理人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对人保财险杭州市西湖支公司及相关人员合计罚款40万元。

人保财险另一分支机构亦因套取费用被罚。3月31日,中国银保监会青岛监管局公布了关于人保财险青岛市分公司的3则行政处罚信息,对机构及个人合计罚款74万元。公开信息显示,人保财险青岛市分公司存在虚列增值服务费、直销业务虚挂中介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行为。

财务数据不真实,则是另一违规重灾区。3月19日,人保财险兴业支公司因“公司存在财务数据不真实”,被当地监管部门开出罚单,公司被罚19万元,时任经理苏倩伶亦被罚3万元。

人保财险有些分支机构,则犯下了多次出现在寿险公司、相对少出现在财险机构领域的处罚案由。3月17日,人保财险大连市旅顺口支公司委托未取得保险代理销售资格的机构从事保险销售活动,公司因而被处罚30万元,相关个人亦被罚10万元。

此外,4月13日,中国银保监会河北监管局唐山监管分局发布行政处罚信息公开显示,人保财险丰南支公司因编制虚假资料、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从事销售活动被处以罚款65万元,时任经理刘立方被撤销任职资格。

处罚缘由多为“痼疾”

不难看出,人保财险所领罚单中,问题基本上都出在基层分支机构。上述问题,也凸显了人保财险对分支机构的管控不足。

即便人保财险总公司对旗下业务有严格要求,但具体到实操层面,或陷入“米多虫难捉”的窘境之中。庞大的分支机构成为人保财险业务量最大支撑的同时,也暴露了公司在管控方面的风险。

人保财险2019年年报也承认了这一缺失:“本公司经营管理活动总体合规状况良好,合规风险管理机制运行正常。虽然未发现存在重大的系统性合规风险,但部分分支机构仍存在执行法律法规不到位的情况,给本公司经营带来违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份罚单中,涉事分公司及相关负责人被罚原因中,都有“批准下辖机构实施虚列费用”的表述。

虽然财险竞争日益加剧,压力当前,但因“盲目拼规模、抢份额”“下达不切实际的保费增长任务”“默认违规行为”,人保财险或需一场合规观念强化之旅。

从处罚理由来看,无论是套取费用,编造或提供虚假的财务数据,还是违规承诺、违规捆绑销售、违规跨区域承保车险业务,都属于保险行业的多年“痼疾”,这也证明人保财险在制度建设方面存在漏洞。

当然,违规并非人保财险的专利。若将视野扩展到人保财险的母公司中国人保层面,罚单、罚款金额则更为惊人。

统计显示,今年3月,保险业监管系统共开出113张罚单,中国人保“贡献”了近四成罚款金额,共计被罚超过400万元。

其中,保险业今年以来最大一张罚单,便落在了人保财险的兄弟公司——中国人保旗下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寿险”)头上。3月18日,银保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人保寿险电销、网销业务存在欺骗投保人,未按規定使用经备案保险费率,并提供、编制虚假报告、文件、资料等行为,人保寿险总公司、6家电销中心及15名相关责任人共计被罚338万元。

“龙头企业也会出事,说明这些违规行为在行业内具有普遍性,监管力度还需加强。”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对记者说。

急剧攀升的投诉、频遭诟病的误导、监管当局的三令五申……上述乱象背后,折射的是部分企业合规建设的不足。

事实上,2019年以来,监管部门提出强内控,要求保险公司开展强内控促合规建设,同时对内部控制制度的流程建设、动态完善机制、文化培育都提出了要求。由此看来,人保财险在内控方面仍需“补短板”。

业绩背后不乏隐忧

频频收到监管罚单的人保财险,经营业绩的含金量究竟怎样?

从2019年业绩数据来看,虽然公司总体业绩表现尚佳,但也不乏隐忧。

保险公司利润主要来源于承保利润(经营保险业务所得的盈余)和投资收益。去年,人保财险实现承保利润40.5亿元,同比减少25.1%。从结构来看,车险业务实现承保利润82亿元,同比大增110.6%,但非车业务却亏损41.5亿元。

据了解,近年来财险公司纷纷开始重视非车业务的发展,业务结构多元化趋势愈发明显,人保财险的车险业务占比在2019年也降至60.7%。

然而,2019年人保财险信用保证保险、意外伤害及健康险、农险等非车业务分别亏损28.84亿元、9.82亿元、4.12亿元。其中,亏损大头信用保证险指承保人因被保证人行为,使被保险人受到经济损失时应负赔偿责任的保险形式。

据了解,信用保证险亏损是因信用风险上行导致赔付高速增长;意外伤害及健康险亏损的原因则为赔付上升和费用上升;农险业务亏损则是由于受猪瘟疫情及暴雨、干旱、台风等重大自然灾害的影响。

进入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人保一季度保费1937.70亿元,同比仅增0.28%,去年同期的同比增速为13.6%。

作为中国人保核心业务板块,人保财险同样受到波及。2020年一季度,人保财险实现保费收入1276.43亿元,同比增长1.74%,相较去年同期18.3%的增速已大大降低。其中,受政策性业务延时续保、消费停滞影响,人保财险一季度非车险保费为363亿元,同比下降0.9%,信用保证险、货运险、农险、企财险、责任险等险种增速降幅较大。

4月甚嚣尘上的瑞幸咖啡造假事件,人保财险也被波及。据悉,人保财险也是瑞幸咖啡董责险承保人之一,且承保份額在包括中国平安(601318. SH)、中国太保(601601.SH)的3家上市公司相关子公司中最高。

近期,人保财险低迷的二级市场走势,为其成绩单增添了几分阴影。而人保财险母公司中国人保的股价表现也同样低迷,4月21日收盘价为每股6.31元,相较于去年3月12.89元的最高点下跌了5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