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高鹏矿业“升仙”

2020-06-19 08:36:13 《支点》 2020年6期

肖丽琼

不出所料,在港股上市的高鹏矿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鹏矿业”,02212.HK)又亏了。3月27日,高鹏矿业发布2019年未经审核的业绩公告,全年亏损1881万元。

高鹏矿业位于襄阳市南漳县,主营业务为大理石开采和销售。从2013年起,这家公司的业绩就难逃一个“亏”字。只不过,去年的亏损较前一年大幅收窄。2018年,公司亏损近5000万元。

难看的业绩逐渐将高鹏矿业拉入“仙股”之列,今年以来,公司股价最低时仅0.014港元。在港股主板的800余只股票中,它一度被排入股价最低的“TOP20”。

在A股市场,如果企业连续两年亏损即面临退市风险。因此,每逢年报季,不少ST企业为了保壳而费尽心思。但对于港股企业来说,并不存在因连续多年亏损而导致的除牌退市之忧。面对又一次亏损,高鹏矿业似乎也习以为常。

连年亏损的“第一股”

高鹏矿业成立于2011年,2015年1月在港股主板上市。

在上市的招股章程中,这家公司对创始人及企业发展历程的描述极为简单。高鹏矿业的创始人郭小平,现年61岁。2011年4月,郭小平在香港成立高鹏(香港)投资有限公司,3个月后,子公司襄阳高鹏矿业有限公司成立。同年12月,高鹏矿业取得年产量2万立方米的采矿许可证。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这家公司都着力于矿区的基建工程,截至2013年底,还没有一分钱收入。

不过,到2015年,高鹏矿业迎来高光时刻,正式登陆资本市场。据报道,从南漳县走出的高鹏矿业是湖北当年首家上市公司,也是襄阳市在香港上市的第一股。此次首发上市,高鹏矿业发行股票3.52亿股,每股发行价0.88港元,募集资金7744万港元。

在耀眼的光环背后,高鹏矿业的业绩却乏善可陈,甚至可以说十分惨淡。一般而言,为了获得融资,绝大多数A股企业都会带着漂亮的业绩上市。但是,在香港上市的高鹏矿业,成绩却“不及格”。

上市前的2013年和2014年,高鹏矿业仍持续亏损。高鹏矿业解释称,公司产品从2014年9月才正式开始销售。不过,这一苍白的辩解被此后的业绩频频打脸。就算是开始销售产品后,高鹏矿业亦没能展翅高飞。上市当年,高鹏矿业又亏了276万元。2016-2018年,亏损额分别为1191万元、4240万元、4977万元,3年亏损超1亿元。

在“一朵岩”上“升仙”

惨淡的业绩自然会拖累股价。

其实,在上市之初,高鹏矿业的股价也曾持续上涨,到2015年10月,股价已从0.88港元的发行价最高涨至3.85港元,翻了3倍多。这个成绩还算亮眼。

香港上市公司的股票面值不固定,股份拆细十分常见。一般来说,当上市公司股价大幅上升,被认为达到散户投资者无法购买的水平时,上市公司为增加股票的流动性,提高散户的购买兴趣,会进行股份拆细,以降低股票面值。

2016年5月27日,高鹏矿业将股份“一拆十”,股价也从每股2元多调整为每股0.25元。此后,随着连年亏损,高鹏矿业的股价再无起色。2019年4月9日,高鹏矿业首次进入“仙股”行列,收盘价为每股0.091港元。

“仙股”是港股市场特有的说法,“仙”是香港人对英语“cent”(分)的音译。因此,“仙股”指的是股价低于1角的股票。

此后,高鹏矿业股价一直呈下跌趋势。虽然有38.7亿股的流通股,但高鹏矿业的活跃度极低。支点财经统计,2019年第四季度,高鹏矿业有9个交易日的成交量、换手率为零。今年3月以来,又有两个交易日的成交量、换手率为零。

在证券市场,一只股票的换手率代表着这只股票的交易活跃度。换手率高的股票,成交量也会放大,说明投资者参与的热情高;反之则代表着市场参与度不高。

高鹏矿业不被投资者看好,其实不足为奇。对于投资者来说,即使上市公司的业绩不佳,但如果主营业务有好的收益预期,也能激起投资欲望。然而,仅从事大理石开采、销售的高鹏矿业,不只业务单一,且多年来只围绕一个项目“讲故事”,那就是位于南漳县肖堰镇的露天矿坑。高鹏矿业还给这个矿坑起了个颇有诗意的名字——一朵岩。

2011年12月,高鹏矿业取得一朵岩项目采矿许可证,年产量最高为2万立方米,开采期为10年。高鹏矿业称,一朵岩项目含有白色系大理石,这是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的天然大理石。有调查显示,2006年,这种白色大理石荒料的年消耗量约150万吨,到2013年便猛增至约1270万吨,年复合增长率约35.5%。

作为该公司运營的唯一一座矿山,高鹏矿业对一朵岩寄予厚望,并表示,一朵岩产出的大理石表面纹理细致且具有很高的光泽度,是一种比较高档的石材。更为重要的是,大理石荒料的毛利率较高,最高可达70%。2014年,该公司以3500元每吨的价格卖出267吨大理石荒料,收入超过900万元。

公司预计,在2017年初可达到年产能2万方的满负荷生产状态,年销售额最高可达7000万元。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2015-2018年,高鹏矿业大理石荒料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52万元、1290万元、1508万元、785万元,距离最高开采量有较大差距。不止于此,公司毛利率也大幅下滑。2016年,毛利率最高达70.52%,但到2018年只有21.95%。

客户集中度高则带来更大的风险。2014年,高鹏矿业大理石荒料的全部销售额来自于4个客户,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也只是5个。

荆棘中找出路

面对持续亏损,高鹏矿业也不是没努力过。

为化解前述产品单一、客户集中度高的风险,2017年起,高鹏矿业在香港成立了3家贸易公司,从事非金属矿产、金属产品及建材批发零售、锂矿石贸易及加工等,并期待着贸易业务能成为主要业务,以摆脱困局。

2017-2018年,贸易板块确实为高鹏矿业带来2746万元、3089万元的收入,但该板块毛利率只有5%-10%。这一战略不但未能扭转困局,反而加剧了亏损。

如果从上市第一年算起,截至2019年,高鹏矿业已连续亏了5年,股价低至1分钱。那么,这样的股票缘何还没被除牌退市?

这主要是因为在港股的上市规则中,并没有因连续亏损而要求上市公司强制退市的规定。支点财经注意到,根据港股主板上市规则,港交所要求上市公司须有足够的业务量和资产维持正常运营,既不能资不抵债,也不能长时间停牌。而截至目前,高鹏矿业尚未出现可能导致除牌的情形。

种种迹象表明,2020年高鹏矿业依旧很难。

去年,高鹏矿业将贸易公司全部售出或停业,重归旧赛道。这一年,公司大理石荒料销售收入仅614万元,同时由于售价降低,毛利率仅为37.71%。

其次,因为唯一的矿区和总部都位于湖北,今年公司的主营业务不可避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在2019年业绩公告中,高鹏矿业坦言,疫情将对今年的营运造成重大影响,尤其是采矿活动及大理石荒料的交付。

值得注意的是,还未找到新出路的高鹏矿业还面临董事会主席空缺的窘境。今年3月,高鹏矿业宣布,因前任董事会主席连续6个月缺席董事会会议,被取消董事会主席资格。

前路荆棘,高鹏矿业会如何走下去?该公司表示,首先会努力提高品牌知名度,并计划在大理石产业链上进一步延伸。

据介绍,高鹏矿业已与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合作,研究对大理石相关产品的加工处理,以提高一朵岩矿区大理石的附加值。对于这一重要战略,业绩公告中着墨不多,此举能否为其逆风翻盘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