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三安光电“降”字当头

2020-06-19 08:36:13 《支点》 2020年6期

肖丽琼

4月23日,三安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安光电”,600703)发布2019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两份财报的关键词中,都难逃一个“降”字。

2019年,三安光电实现营收74.6亿元,同比下降10.81%,实现归母净利润12.98亿元,同比下降54.12%。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16.82億元,同比下降2.74%,归母净利润3.93元,同比下降36.95%。

三安光电是公认的LED芯片行业龙头企业,曾是A股“千亿市值俱乐部”成员。此番业绩不佳,三安光电将之归因于汽车行业不景气、LED产品价格下滑及疫情的影响。

三安光电还能继续拥有“大白马”的光环吗?被寄予厚望的鄂州葛店项目能让三安光电翻盘吗?

借壳“活力28”

三安光电成立于2000年,母公司是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安集团”)。2019年9月,在湖北A股上市公司中,三安光电曾以超过800亿元的市值排在首位。

三安光电总部位于厦门,要捋清其与湖北的渊源,就要先聊聊曾经的湖北知名品牌“活力28”。

“活力28,沙市日化”,这句广告语曾闻名全国。沙市日化全称是沙市日化总厂,位于现荆州市沙市区,始建于1950年。

上世纪80年代起,洗衣机逐步进入寻常百姓家。1982年,活力28超浓缩无泡洗衣粉一炮而红,沙市日化也由此坐上国内日化“一哥”的交椅。在鼎盛时期,活力28占据国内70%以上的市场份额,一年仅广告费就过亿元。1992年,沙市日化经改制组建沙市活力28(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活力28集团”)。1996年5月,活力28集团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不过好景不长,随着日化行业竞争日趋激烈,活力28集团业绩逐年下滑,昔日行业霸主跌下神坛。2000年,活力28集团突然“爆雷”,亏损超1亿元,还被证监会认定在数年内虚增2.28亿元利润及改变募集资金用途等。

财务造假丑闻令活力28的形象一落千丈。2000年,在当地政府主导下,同样来自荆州的湖北天发实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天发集团”)接下了资不抵债的活力28集团,重组后公司更名为天颐科技,主营业务增加了农副产品的加工与销售。

这一年,对于位处福建厦门的三安集团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三安集团由福建人林秀成一手创办,此前一直从事钢铁冶炼和钢铁贸易。

本世纪初起,全球进入电脑普及期,由此引爆了芯片行业。彼时,国产芯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00年,嗅觉敏锐的林秀成创办了三安光电,开始涉足光电产业,重点布局LED芯片领域。

此后几年间,光电产业蓬勃发展,三安光电成长为行业龙头,林秀成和他的三安集团受益匪浅。在2006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时年55岁的林秀成以27.70亿元的财富位列第80位,排在孙宏斌、王健林之前。

此时的天颐科技,则是另一番境遇。2006年底,天颐科技的有效资产只有1亿元,负债却高达8亿元。因连续3年亏损,2007年5月,ST天颐被暂停上市,后来进行了破产重整,以全部资产清偿了债务。

对于当时正谋求上市的三安集团来说,面对ST天颐这个零资产、零负债的“壳资源”,仿佛“瞌睡遇到枕头”。三安集团购买了天发集团持有的全部股份,成为ST天颐的控股股东。随后,三安集团为ST天颐注入三安光电资产。2008年7月,该公司恢复上市,更名为ST三安,转型为一家高科技公司。ST三安快速完成了业绩逆转,在2008年实现净利润5200万元,成功摘帽。

真假白马

作为国内LED芯片领域的龙头,进入资本市场12年来,三安光电持续不断为市场输出兴奋点,因长期绩优、回报丰厚,三安光电成为投资者心目中的白马股。2017年11月13日,三安光电股价一度高达30.05元,以1225亿元市值跻身A股“千亿市值俱乐部”。

三安光电也因此收获了不少机构拥趸。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在三安光电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金融机构的数量超过一半,其中不乏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知名机构的身影。

不过,三安光电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不仅没有增长,甚至还出现断崖式下滑。

那么,此番业绩变脸后,三安光电到底是不是真白马?

实际上,三安光电此前光鲜的业绩就曾引发不少质疑,备受诟病的问题有两个:一是盈利主要靠政府输血;二是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远高于同行,有美化报表的嫌疑。而且,这些嫌疑在2019的年报中依然存在。

关于政府输血的质疑。2019年,三安光电生生地“把进补吃成主食”,约有一半的净利润来自政府补助,在12.98亿元净利润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就达到6.5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动辄数亿元的政府补助被列入非经常性损益,这已是近年来三安光电的常态。这让投资者担忧,一旦政府补助大幅减少,将对企业业绩造成严重冲击。

再看关于研发投入资本化的质疑。在会计上,企业研发被分成研究和开发两个阶段。一般来说,研究阶段的活动,对未来是否能形成无形资产具有很大不确定性,会计上将研究阶段的有关支出计入当期损益,这就是研发投入费用化;而开发阶段的活动,未来形成成果的可能性较大,会计上允许将此阶段符合条件的支出确认为无形资产的成本,在后期的若干年内进行摊销,这就是研发投入资本化。

通俗来说,研发投入费用化,相对于一次性计提费用,对当年业绩影响较大;研发投入资本化,相当于把一次性费用分摊到未来若干年里,对当年业绩影响较小。2019年,三安光电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高达74.39%。可以这样理解:假设三安光电将2019年的6.48亿元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那么净利润将再减少4.82亿元。

近5年来,三安光电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始终高于70%。2018年,因为高达82.10%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三安光电还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对此,三安光电回应称,是因为公司储备了1700余件专利技术,拉高了研发投入资本化率。

那么,这个资本化率的水平到底有多高?支点财经注意到,A股企业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例一般都较低。同是LED行业龙头企业的利亚德(300296)在这点上就极为审慎。2016-2018年,利亚德的研发投入总额近8亿元,到2018年底,利亚德获得的各项专利总数为908件,但是这3年的资本化率均为零。该公司董秘称,之所以这样处理,是因为研究阶段与开发阶段不太好界定,因此公司决定全部费用化。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三安光电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连续多年高位运行,导致无形资产不断攀升——而此举,也为其业绩下滑埋下了隐患。

截至2019年底,三安光電的无形资产达到39.19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18.02%。根据专利及专有技术5-10年的平均使用年限来算,三安光电每年要进行10%-20%的成本摊销。很显然,如果三安光电的盈利能力继续下滑,未来几年,净利润也将受到较大影响。

被寄予厚望的葛店项目

2020年开局,三安光电的日子依然不好过。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和净利润继续双降,后者的跌幅更达到36.95%。不过,三安光电表示,至少有2.39亿元的利润减少是计提减值准备及核销部分应收账款所致。

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对三安光电的业务造成了冲击。三安光电称,疫情影响最大的是LED 业务,整个2月份国内市场销售惨淡。随着企业和客户逐渐复工复产,3月份的销售收入才逐步提升。

这种情况下,三安光电能否逆风翻盘,位于湖北鄂州的项目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去年,三安光电在注册地湖北有一系列大动作。不但在鄂州设立了湖北三安光电有限公司,还在鄂州葛店投资120亿元建设“Mini/Micro显示芯片产业化项目”(以下简称“葛店项目”)。Mini LED、Micro LED都是新一代的显示技术,近年来,国内光电企业纷纷抢滩市场,希望早日实现量产。三安光电曾表示,Mini/Micro LED是公司未来重点发展方向之一。

按照计划,葛店项目一期将在24个月内建成投产。建成后,预计可年产各类Mini/Micro LED 300余万片,4K显示屏用封装产品年产量可达84000台。如果能成为三星、华为、苹果的供货商,预计可实现年销售收入72亿元,利润总额17.84亿元——仅这一个项目就超过三安光电去年的营收和净利润。

三安光电葛店项目究竟能给公司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支点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