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宜昌交运:夺回“失去的一季度”

2020-06-19 08:36:13 《支点》 2020年6期

何辉

“能出门走两步,哪怕是开车堵在路上,也是一种幸福。”看到网上流传的这个段子,江永微微一笑。

江永是湖北宜昌交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昌交运”,002627)董事长。作为一家国有上市公司的掌门人,疫情发生以来,江永对网友的段子感同身受。因为,宜昌交运的四大业务板块——道路旅客运输、旅游综合服务、汽车销售及售后服务、现代港口物流服务,都需要“出门走两步”或是“开车在路上跑”,而在此次疫情中,这几个业务板块基本都是“重灾区”。

这种影响体现在财报上,便是业绩受到重创。宜昌交运发布的今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一季度亏损3600万-3900万元,而上年同期盈利1980万元。

不过,对投资者来说,一季度业绩基本符合预期,而他们更关注的是: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各地正有序推进复工复产,宜昌交运怎样抢抓机遇夺回“失去的一季度”?即将到来的端午小长假及暑假,公司业务能否迎来“报复性回弹”?

始于客运

宜昌交运成立于1998年,其前身可追溯到1935年的宜昌汽车站。2011年11月3日,宜昌交运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是湖北省道路运输行业首家上市公司。

上市之初,宜昌交运主营业务有两大板块,分别为道路旅客运输、汽车销售及售后服务。道路旅客运输业务,主要是指在宜昌市内及宜昌与周边城市的客运班车服务,以及以“两坝一峡”(葛洲坝、三峡大坝、长江三峡的西陵峡东段)为特色的旅游客运服务;汽车销售及售后服务业务,主要是指分布在宜昌、恩施等地各品牌汽车4S店。

2012年,汉宜高铁开通后,对宜昌交运的道路运输业务造成了冲击。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宜昌交运开始发力旅游业务,加大旅游港口服务、水路(公路)旅游客运和旅行社等相关业务的布局。由此,宜昌交运的主营业务“由二变三”,即新增旅游综合服务板块。

港口服务,主要包括船舶代理服务和船舶靠泊服务。值得一提的是,该服务看似不起眼,实则毛利率颇高。

宜昌交运位于长江中上游,所辖茅坪港、太平溪港、三斗坪港等多座长江沿岸港口,发展港口业务有天然便利。2012年,宜昌交运的港口服务毛利率高达63.61%,“秒杀”其他业务——同期,该公司的汽车销售业务毛利率仅8.65%。

深耕旅游

近年来,在道路客运受民航、高铁挤压,汽车销售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宜昌交运对旅游业务寄予厚望,不断完善旅游产业链。

从2013年起,宜昌交运提出要打造集旅游咨询、旅游接待、旅游运输、线路推介、餐饮消费等旅游功能为一体的“一站式”旅游综合服务,投入多条“长江三峡”系列观光游轮,深耕“两坝一峡”旅游线路。

2016年8月,宜昌交运公布10亿元定增计划,募集资金拟用于长江三峡游轮中心土地一级开发项目、宜昌东站物流中心项目(二期)。

长江三峡游轮中心系湖北重大旅游、交通设施项目,定位为大三峡区域游船基地,以游船管理服务与娱乐休闲为核心发展方向,重点建设游船母港码头、私人游艇会所、游船管理服务中心、酒店集群等。

2019年,宜昌交运开始介入景区运营。同年8月,宜昌交运成功收购位于宜昌的4A景区三峡九凤谷——一个集生态农业观光采摘及主题活动等众多娱乐项目于一体的休闲旅游度假区。

大力发展旅游业的效果逐步显现。财报显示,2018年宜昌交运旅游综合服务实现营业收入2.52亿元,同比增长34.85%;实现利润总额5400余万元,同比增长140.30%。更重要的是,旅游业的毛利率相对较高。近几年,宜昌交运旅游板块的毛利率均在20%以上,且逐年走高,到2018年已上升至33%。

日前,宜昌交运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10.54%和19.52%,其中,“旅游综合服务业务实现较大幅度增长”是重要原因之一。

突遇“黑天鹅”

春节假期本是客运和旅游的“黄金期”,但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宜昌交运的主营业务板块造成重创。

1月20日(腊月二十六),宜昌交运还在安排春运客运班次,发布了春节期间宜昌城区到周边县市的城际公交班车排班表,大多数城际公交都是半小时至一小时发一班车。

不过,就在这份排班表发布4天后的1月24日(大年三十),鉴于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宜昌市决定从当日起暂停市区及各县市所有客运班线。 而在此前一天,宜昌所有A级景区已紧急关停,旅行社暂停经营,不再组团接客,已组团的也一律取消延期。

随后,湖北多地实施最严管控措施,道路设卡、小区封闭,一系列举措,让宜昌交运的多项业务几近停摆。抗击疫情是头等大事。从那时起,宜昌交运全身心抗疫,比如调动客车等资源接送医护人员、运送防护物资等。

直到3月13日,随着宜昌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宜昌城区至各县市县际班车、宜昌城区出租车才恢复营运。随后,宜昌交运多条客运线路逐步恢复。

很快,旅游市场也传来好消息。3月21日,三峡九凤谷景区限制性恢復开放;3月27日,宜昌交运的“交运·长运夜游”项目复航;4月4日,“交运·两坝一峡游”也重启……

终于迎来了复工复产复市,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从目前全国的防疫形势来看,旅游业暂时还难以恢复到疫情前状态——国家多部委最新发布的通知要求,全国性文体活动及跨省跨境旅游等暂不恢复,且旅游景区只开放室外区域,室内场所暂不开放,接待游客量不得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的30%。

疫情还未结束。对宜昌交运的考验,也才刚刚开始。

对话江永:低位布局正当时

此次突然暴发的疫情,对宜昌交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公司该如何应对?后疫情时代的旅游业会走向何方?汽车4S店销售模式是否会发生新的变革?就此,支点财经记者专访了宜昌交运董事长江永。

谈客运:大容量出行需求缩减

支点财经:尽管现在已复工复产,但不论是在防控层面,还是心理层面,人们乘坐客运汽车等工具的需求和意愿都有所下降,这对公司相关业务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江永:疫情对道路客运业务具有一定冲击,受企业复工、学校开学、商务社交多方面不达预期的影响,加上人群心理层面因素,目前来看高密度、大容量的社会出行需求不足。

为弥补经营损失,下一步公司将分两步走:一是重点关注个性化、市场化的客运业务,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计划在五峰、机场巴士、武汉、岳阳等线路推广试行定制客运服务;二是推动道路客运关联产业发展,如车辆检测业务,以及与中石油合作推进成品油业务等,进一步提高企业投资收益。

支点财经:近期国际原油价格大幅波动,是否有利于公司降低运营成本?今年,对公司相关旅客运输板块有怎样的预期?

江永:国内柴油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差距不大,另外公司近年来大力推广LNG、纯电动等新能源车辆,新能源车辆占比30%左右。综合来看,受此影响不大。根据今年疫情防控情况,我们目前的判断和预期是,预计6月以后,客流量将逐渐恢复至去年同期60%-80%的水平。

谈汽车销售:大概率延续下滑态势

支点财经:疫情对全球汽车产业造成较大冲击,且人们外出意愿降低,这对公司的汽车销售业务有着怎样的影响?

江永:从整个行业来看,疫情无疑会拉长车市低谷期,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汽车销售业务并不理想。

疫情期间,我们也在积极应对。一方面转型线上新零售,通过线上营销、品牌直播、保客回访等动作,取得一定获客引流和保客维系效果,通过线上团购锁定了小部分潜在购车意向客户;另一方面,我们寻求主机厂政策支持,通过延期付款等增值服务,在必要风控下最大程度降低客户的一次购买成本,实现低首付长月供,为刚需客户提供保障。

从目前情况来看,公司下属4S店经营情况并不是很悲观,随着国家刺激内需政策的逐步出台,我们对汽车销售业务持谨慎乐观态度。

支点财经:如今,很多行业都开启了线上卖货的“云销售”模式,你认为网上卖车会取代线下4S店吗?

江永:网上卖车营销模式有助于增加品牌曝光度、销售线索和用户黏性。自1月29日起,我们也通过自媒体、流媒体平台开启了直播销售模式。网上卖车的方式获得了大量在线观众的点赞互动,在全民“宅家”的大环境之下凸显了有效性。

客观来说,尽管目前网上卖车的成交数据并不可观,实际转化率比较低,但直播卖车收集的销售线索对公司来说非常有价值,这种模式必将成为以后卖车的一种重要补充方式。我们要走出原始圈粉和单一功能的误区,提高信息传播的精准性,有效引发客户群体的共鸣,做到线上线下无缝衔接。

支点财经:有观点认为,消费者的买车需求只是受疫情延后而不是消失了,疫情结束后需求依然会释放;还有观点认为,疫情可能会改变人们对汽车品质的偏好,对此你怎么看?

江永:理论上,消费者购车需求受疫情影响延后,疫情结束后车市有可能实现回弹。但疫情对汽车消费产生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地区经济水平和城市消费水平的不同,生活成本和环境状况的变化,都将综合作用于汽车消费市场。

与此同时,受消费升级驱动,中高端汽车一直是增长最快的细分市场。加之疫情对消费者偏好的影响,消费者将会倍加信赖更环保、更安全的汽车产品。

虽然中高端汽车的消费需求仍将持续较快增长,但消费者只会越来越理性。我认为,综合性价比最优的汽车产品将最受青睐。

支点财经:近两年,全国汽车业连续下滑,你认为中国汽车销售正增长拐点何时会到来?

江永:当前,车市各种不确定因素增多,汽车销售大概率会延续下滑态势,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拐点,中汽协预测正增长拐点或将出现在2030年。

虽然车市下行压力较大,但积极因素也在增多。汽车销量降幅逐渐收窄,汽车行业推陈出新相对较快,尤其是智能网联汽车产品的陆续上市,将对中长期发展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谈旅游业:疫情过后或迎来报复性增长

支点财经:目前,暂不允许跨省和跨境游,并且对允许开放的景区实行流量控制,这对公司的旅游项目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江永:国家相关部委限制跨省跨境游,对景区实行流量管控等,客观上会对公司旅游产业造成一定影响。但是,我们必须严格遵守疫情防控的相关工作要求,并积极主动落实到位。

目前公司正坚持“两手抓”,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生产经营。旅游产业方面,主要以做好疫情防控为前提,大力开发省内及周边游市场,加快相关旅游配套项目建设进度,在营销培训、队伍建设等方面努力练好内功,尽力弥补疫情造成的损失。

支点财经:暑假即将来临,是否会引爆旅游需求?

江永: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产业影响和冲击非常大,短时间内恢复有一定困难。出现较明显的接待高峰,还需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

支点财经:17年前,非典过后,旅游业实现了報复性增长。你认为此次疫情结束后,国内旅游业是否也会迎来报复性增长?

江永:此次疫情结束后,旅游业仍然有可能出现报复性增长,因为此次波及范围以及影响时间都超过非典,对全球服务行业乃至经济冲击及影响更大,旅游业的恢复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不过,本次疫情也将加速旅游产业的优胜劣汰。我们将更加注重服务品质,积极探索新的发展模式,不断创新丰富旅游业态,最大限度地满足游客多样化、个性化的体验和需求。

谈“黑天鹅”:危中寻机

支点财经:从业绩预告来看,公司2019年业绩不错。受疫情影响,公司是否会下调今年的业绩目标?

江永:从二季度开始,公司业务正在逐步恢复。我们将会综合权衡市场变化和实际情况等,适当下调公司2020年的年度业绩目标。

支点财经:从长期可持续经营角度看,企业应以怎样的心态应对“黑天鹅”的冲击?

江永:对企业来说,一方面要科学研判,认清客观现实。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在一年或者一年半以后,才能基本恢复之前的水平。另一方面,我们要危中寻机,化危为机。

虽然疫情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但我国拥有巨大的内需市场,经济的基本面持续向好,旅游产业的发展空间很大。对于未来的旅游产业,我们依然充满信心。

于我们而言,仍要牢牢坚持聚焦主业,传统道路客运、汽车销售产业要夯实基础、提质增效,旅游、物流产业要推进资源整合、创新发展。

疫情让相关产业进入寒冬,但这也正是低位布局的好时机。以旅游为例,当前游轮业务跌入冰点,但若在低谷期打造高品质、有品位的度假型游轮进入长江三峡省际游轮市场,择机收购相关游轮企业或游轮运力指标,待一两年后旅游需求恢复后,就可以迎来收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