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崆峒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建设现状、问题及对策

2020-06-01 07:47:32 南方农业·下旬 2020年1期

张志新

摘 要 为促进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建设,介绍了崆峒区农产品监管体系建设目前的现状,分析了存在的问题,并从做好基地布局、理顺管理体制、创新监管机制、推进诚信体系建设、推广现代农业、加强培训等6个方面提出了切合崆峒区实际的工作对策。

关键词 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管理体制;体系;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

1 崆峒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现状

1.1 崆峒区情况

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地处甘肃省东部,六盘山东麓,历史上为丝绸古道西进北上甘凉的第一座关隘重镇,亦为陕甘宁三省交通要塞和陇东传统商品集散地,素有“旱码头”之称,现为平凉市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是一座新兴的工贸旅游城市。全区辖17个乡镇,3个街道办事处,有252个村,19个城市社区,总面积1 936 km2,常住人口53.09万人,其中农业人口33.24万人。近年来,崆峒区立足牛、果、菜三大优势主导产业,将农产品质量安全摆在重要位置,坚持标准化生产与执法监管两手抓、“产出来”和“管出来”两手硬,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呈现出稳中向好的态势。2017年4月,该地区被省农牧厅命名为省级第一批农产品质量安全县。

1.2 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机构建设情况

1)强化区、乡两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检测机构力量配备,设立副科级财政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区农产品质量检测站,在全區17个乡镇成立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服务机构,共为区、乡两级配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员55人,村级协管员252人,形成了区、乡、村三级监管网络,为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开展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保障。2)健全机制,将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纳入政府年度考核,与各乡镇签订了目标管理责任书,并制订下发了安全县创建、追溯管理办法等一系列文件,以保障监管工作任务落到实处。

1.3 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情况

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不断完善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立健全“生产有记录、信息可查询、流向可跟踪、责任可追究、产品可召回”的农产品追溯管理机制,将管理工作从被动应付向常态管理和源头管理转变。目前,17个乡镇全部配备了监管设备,9个蔬果种植主乡镇配备了速测设备,938家种、养殖企业、合作社、农资门店纳入了追溯平台,录入了1 955条监督检查记录、644个产地证明、33个认证产品、2 934个追溯批次、18 351个检测数据。

1.4 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情况

近年来,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区、乡两级监管机构持续加大蔬果农残检测抽检频次,扩大抽检范围,鼓励支持农产品生产企业开展自检。2014年至今,区、乡、企业共完成果蔬农残速测18 351个样品,国家、省、市农畜水产品例行抽检合格率均达到了98%以上,全区未发生过重大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

1.5 “三品一标”认证情况

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采取政府鼓励支持,企业自主申请的方法,积极引导农产品生产企业、专业合作社和种养大户开展“三品一标”认证工作,严格落实“三品一标”证后监管。截至目前,全区认证无公害农产品共21个,产品总产量28.12万吨,产地总规模32 818 hm2,占全区农产品种植面积的59.96%;认证无公害畜产品3个,无公害畜禽产地8个;认证绿色食品9个,同比2018年增长12.5%。

2 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建设存在的问题

2.1 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低

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规模农产品生产基地不多,蔬菜、水果主要农产品生产模式有两种:1)组织化程度较高的正规生产企业,比如超越农业有限责任公司,严格按照标准化生产规程生产,有生产档案,能够按要求开展农产品自律性检测及追溯。2)小规模合作社及农户分散经营,占崆峒区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的绝大部分,基本属于自产自销型的小批发模式,这种小规模生产方式与低水平产业化经营导致农产品种植户的知识培训、监管无从下手,也制约了崆峒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建设的进一步发展。

2.2 现代农业发展滞后

目前,农产品生产者素质普遍较低,生产企业、合作社负责人农业科技知识普遍匮乏,农业管理能力、创新能力和企业家精神不足,生产的农产品商品化特征不明显。此外,农产品生产者对现代农业技术、新品种和新型经营方式不敏感、不主动[1],传统落后的农产品生产经营模式对监管工作造成极大的阻碍。

2.3 农残检测和监管执法断裂

目前,承担主要检测及基地检查任务的是区级农产品检测机构,乡镇检测机构检测、检查依然是被动应付型的。区级检测和乡镇检测机构有例行检测及监督检查职责却无执法权,造成生产经营主体及散户不配合检测工作,出现了督查出的问题得不到整改的尴尬局面。

2.4 蔬菜质量安全责任与管理错位

生产者应当重视农产品质量安全,区政府虽然将农产品质量安全纳入对区级农业部门和乡镇政府责任考核,但是对生产经营主体及散户并没有压实安全第一人的责任,并且,乡镇政府监管机构和农业部门无压实生产者质量安全责任的有力抓手,导致监管工作“有心无力”。

2.5 乡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乏力

乡镇直接面对一线农产品生产经营者,是实施农业生产过程管理和落实农产品质量安全源头监管工作的重要力量。农业生产是控制农产品质量安全的第一步,现有的机制恰恰缺乏第一个环节的防控工作[2]。当前,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各乡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机构虽然达到了有牌子、有人员、有机构、有场地、有经费,但隶属于乡镇政府,和乡镇政府农业办公室是一套人马,监管人员身兼数职,主要精力都放在乡镇政府业务工作上,不能专职进行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检测工作。

2.6 农药销售市场混乱,用药安全没有保障

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农资门店杂乱,销售人员不专业,有些是商店代售,有些是农兽药一块经营,粮食、果树、蔬菜用药没有分类摆放,销售人员和用药人员分不清农药适用的农作物种类,果树用药在蔬菜上被施用现象时有发生。

3 加强崆峒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对策

3.1 完善城市郊区与优势产区基地布局

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做好农产品产业种植区域规划。1)通过加大对农民专业组织的扶持,来规范组织运作,引导农户统一投入品使用、档案记录、产品销售等,改变农产品生产经营主体分散、经营主体众多的混乱无序状态,形成统一化组织、基地化生产、规模化生产的态势,以提高农产品的品质和安全水平[3]。2)稳定蔬菜、水果等主要农产品种植面积,继续加强重点蔬菜生产基地的建设,积极扶持扩大蔬菜大棚种植面积,完善蔬菜产品流通体系,加强农产品冷链储运设施建设,大力推广蔬菜标准化生产,引导全区蔬菜生产向无公害、绿色、有机化方向发展,不断提高蔬菜生产经营的专业化、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和信息化水平。通过制定政策和资金扶持,带动特色产品和优势产品逐步形成规模,产生品牌效应,增强市场竞争力。

3.2 新形势呼唤现代农业

有学者将现代农业的共性特征概括为4个方面:1)设施装备发达,表现为农业基础设施较好、机械化程度高、设施先进等;2)生产技术先进,表现为品种优良、生产科技水平高等;3)组织经营高效,表现为农业生产与销售全过程的各个环节连接密切、产供销一体化、经营管理水平高等;4)服务体系完善,表现为政府的政策支持与服务体系完备,能帮助农业生产者克服技术障碍、规避市场风险等[4]。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蔬菜种植拱棚占绝大多数,反季蔬菜供应不足,应积极鼓励、支持引进大棚种菜,利用农业设施和科技结合,人工改变、改善大棚内的温度、湿度等生态环境,提高防范病虫害能力,让蔬菜更好生长。通过这种方式,组织规模生产企业重点种植反季节蔬菜,种特定季节“难种或种不出来的菜”,抢占高端市场。

3.3 理顺管理体制,创新监管机制

1)在理顺管理体制上,乡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机构的人、财、物三权由区农业农村局垂直管理,更好地使乡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人员集中力量做好农业技术推广和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5]。2)在创新监管机制上,将执法、监管、检测职能合并,将市场监管和基地监管合并,这样有效解决了生产者不配合检测工作的尴尬局面;而且基地生产环境、生产档案的建立以及农药的依法依规使用检查出来的问题能够得到生产者的重视并及时整改;产品准出、准入也能够有效衔接,促使针对种植散户制定的合格证制度实行更加顺畅。

3.4 构建企业诚信体系建设

企业作为农产品生产者、经营者,有责任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目前,政府只考核农业管理部门和乡镇的安全责任,弱化了企业作为生产者是第一责任人的责任意识。因此,应建立健全农产品质量安全诚信体系,建立“黑”“红”名单,要求所有企业对上市产品进行自律性检测,以此为依据要求乡镇审批准出证明方可上市销售,乡镇监管机构着重检测种植散户农产品并开具合格证再上市销售,区级检测机构着重问题多发区域、重点时节的监督抽检。

3.5 加強种植技术及用药培训

需要对生产者进行标准化种植技术、农药销售及依法依规使用的系统培训,相关知识也要随时更新。所以,应积极引进优良品种,有计划地对生产者进行最新生产技术培训,对农药销售者、使用者定期开展相关知识培训,宣传《禁限用农药名录》。只有不断提高农民生产技术水平和安全用药的意识,推动规范化、标准化种植,才能从源头上防止农产品质量安全事故发生。

参考文献:

[1] 张东伟.新时代甘肃省现代农业探索[J].甘肃农业科技,2017(12):99-102.

[2] 吕新业,李丹,周宏.农产品质量安全刍议:农户兼业与农药施用行为--来自湘赣苏三省的经验证据[J].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35(4):69-78.

[3] 高宏巍,王南,刘东亮,等.我国“三品一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问题及对策研究[J].农产品质量与安全,2012(1):34-36.

[4] 柯炳生.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业建设的若干思考[J].农业经济问题,2007(2):18-23,110.

[5] 黄新文.广西乡镇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现状与对策[J].中国农技推广,2019(9):29.

(责任编辑:赵中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