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等待出路的养殖户们

2020-06-01 07:24:11 《中国报道》 2020年6期

陈珂

网红“华农兄弟”或许没有想过,自己花式烹饪的竹鼠有一天会成为“烫手山芋”。如今,他们再也没有更新过有关竹鼠的视频,而是画风巨变,开始直播挖竹笋、采蘑菇。

2月2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发布(以下简称“决定”),被称为史上最严“禁野令”。地方政策也不断收紧,5月1日,《广东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全面禁食陆生野生动物”首次明确写入省级地方性法规。

暂停键突然按下,包括华农兄弟在内的竹鼠养殖户们顿感迷茫,他们仅存的希望是竹鼠能被收录进《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以下简称“目录”)。目录中所列的允许食用的动物种类,其人工养殖种群被允许食用,但其野外种群和该目录以外的其他所有陆生野生动物均禁止食用。一旦公布,该目录将成为衡量禁食与可食的标尺。

2018 年 11 月 17 日,在广西平乐县沙子镇保安村的养殖基地内,村民在管护竹鼠。

4月8日,农业农村部发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征求意见稿)》,18种传统畜禽和13种特种畜禽位列其中,但并没有竹鼠。5月8日,为期一个月的意见征询期限已到,养殖户们对尚未出台的最终政策翘首以盼,希望竹鼠养殖不会被判“死刑”。

紧急叫停

“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来自野味,可能性比较大的比如说像竹鼠、獾这类的野生动物。”1月20日晚,针对病毒溯源问题,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连线时首次披露。

野生动物交易很快就被严厉管控,一个月后,决定出台,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俗称“三有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禁野令”生效后,近些年被一些食客偏爱的黑斑蛙、虎纹蛙、蛇、竹鼠等特色野味不能再现餐桌,温饱之外的味觉追求被迫按下暂停键。但具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详细的禁食目录尚未出台。

自然科普作者、动物保护专家任辉在接受《中国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新规发布之前,《野生动物保护法》中也有对禁食野生动物的明确规定,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没有合法来源、未经检疫合格的其他保护类野生动物”不可食用。“这种界限更科学,也更合理。野生动物作为自然资源的一种,人类不过度食用威胁到一些物种的生存,食用本身一般是没有问题的。”

“但这个界限在当下的中国缺乏可行性,最终导致了今天的乱象。”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取得林业部门颁发的“驯养繁殖证”养殖而来的野生动物就是合法来源,“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如猪牛羊之类是驯化动物,东北虎大熊猫之类是野生动物,但在这些驯化动物和纯粹的野生动物之间还有一个庞大的中间地带。”由于监管不力,它们可能会以非法方式流入市场。任辉认为,也存在一些拥有“驯养繁殖证”的企业常年收购野生动物并将其“洗白”为合法养殖产品。

“可以看到,因技术不足、监管缺失、多头管理等因素,原本的禁食界限实际上没能很好落地实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看似‘一刀切地从源头禁食野生动物可能就是最快奏效的方法。”任辉说。

2019 年 7 月 1 日,江西省金溪县陈坊积乡涂坊村竹鼠养殖户将大竹鼠装笼,准备出售。

2月25日,深圳在全国率先开出禁食野生动物“白名单”,尽管引起了很大争议,但这种模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认可。4月8日,农业农村部公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征求意见稿)》,共31种家养传统畜禽和特种畜禽位列其中,这本质上也是一份“白名单”,将在禁食与可食之间标明界限。

期盼春天

当野生动物被证实可能是病毒的中间宿主时,交易市场往往已经准备开始重新洗牌甚至停摆,最早被怀疑可能携带有新冠病毒的竹鼠也没能逃脱这种命运。按照决定,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被禁止食用,竹鼠就位列其中。自1月21日起,竹鼠被全面禁食。

禁食不难,难的是遍布各地的养殖户们。2016年统计数据显示,全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专兼职从业者有1409万人,创造产值5206億元人民币。

4年时间过去了,规模仍在壮大,华农兄弟就是其中一员。此前,他们因被网友戏称为“吃掉竹鼠的100个理由”系列视频而蹿红网络,更多人也因此知道了竹鼠并将其奉为餐桌新宠。而决定发布以来,华农兄弟的竹鼠再也没有出现在镜头里。

凭借积攒的知名度,华农兄弟另寻他路或许难度并不算大,但对于普通养殖户来说,竹鼠养殖迎来春天的可能性或许会大打折扣。

往年这个时候,广西马山县古零镇乔老村的潘耀军不是为竹鼠繁殖做准备,就是在接待慕名前来取经的散养户。而眼下这个春天更像是一场漫长的寒冬。11年前,只有小学文化、视力一级残疾的潘耀军从两只竹鼠开始养起,发展到如今存栏2000多只,年利润20万元,并无偿将养殖技巧传授给其他养殖户,成为当地的致富带头人。

“十几年坚持走到现在,万一真的不让养了,损失是肯定的,返贫也不是不可能。”潘耀军告诉《中国报道》记者,他能理解外界流传竹鼠与这次疫情有某种联系,但他认为竹鼠不应为病毒“背锅”,他更愿意相信,依靠广西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养殖竹鼠是两全其美的事。

而潘耀军并非个例。停摆3个多月以来,养殖户们正遭受着疫情和政策的双重影响。“每日饲料减量,有的竹鼠被饿死,心疼,但是没办法。”“也有刚贷款投入几万、几十万准备大干一场的养殖户,现在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畜牧研究所高级畜牧师刘克俊无奈地说。

刘克俊向《中国报道》记者出示的一份报告显示,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竹鼠数量达6600万只,产值约100亿元,从业人员26万人。其中广西的养殖规模在全国排名第一,人工驯养繁殖竹鼠存栏量约3600万只,从业人员达18.2万,贫困户占从业人数的18.7%,竹鼠养殖成为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朝阳产业。

也不是没有希望,“如果竹鼠能像牛羊那样被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竹鼠养殖业还有机会重获新生。”在等待新政策的日子里,刘克俊向广西有关部门递交了关于将竹鼠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建议书,他认为,竹鼠养殖已经有30年的历史,人工养殖的竹鼠不应该被纳入野生动物范畴。

但据任辉推测,鉴于疫情的严重性,新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所包含的可食用动物门类可能会大范围收紧。4月8日公布的目录名单中没有竹鼠,这似乎印证了任辉的猜测,也让数以万计的竹鼠养殖户们像是面临一场“死缓”。

遍寻出路

每天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留给养殖户们等待的时间并不多,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处置现有的存栏野生动物。

一个不得已的方法是放生野外。任辉说,非典的时候,果子狸被放生到野外,“但效果不理想。”“放生是非常科学的事,需要綜合考量放生地的承载能力、这个物种以前是否在当地生存过、养殖场的动物是否存在过度近亲繁殖而引发的遗传多样性缺失,养殖户显然没有这样的能力组织这样的科学放生。”

“如果管理方希望养殖户全部退场,就应当出台相应的补偿措施和无害化处理细则,也就是灭杀、无害化焚烧等。”任辉表示,补偿能否达到养殖户预期,或者无害化管理是否严格,都可能影响到养殖户遵循这些政策的积极性。

近些天,潘耀军每天都能在朋友圈里刷到同行撑不下去的消息,他也感同身受。弥补停止养殖带来的损失,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给出相关建议:将合法养殖、依规停业的作为补偿对象,对违规取得行政许可证件或违法从事养殖的不予补偿;根据在养野生动物的种类、数量,以及养殖设施投入等因素合理制定补偿标准;制定精准的帮扶措施,并与脱贫攻坚相结合,通过多种形式帮助养殖户实现转产、发展替代产业。

5月15日,湖南省发布文件,给出了第一批14种野生动物的补偿标准,其中竹鼠每公斤补偿75元。这是首个明确给出补偿范围、补偿标准和补偿资金安排的省级方案,文件指出,对补偿范围之外的贫困户和边缘户,因禁食造成产业受损的,参照方案规定的标准给予一定补偿。

在此之前,也有黑龙江、江西、广东等多省份采取收回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对养殖户进行适当补偿、统一收购存栏动物等方式解燃眉之急。刘克俊表示,“如果竹鼠养殖业被取缔,养殖户们只能接受政府补贴,考虑转产,但希望相关政策能尽快出台,不要让养殖户们再拖下去。”

转产是一条出路,却也意味着要重新学习新的养殖技术、建造不同的养殖设施、重新适应市场变化……“如果新规延续很长时间,最终要解决的是这些养殖户从养殖市场退出之后的就业问题。”任辉说。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养殖户们在未来面临的变数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