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如何创新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

2020-06-01 07:24:11 《中国报道》 2020年6期

于泽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体制机制角度对要素配置市场化改革做出顶层设计,将有力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行稳致远。

2020年我们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也将迎来“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在这个历史节点,为顺利开启“十四五”新征程,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特别是将新冠肺炎疫情化危为机,需要紧紧抓住改革的“牛鼻子”,向体制机制改革要动力,保障经济稳中有进发展。

破除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

我国从1978年开始经济改革,核心是在发挥好国家作用的前提下,逐步构建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经过多年努力,产品市场构建取得了巨大成绩,98%以上的产品价格已经由市场决定,相较而言,仍然存在较多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面对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新要求,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改革具有重大的实践意义。

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有力保障。十九届四中全会形成了所有制、分配制度和资源配置方式三位一体、有机统一的基本经济制度框架形式。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所有制结构、分配制度和资源配置方式都要以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为支撑。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要求必须打造各种所有制主体依法平等使用资源要素的市场基础;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更是要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重点任务是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

贯彻新发展理念的重要体现。新时代需要在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下,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我国产品结构、产业结构不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的重要原因在于要素市场发展不充分、不平衡。例如,要素市场价格双轨制,信息不充分、不透明,资源配置效率低,导致供给模式以数量型为主,企业创新动力不足,没有真正贯彻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同时,能源和自然资源价格存在较多管制,不能充分反映稀缺程度,致使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占据较大比重。此外,要素价格不平衡导致国民总收入中的劳动收入份额下降,收入差距扩大,城乡之间资源配置不合理。只有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才能真正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

3 月 25 日,工人在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南麻街道一节能材料企业车间劳作。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动力基础。目前,经济增速放缓是全球范围内普遍存在的现象,任何一个经济体都不可能保持长期的高速增长或长期规避经济增速放缓的可能性。当一个国家的收入处于中等水平时,更容易出现经济增速放缓。这种现象归根结底是要素市场没有成功实现转型,导致经济在要素价格引导下,长期固化在较为初级的层次,无法实现以自主创新为主导的高级经济形态。只有实现要素市场化配置升级,更好地发挥科技等要素的作用,才能引领经济实现长期平稳增长。

我国从1978年以来一直坚持对要素市场进行改革,有很多成功的经验,需要在未来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改革中进一步坚持。《意见》进一步明确了要素市场化改革需要坚持的原则,以进一步做好体制机制建设工作。第一,明确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的方向。第二,明确发挥好政府作用。第三,明确坚持稳中求进,分类实施。

凸显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性

面对新时代经济发展新特征、新一轮世界技术革命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要对新问题做出有针对性的新探索。

第一,土地市场改革以增强灵活性为核心,提高土地使用效率。《意见》中对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提出了诸多新亮点,例如进一步加快集体建设用地入市、混合产业用地供应推动产业融合发展、利用市场化机制盘活存量土地资源、进一步向省级下放土地管理权等。最核心的是提升土地使用效率。我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走向高质量发展,未来的关键是提升效率,通过盘活存量土地,建立灵活的土地供应体系,推动不同产业用地类型合理转换,以最大化提高土地使用效率。

第二,打破劳动力市场的各种限制,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提升效率、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要求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关键是提高工作与劳动力之间的匹配效率。这就要求劳动力市场更加灵活有效地匹配各类工人,发现各类人才。紧紧把握这个关键点,《意见》进一步扩大了劳动力要素的“流动性”。

第三,緊紧把握制度建设,构建激励相容的多层次、多主体金融市场。《意见》在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注重从基础制度建设入手,显示改革的深化、协同化和制度化,尤其是股票市场和金融开放中的进一步制度化、体制化。

第四,加快发展技术要素市场,激发创新潜能。与劳动、土地、资本要素相比,技术要素市场发展较为缓慢。《意见》从产权界定、市场参与人、国际交流等多维度明确了技术要素市场的发展方向。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低是长期顽疾,《意见》进一步加大了职务科技成果激励,加强科技成果转化中试基地建设,建立健全科技成果常态化路演和科技创新咨询制度等。

第五,适应数字经济发展,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目前,经济数字化、智能化是大势所趋,《意见》最大的亮点是明确了数据要素市场的发展方向,前瞻性布局数据要素市场,为增强我国发展新动能保驾护航。建设数据要素市场,关键是提供标准化的大量数据。通过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和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车联网、物联网等领域数据采集标准化为数据要素市场提供供给。

第六,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需要进一步强化价格发现和市场运行效率。进一步增强人民对经济发展成果的获得感,就要进一步健全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充分发挥要素价格激励作用,增加劳动者特别是一线劳动者的劳动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