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县长们为何纷纷当起了“网红”?

2020-06-01 07:24:11 《中国报道》 2020年6期

张利娟

“又辣又香又红,买回去可以吃火锅、炒菜,美味可口……肯定会让网友们得到一个最优惠的价格。”4月11日下午,河南省临颍县副县长史有来走进抖音直播间,变身“主播”带货临颍辣椒。

史有来一边介绍临颍辣椒的优点、特色,一边与网友互动。网友们听得津津有味,纷纷留言:“县长太接地气了”“县长真帅,一点架子也没有”“买买买”……最近,县长群体成为“网红”。

“很有意思,但是稍微有些紧张。”史有来坦诚地告诉《中国报道》记者。

扛起直播“新农具”

一场疫情,为何把平时不苟言笑、低调稳重的政府官员们都纷纷变成了“网红”?

4 月 25 日,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宝山镇党委书记臧浩宇(左)在抖音平台带货直播。

“选择做这次直播的初心很简单,就是想通过卖辣椒增加群众的收入。”史有来说,“临颍县是豫中南地区最大的小辣椒产销基地,往年这个时候,全县的辣椒基本都销售完了。今年受疫情影响,销售严重受阻,很多农户的辣椒到现在还存放在家里。网络直播有着较大流量规模,我们想通过网络直播进一步拓展销售渠道,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的特色农副产品,提高临颍辣椒市场知名度,从而帮助群众增收。

“县长没有县长的样子,但这就是我们为人民服务的样子”“第一次献爱心不买,是你的责任;第二次不买,那是我们的责任,东西不好 ”“只会批文件的县长也不是好县长”……湖南城步县委常委、副县长刘书军在淘宝直播间一边啃着泡椒,一边吸着牛奶解辣,为城步县农货“打call”,面对网友的各种灵魂拷问,金句迭出。

2020年是全国脱贫攻坚工作的收官之年。农产品的销售情况,将直接决定着贫困县的脱贫速度,也考验着刚刚摘帽的县域脱贫工作的巩固情况。

云南景东县遇到疫情考验,不少农货出现滞销,其中有7万亩豌豆没有销路。在这里挂职的副县长、浙江大学干部许亚洲变身“豌豆哥”,身着彝族服饰,走在田间地头,直播“带货”——“我现在来到了连绵的无量山和雄壮的哀牢山之间,你们看我们的豆子熟了。” 仅一天时间,景东水晶豌豆通过各大网络直播平台就销售出755单1880公斤。

“防疫期间,每一个步骤都要进行多方协调,才能组成往常再顺当不过的供应链。”许亚洲在景东成立了一支“豆蔻年华”小分队,在进行传统销售的同时,持续推进互联网+消费扶贫模式。

“做‘网红不是目的,把滞销的农副产品卖出去,带动当地产业发展,打赢脱贫攻坚战才是最终的目标。”采访中,参与直播的县长们都如是说。

助力脱贫攻坚和数字乡村建设

县长们走进直播间不仅能够给农产品“带货”,还能有效增强农产品的品牌效应,加速农产品的标准化进程。无疑,这是典型的“造血式助农”,能够有效地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让更多农民走上致富增收的道路。

“领导干部做直播并非自己想当网红,而是要利用好新电商手段,帮助当地农民成为网红,改变农产品传统销售模式,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带来好处。”中国社科院农村所产业经济室主任刘长全分析道,随着产业链条数字化进程持续推进,未来有望构建一套生产端和消费端数据流通的新零售体系,这对乡村振兴意义重大。

“数字技术有助于打通当前产业链供应的‘堵点、补上‘断点,让信息流、人流、物流、资金流有序转动起来,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体户‘供氧‘输血。实现这些功能的载体有很多,短视频和网络直播就是。”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说。

在欧阳日辉看来,疫情期间,官员“连麦”、县长“带货”,是基层干部们“脱贫带路”的集体缩影。县长带货不在于卖多少货,但对乡村振兴和数字乡村建设的示范和推动效应是深远的。这种影响至少涉及三个方面:一是拓展農产品销路,增加农民收入;二是发展“直播+电商扶贫”,探索打造产业链与产业兴旺相结合的脱贫新路子;三是打开贫困地区通向外部世界的快捷通道,推动数字乡村建设。

史有来坦言,突然而来的疫情,给脱贫攻坚工作带来了困难,部分农户发生农产品滞销问题,“县长+直播+助农”这一方式则打通了产品“最初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也能引来更多企业与生产基地对接,有效解决群众农副产品滞销问题,切实促进群众增收,从而解决贫困群众的后顾之忧。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赵春江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应进一步发挥平台科研、人才和技术优势,帮助农户了解和掌握农业数字化和信息化能力,让他们真正享受到数字乡村的成果。

未来会是常态吗?

从“县长”到“主播”的探索,既给老乡们带来实打实的收益,解决了部分农产品卖难问题,也为打通农产品网络销售、创新精准扶贫提供了示范引领。未来,“县长+直播+助农”这一模式是否会在各地持续推进?

史有来认为,网络直播带货作为一种电商模式,非常适合农产品的销售,效果也很好,能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带来好处。这个“新农具”将逐渐成为农民增收的一个新方向,各级政府也会进一步努力用好这个工具。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们一方面要选择更多富有地方特色的优质农产品进行直播,另一方面将进一步加强和知名平台的合作,提升专业度。此外,我们还要对县里的种植大户、经纪人进行直播知识培训,在农业园区为网红建一些别致的直播间,选育一些优质新品种,让直播走出房间,让网友更加直观地感受到农业农村的明显变化。”史有来说。

“疫情期间,平台和政府合作为县长带货做了充分的准备,包括带货的品质、供应链和相应的服务,可以说是高规格、严要求的‘网红带货。这种政企合作可以推动直播带货更加正规,纠正以往主播带货出现的质量和服务问题。”欧阳日辉告诉《中国报道》记者。

欧阳日辉认为,县长带货模式会在直播行业内成为一种常态,但在某一县内未必成为常态。县级政府带货直接目的是推动滞销产品的销售,宣传辖区内产品的品牌,但一个县的基础工作太多,也不会每个季度都有滞销产品要销售。所以,县级政府最好是根据需要确定是否采用这种模式发展本地的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