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Art Basel HK掌舵人的额外战场

2020-05-18 09:13:23 《凤凰生活》 2020年5期

陆爱华

全新数字项目為参展艺廊提供额外平台,向巴塞尔艺术展全球范围内的客户、新藏家及买家们展示作品。首届网上展厅于2020年3月发布,为参展艺廊提供机会呈献原先计划于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展出的作品。全新数字项目将与展会同期举行,而非取代实体展会,并将会让艺廊在网上展厅内展出未在展位中呈献的其他策展展览作品,并标示其价格范围。然而因2020年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的取消,平台的首次启用主要用以展示艺廊原先计划在展位中展出的作品。所有2020年香港展会参展艺廊都会获邀参与网上展厅,首届亦不设收费。

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可让藏家通过搜索艺廊、艺术家及媒介浏览数千件作品,并直接联系艺廊咨询销售事宜。与展会相同,网上展厅将率先开放贵宾预展,让持贵宾卡贵宾参与,随后数天将向公众开放。

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Marc Spiegler表示:“随着艺术市场不断发展,巴塞尔艺术展一直致力探索透过新科技支援艺廊的机遇。网上展厅将进一步为艺廊提供与全球观众交流联系的可能,完善艺术市场所需的持续人际互动要素。”

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于此刻发布全新计划。尽管网上展厅无法取代我们的2020年香港展会,我们坚信它能为所有因三月展会取消而受影响的艺廊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持。”

P=PHOENIX LIFESTYLE对话 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

黄雅君拥有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及设计学院文学学士(荣誉)学位,主修艺术。在2014年12月晋升为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前,黄氏曾担任两年巴塞尔艺术展东南亚地区贵宾关系经理,负责联系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及越南等地区。同时,她亦管理于2009年与合作伙伴携手创办的马来西亚文化机构RogueArt,客户层面广泛,包括艺术家、艺廊、艺术机构、企业及私人藏品系列等。在2006至2008年间,黄氏为吉隆坡Valentine Willie艺术画廊策展人及活动总监。

黄氏对亚洲艺术了如指掌,更拥有非常丰富的策展经验,近年参与项目包括:由日本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赞助的新媒体巡回艺术展《媒体/艺术厨房》(Media/Art Kitchen)的马来西亚总策展人,参展艺术家来自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泰国及越南;由来自不同界别的印尼艺术家参与的群展《Turning Targets #5 Dobrak!》,展览在印尼日惹的Cemeti Art House举行,黄氏获委任为联合策展人。

P:随着新科技不断发展,巴塞尔艺术展未来会在线上展览探索哪些创新尝试?

黄雅君:随着艺术市场不断发展,巴塞尔艺术展一直致力投资新科技和支援艺廊的机遇,以建立一个健康的艺术生态系统。网上展厅是一项已经发展了数月的计划,是我们正进行的长期努力的一部分,它旨在为艺廊提供一个额外平台,以联结到全球最高质量的观众——包括巴塞尔艺术展全球网络的艺术赞助人以及新藏家和买家在内,以及推广它们的艺术家。

在接下来的数月中,巴塞尔艺术展将整合来自不同用户的宝贵反馈,进一步投资发展这个平台以作为一个额外的方式在艰难时期支持我们的艺廊。?

P:在未来的网络平台上,迈阿密、巴塞尔、香港的参展画廊、收藏家是否能够产生更紧密联系?

黄雅君:我们不认为网上展厅可以取代我们的实体展会,而是作为一个额外平台。我们坚信数字平台无法取代亲临现场观看艺术或参观展会本身的体验。当你无法参加实体展会时,网上展厅是与国际艺术世界保持联系的好方法。对于从未参加我们展会的人们来说,这也是一个认识我们和认识我们艺廊的机会。从我们首届网上展厅的经验中获知,该项目对于艺术界的真正价值是它在艰难时期将社群团结在一起。将来,我们会将网上展厅视为我们可以提供给艺廊及收藏家们的额外提议,而不是取代我们的实体展会。

P:于此次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又如何做到尽善尽美?

黄雅君:巴塞尔艺术展的网上展厅使观众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浏览全球最好的作品,艺廊可以从巴塞尔艺术展的广泛观众网络中受益,包括艺术赞助人、新藏家以及经验丰富的藏家们——都可以浏览它们的展览;而实体展会为藏家和艺廊提供了交流意见和思想的机会,以及无法被数字平台取代的亲自观看艺术的体验。

对于首届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我们收到了来自不同市场的艺廊关于销售情况、与现有以及新联系人建立关系的积极反馈。在接下来的数月中,巴塞尔艺术展将整合来自不同用户的宝贵反馈,进一步投资和发展这一项全新数码项目以改善我们的艺廊、客户、收藏家以及艺术爱好者们的体验。

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为巴塞尔艺术展的参展艺廊提供了一个额外平台,并会让它们展出未在展位中呈献的其他作品,而藏家们可以在同一平台上浏览从现代到战后以及当代超过2000件杰出作品。这也是艺廊与藏家展开对话、交流思想和加深联结的绝佳平台。

P:在“危机”中往往暗藏着“机遇”,你觉得此时有哪些新的运营模式与艺术领域值得画廊与收藏家关注?

黄雅君:哪怕是在2019冠状病毒病爆发之前,数字化已经在极大地改变着艺术世界,使艺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易接触。在社交距离和旅行禁令的时代,数字化概念可以带来一些缓解、但不能取代现实世界中的艺术体验。它们也无法取代在实体活动中所进行的对话和交流。我们将数字视为补充实体展会的“额外平台”,而不是取代。

P:在你看来,亚洲收藏家的职业范畴、年龄分布、收藏爱好有哪些特征?你会因为他们的关注领域而做哪些不同战略部署计划吗?

黄雅君:亚洲及其他地区的藏家的分布高度多样化。由于艺术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很难总结藏家的品味。我们的确要考虑藏家是谁、他们的需求和期望是什么,以及我们如何调整我们的提议和项目,以确保他们在展会上得到绝佳体验。然而,他们全都参与的原因是他们想要观看我们艺廊带来展会的杰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