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我家钟点工

2020-05-11 05:50:51 《少年文艺》 2020年5期

何新华

我从超市购物出来,袋子提在手上很沉,“要我帮忙吗?”一个大个子女人像阵风一样来到我身边问。

我看了这女人一眼,有点犹豫,因为她的打扮有点怪:及地的黑色蓬蓬裙,连脚也遮住了。头上戴着黑帽,还戴着大大的口罩,整张脸除了一双眼睛外,几乎看不见其他地方。

女人不顾我在犹豫,已经从我手里把大袋小袋提过去,我注意到女人在取过袋子的时候,手上戴着黑丝绒的手套。

手中无一物,走起路来轻松多了,可是这个大个子女人提着那么沉的东西,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有几次都快过了我。

到了家,我说过“谢谢”后掏出三十元钱,女人愣了一下,没有接。难道是我给的钱少了?可是,在车站、轮船码头帮人提包的,给的钱也是这么多。

我脸上流露出不悦的表情,女人突然笑起来说:“我帮你,只是举手之劳。”

原来是我多心了。我不好意思地收回钱,想再一次对女人的帮助表示感谢,女人却冲我一笑,说:“需要钟点工吗?我看你家里有点乱。”

她提出的要求,我怎好拒绝?我点点头,让女人进了家。

我给自己沏上一壶花茶,在阳台上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翻开的书只看了几页,女人到阳台上来了,向我微微一弯腰,说:“已经干完了,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抬腕看表,还不到十分钟,客厅、厨房、卧室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该付钟点费了,当我掏出一百元钱,女人把钱挡了回去,说:“要给报酬,你就给我一分钱吧。”

一分钱?我没听错吧!我认为女人在开玩笑,可是女人态度认真,坚决不要一百元钱,只要一分钱,我很难办。

“别急着给,下次吧。”女人笑笑,走了。

真是个怪女人!我笑着摇摇头又沉浸到书中。

一转眼,又到了周六。我跟往常一样,从超市购物回家后,就坐到阳台上一边喝花茶一边看书。

我休息的时候,很少有人来打扰,可就在这时候,门铃突然响起,我猜不出是谁来找我,就起了身。

门开了,是那个怪女人,还是之前那身打扮。

女人的突然到来,让我有点措手不及。女人并不以为然,笑笑对我说:“我想你的家里一定又乱了。”

“噢!是的。”我说着,把女人请进了屋。

这次,又跟上次一样,女人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一个被我弄乱的家整理得干干净净。

女人的酬劳还是一分钱,我当然没有一分钱给她,女人还是笑着说:“留着下次给吧!”

女人走了,我想,她在下周六一定还会来。

那一天又到了,我准备了糕点和水果,等待门铃被摁响。

我的等待并没有多久,门铃就响了。

我笑着打开门,请女人吃糕点与水果,女人没有吃,就开始干活了。

这次,我想看看女人是如何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把一个弄乱的家整理干净的。我装着喝茶看书,眼睛偷偷投向了客厅。

天啦!猜猜我看到了什么?说出来,连我自己也不相信,现在在我客厅里干活的并不是个女人,而是一只大黑熊!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一直在跟我打交道的原来是一只大黑熊,它那身及地的黑蓬蓬裙、黑帽子、大口罩都是用来伪装自己的,现在这一切已经被去掉,是为了干活利索。

我不得不说,大黑熊干活利索得快如闪电,尤其是到了拖地板的时候,它居然不用拖把,两只毛茸茸的熊掌,闪电般地在地上抹来抹去,抹过的地方光亮得能照见人的影子。

女人的秘密,噢,不,现在应该说是大黑熊的秘密被我窥见了,我震惊之余,知道大黑熊也有做熊的尊严,就马上收回目光,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喝茶看书。

八分三十秒,屋子整理完毕,大黑熊又恢复之前的装束,来到阳台上,向我微微一弯腰说:“已经干完了,请过过目吧!”

这样的服务完美至极,用不着过目,我就已经百分之百的满意。尽管它是一只熊,但是我希望它能一直为我服务下去,于是我开口说:“如果你愿意,我想请你一直为我服务下去。”

我把这个请求提出来后,又有点后悔了,马上改口说:“你的报酬不应该是一分钱。”

“不!”大黑熊说,“下次还是一分钱。”

我想再说什么,大黑熊向我一弯腰,已经退向了大门口。临出门的那一刻,它的眼睛向客厅的茶几上飞快地瞟了一眼,我马上站起来大声说:“等等,请带上这些再走吧!”

我把茶几上的蛋糕与水果一股脑儿塞进了大黑熊的怀里,大黑熊没有拒绝,说了声“谢谢”,就匆匆走了。

当大黑熊再一次到我家来的时候,我在茶几上除了摆上蛋糕与水果,又多了一样东西,是小孩的玩具。

上次大黑熊不吃蛋糕与水果,原来是带回去给熊孩子吃的,所以这次我也给它的熊孩子准备了一件玩具。

“我替孩子谢谢你!”当大黑熊离开时,它非常高兴地对我表示感谢。

看到大黑熊那么高兴,我什么话也没说,对比它为我做的事情,我做的这点实在算不了什么。

这之后的每个周六,我家的门铃总被摁响,而我的茶几上不再只是摆放着蛋糕与水果了,我摆放的都是小孩爱吃的东西,大黑熊每次离去,都是欢天喜地的。

终于,在大黑熊干完第十次活后,我高兴地对大黑熊说:“我现在终于可以付你钱了。”

“噢!不,不……”在我把崭新的一毛钱递到大黑熊面前时,大黑熊慌得连连摇头,连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了。

第一次见到大黑熊这个表情,我笑了,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起初,大黑熊看我的眼睛里还有一丝慌乱,我想它一定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话,我就这样望着它一直笑。

“你是个好人,你能教我的孩子读书识字吗?”大黑熊说话不紧张了,但是它说出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原来大黑熊执意要一分钱的报酬只是个借口,其良苦用心是为了熊孩子啊!

“好啊!我很乐意当你孩子的老师。”我爽快地答应了。

我的回答让大黑熊高兴不已,但它很快又对我说:“其实,你早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你难道就没介意过吗?”

这是只聪明的熊,我開始有点喜欢它了。

“如果介意,我还能在你每次摁响门铃的时候为你打开门吗?”我笑着对它挤挤眼。

“呵呵呵……”大黑熊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起来。

我答应教熊孩子读书识字,就从下个周六开始了。当然,我家里的活儿就由大黑熊妈妈代劳了,每当做完这些活儿,大黑熊妈妈就安静地坐在一边听我教熊孩子读书识字。

不知不觉中,我教熊孩子读书识字已有几个月了。而给熊孩子当老师的这件事,可是一个秘密,我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

发稿/赵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