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张文宏:从小镇走出的“硬核专家”

2020-05-03 13:59:10 《恋爱婚姻家庭》 2020年4期

美云

“不能欺负听话的老实人!”“连你都觉得闷,病毒也会被‘闷死的。”2020年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期间,上海市医疗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金句频出。身为病毒专家的张博士敢医敢言,说话接地气。在新闻发布会上,他经常用冷幽默为紧张不安的同胞们宽心;治病救人的间隙,他坚持推送科普公号文,篇篇爆款,成了全民防疫手册……

张文宏爆红网络,用他自己的话说“一旦关注,长期感染”,这是一位会令人“上瘾”的医生。昔日的小镇青年,是怎样把自己炼成“硬核专家”的?

小镇走出的博士后

瑞安是浙江温州下辖的一个县级市,1969年,张文宏出生在这里的一个小镇上。生活在普通家庭的他,渴望用知识改变命运,于是发奋读书。张文宏天资聪慧又努力,从小就是学霸。

1986年,张文宏的论文《论温州模式》在华东地区“中学生政治论文竞赛”中拿了一等奖,17岁的他这才第一次走出瑞安,赴上海领奖。面对那些来自大城市的优秀高中生,领奖台上的小镇少年张文宏有点紧张和自卑,因为那些同龄人不仅衣着不凡,见识和谈吐也令他大开眼界。于是他在心中暗暗立志,要考进上海的高校!

第二年,张文宏果然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医科大学录取,8年本硕博连读,专修临床医学。毕业后,他进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工作。

理论知识过硬,源于张文宏那颗坚持不懈的求知上进心,以及他与病毒丰富的战斗经验。2003年非典来袭,上海第一例SARS病人出现时,他推迟了去哈佛进修的时间,主动请缨,作为重要组员进入隔离病房。

张文宏的老师翁心华是复旦大学终身教授,时任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疫情防治组长。非典期间他们师生齐心,创造了1700万人口仅8例感染的奇迹!翁心华团队,也由此被称为“中国感染科梦之队”。非典疫情过后,老师还与张文宏共著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这是国内第一部介绍SARS的专业书籍。

后来,张文宏赴港大、哈佛、芝加哥大学等高校继续深造,做访问学者和博士后工作。在美国时,哈佛医学院每周都有诺奖级别的学者来演讲,讲座时间通常在中午,还提供免费餐飲。张文宏场场不落,如饥似渴地汲取最新的研究成果和观点,顺便还能省下一顿午餐的花销。

优秀的人,往往比常人更加自律和刻苦。正是因为张文宏在求学路上披星戴月地奔跑,才有了后来说“真”话的底气和资格。名师出高徒,学贯中西又继承了老师衣钵的张文宏,后来像翁心华一样,成为了华山医院感染科的活招牌!

从2013年的H7N9到2014年的埃博拉,再到如今的新冠病毒,处处都有张文宏的身影,而且他都冲在最前线。在他的带领下,华山医院感染科连续9年稳居中国感染病学科榜首。想要在传染科领域做先进带头人,要有过硬的知识储备,更要有常人没有的勇气,张文宏这样的人才,自然会受到同事和百姓们的敬重。

但从令人敬重到令人喜爱,就需要一定的人格魅力了。网上有一段18分钟的张文宏演讲视频很火,超快的语速,代表他对所讲内容深谙于心;幽默通俗的表达,是他真的在意科普的意义——科普讲座的目的不是秀专业,而是向广大百姓传递知识。许多平常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张文宏一说你就懂。

张文宏称自己的职业是病毒猎手,别人追逐理想的时候,他们追逐现实。“现实就是病毒每年都在变异,一直与我们同在,虽然不知道下一次全球大爆发是什么时候,但它肯定会来,就像当年令人闻之色变的天花、霍乱一样,所以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

“幸好,虽然世界是不确定的,但是预防措施是非常确定的。”张文宏继而为听众宽心,以目前中国的医疗科技水平,已知病毒可在几小时内找到是哪一种,未知病毒也可以通过恢复序列找到原型。大家听了他精彩的演讲才明白,原来,正是无数位像张医生这样的人顶在前面,维护着我们,大家才得以岁月静好。

“硬核张爸”爆红网络

像所有好医生一样,张文宏从不收红包。他说:“无论红包多厚,我都不会因为它毁坏掉医生的形象。何况很多病人经济并不宽裕,本应把钱用在治疗上。”遇见特别困难的病人,他还倒贴钱。一个14岁男孩的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治好了病,他的姐姐却因为上大学的钱被弟弟治病“挪用”而面临辍学。了解情况后,张文宏立即拿出5000元钱资助女孩读大学。张博士行医多年,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许多,在患者之间有口皆碑。这,就是医者仁心。

张文宏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块牌匾,是一名被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患者送的,上面写着:“我只是你们工作中的匆匆过客,而你们是我的人生转折。”

张文宏第一次进入公众视线,是2020年1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第一批医生都很了不起,但他们太累了,不能欺负听话的老实人,所以我把他们换了下来。从现在起,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线岗位全换成党员,我带头上。”“我不管这些医护人员入党的目的是什么,但你们宣誓时说过,要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所以现在都给我上去,没有讨价还价。”面对疫情下的“史上最难排班”,已成为上海市医疗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的张文宏,做出了以上的最快决断。

随后,他顶着重重的黑眼圈,一边带领团队奋战一线,一边用权威的科普安抚民心。张文宏说话语速极快,面对采访从不备稿,却思路清晰,满嘴都是务实的大白话。他号召大家两周“闷”死病毒,呼吁把N95口罩留给医护人员,表扬每一个仍给员工发工资的老板都是战士,打破儿童不宜感染的传言……

记者让张文宏预测抗疫的结果,他也毫不隐瞒地把丑话说在前头:最好的情况——2到4周内所有病人治疗结束,2到3个月内全国疫情得到控制;最差的情况——控制失败,病毒席卷全球;最胶着的情况——病例数在可控范围内增长,抗疫过程会十分长,可能长达半年至一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