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婚礼上来了个“赵公子”

2020-05-03 13:59:10 恋爱婚姻家庭 2020年4期

俞佳铖

热闹的婚礼上来了一个“赵公子”,谁也不认识他,但他忙得满场飞。婚礼还没结束,“赵公子”却不见了,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大笔礼金!

2018年底以来,“赵公子”频频在辽宁省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作案,专挑酒店婚礼下手,获取不义之财。2019年月10日,法院作出判决,“赵公子”郭鸿飞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责令退还非法所得22461元,并处罚金2万元。

“赵公子”的1元钱红包

今年33岁的郭鸿飞来自黑龙江,长得人高马大。6岁时,父母离婚,郭鸿飞跟着父亲生活。因家里很穷,父亲长年在外打工,爷爷奶奶管不了调皮捣蛋的郭鸿飞。小学还没毕业,郭鸿飞就不愿上学了,和社会上的小混混待在一起。

慢慢长大后,郭鸿飞满脑子想着“捞钱”的旁门左道,年纪轻轻就已多次进监狱,罪名有盗窃罪、招摇撞骗罪、诈骗罪、脱逃罪等。

郭鸿飞怕别人知道自己的不堪过往,不愿在老家待着,2018年初,他来到大连。初来乍到,有老乡拉着郭鸿飞参加一個朋友的婚礼,喜庆的场面让他很受感染,抽奖环节抽到一个充电宝让他更加兴奋。上台领奖时,在众人的起哄下,郭鸿飞忍不住高歌一曲《最炫民族风》。一曲唱罢,掌声雷动,从小没受到过如此肯定的郭鸿飞愈发得意。“阿飞,今晚除了新人,你就是全场焦点啊,有不少美女向我打听你呢。”老乡过来敬酒,一番夸赞令郭鸿飞有些飘飘然,一口气灌下大半杯白酒。

那些日子,郭鸿飞找不到合适的活儿,整天和一些新结识的朋友混在一起,他们大多游手好闲,偶尔还会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兄弟,有你在,气氛就活跃。”朋友们吃饭喝酒都乐意喊上郭鸿飞。

2019年5月18日下午3点多,喝了不少酒的郭鸿飞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上。路过一家高档酒店时,他看到里面正在准备一场婚礼。想到自己曾在别人婚礼上展现过的“才华”,郭鸿飞顿时计上心头:“我混进去,看看能捞点什么油水。”

郭鸿飞看了看花牌,记下新郎和新娘的名字。“我来搬吧,新郎让我来帮忙的。”见到一名中年男子抱着一大箱喜糖进来,郭鸿飞赶紧上前搭把手。对方并没怀疑什么,顺手把箱子推到郭鸿飞怀里,匆匆离开。就这样,郭鸿飞迅速进入“角色扮演”状态,从角落里找来一个空红包,放进1元钱硬币,心血来潮地在红包上署名“赵公子”,满脸喜气地把红包递给伴娘。之后,郭鸿飞来到酒店宴会大厅,凡是遇到亲朋好友,他都会热情地上前分喜糖,还主动引他们去宾客席。

新郎接到新娘,来到酒店19楼的婚房,郭鸿飞跟着伴郎伴娘一起凑热闹。一对新人并不认识他,新郎以为他是婚庆礼仪公司请来的,新娘则以为他是新郎家请来帮忙的。

“哎呀,我的捧花忘在车里了。”新娘有些着急,郭鸿飞见状,立马上前说:“我去拿。”跑到电梯口,不料正遇上抢修,他一咬牙,徒步上下19楼,累得气喘吁吁。新郎过意不去:“不好意思,把你累坏了。”这时,伴娘们吵着让伴郎们派出一个代表做20个深蹲。还没缓过气来的郭鸿飞毛遂自荐:“我来!”见郭鸿飞兴致这么高,伴娘们派出一名胖胖的女生趴在郭鸿飞的背上:“给你增加点重量,背着女生做深蹲。”新郎新娘想给郭鸿飞解围,郭鸿飞摆摆手,对那名女生说:“小意思,上来。”

随着郭鸿飞做了五六个深蹲,气氛达到高潮。趁着热闹的场面,婚庆公司的摄影师给大家拍照,郭鸿飞特别活跃,主动和新郎新娘、一对新人的父母及亲朋好友合照,几乎每张照片都有他的身影。

晚宴上,新郎和新娘一起敬酒,郭鸿飞跑前跑后忙着帮他们递烟递酒。虽然大家都不认识郭鸿飞,但见他这么忙,都认为他是新郎新娘家请来帮忙的。所有人都忙着祝福新人,品尝佳肴,没人问郭鸿飞是谁,从哪里来。

满场飞的“自来熟主人”

醉翁之意不在酒,郭鸿飞满场跑,为的就是寻找“顺手牵羊”的机会。他发现宾客们的礼金大多放在新郎母亲的皮包里,心中便有了“目标人物”。他一直围着新郎母亲转,不停讨好,伺机下手。

“阿姨,您好,我是您儿子的同学,这次特意过来帮忙的。”郭鸿飞自报家门。新郎母亲早就注意到了忙前忙后的郭鸿飞,心存谢意,毫无防备。一个小游戏环节,主持人邀请新郎母亲上台参加,她一时不知该把包放到哪里,这时郭鸿飞眼明手快:“阿姨,我帮您保管。”新郎母亲没有多想,把包递给郭鸿飞。

揣着沉甸甸的包,郭鸿飞心跳加快,趁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游戏上,他悄悄溜走。离开酒店,郭鸿飞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很远。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包,里面除了2400元现金外,还有一件红色毛衣、一串钥匙和一部小米手机。郭鸿飞把钱揣进兜里,剩余的东西全扔了。

“才这么点钱,还没前两次多。”郭鸿飞嘟囔着,一脸嫌弃。原来,早在2018年12月15日,他就已经在别人的婚礼上下过手了,那是他第一次作案,得手3000元。

郭鸿飞记得,那场婚礼上,他以相同的方式取得新郎新娘及亲朋好友的信任,尤其和婚礼主持人相谈甚欢。为骗取钱财,郭鸿飞对主持人说:“我本来带了2000元包红包,但新郎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感情深,必须包个大点的红包,你借我3000元,我明天就还你。”正在酒兴上的主持人一口答应。郭鸿飞拿到3000元后,迅速离开酒店。

郭鸿飞第二次作案是在2019年4月20日,他混入一个婚礼现场,冒充新郎的小学同学。新郎对他没什么印象,但看他一副“老熟人”模样,不好意思多问。闲谈中,郭鸿飞得知新郎考了好几次驾照都没通过,于是脑子一转,对新郎说:“这个好办,我有门路,你只要再去随便考一下,走个过场,我保证你肯定通过。”新郎十分高兴。这时,郭鸿飞面露难色:“你懂的,走关系要钱,我这份就不要了,你就给我6000元吧,我来帮你办好。”新郎二话不说,当场拿出6000元给他。

每次得手,郭鸿飞都会请朋友胡吃海喝几顿,特别有“成就感”。“阿飞,你发财了?”每当有朋友这样问,郭鸿飞都会神秘地笑笑,不作回答。无论喝了多少酒,他心里都清楚,这个秘密只能他一人知道,因为这条“财路”,他还要继续走下去。

这一次,2400元很快就花完了。2019年5月25日午飯过后,郭鸿飞再次混进一个婚礼现场。

“新郎新娘的婚车快到了,你们准备好迎接。”一名和郭鸿飞年龄相仿的小伙子胸口佩戴红花,忙得满头大汗。当天下午2点30分,鲜花簇拥的婚车到达酒店,很多人拥上去迎接,郭鸿飞见此情形,赶紧挤出灿烂笑容,顺利混进伴郎团。

虽然郭鸿飞不认识任何人,但他装出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在酒店宴会厅忙着给所有人安排席位。宾客们见郭鸿飞像主人一样忙碌,谁也没问他的来历。

新郎看到郭鸿飞,以为是新娘家请来帮忙的,时不时递上香烟:“哥们,今天你比我还要忙,谢谢啊!”郭鸿飞搭着新郎的肩膀,说:“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

新“戏”还没开演就落幕

郭鸿飞不停寻找“机会”,他发现亲朋好友送的礼金都放在伴娘手里的皮包内。“这是我的红包,也交给你吧。”郭鸿飞拿出装有1元钱的红包,递给伴娘。这个红包是他临时准备的,上面署名还是“赵公子”。伴娘把红包放进一个红色皮包里,打开的一瞬间,郭鸿飞看到包里有不少钱,非常眼红,但红色皮包被伴娘贴身带着,不容易下手。

眼看婚礼进行大半,还没捞到下手的机会,郭鸿飞有些着急。他借机和伴娘搭讪:“你包里的红包一个个散放着,很容易掉,要不把它们捆扎起来,我来帮你。”郭鸿飞边说边要去拿红色皮包,伴娘拒绝道:“不用了,我随身带着,不会出事的。”郭鸿飞隐约感觉到,伴娘似乎对自己有些“敌意”,她是不是察觉出什么了?

郭鸿飞不敢贸然行动,心情沮丧地坐下来喝闷酒。无意中,一些声音飘进耳朵:“老头子,你把‘改口费都装好了吧?等下要拿出来给女婿的。”“在这个包里呢,我都数好了,等下给女儿女婿一个惊喜。”郭鸿飞扭头一看,说话的正是新娘父母。他明白,婚宴上新人改口叫对方父母“爸爸妈妈”,父母会给他们“改口费”。

看着新娘父亲拿着一个黑色皮包,一刻不离身,郭鸿飞心里有了底,这里面肯定装着“改口费”。不一会儿,他听说新娘公司的经理到了,计上心头,立马跑过去对新娘父亲说:“叔叔,新娘的单位领导来了,你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吧。”新娘父亲和经理并不熟,但碍于面子,只好和经理寒暄了一番,两人握手时,新娘父亲顺手把黑皮包交到郭鸿飞手里,让他暂时保管。

黑皮包到手,郭鸿飞心中窃喜,趁众人喝得兴高采烈,他火速离开酒店。这回,郭鸿飞得手10061元现金,还有新郎的身份证和存折等。他拿了现金,把其他物品连同黑皮包一起扔进垃圾桶。

遭遇郭鸿飞“黑手”的新人们先后报案,大连警方立即调查取证。郭鸿飞在这几场婚礼上对合影、录像,甚至酒店监控都毫不避讳,因此留下很多线索。很快,警方锁定郭鸿飞为犯罪嫌疑人。调查中,警方发现他没有固定住所,和家人联系很少,正筹划着如何抓住郭鸿飞时,青岛警方传来消息,郭鸿飞落网了。

落网时,郭鸿飞仍在进行“角色扮演”,愈演愈上瘾的他对自己的“演技”相当有自信。2019年5月下旬,郭鸿飞去青岛见女友,两人通过老乡介绍认识,交往才两三个月。碰巧女友的妹夫因寻衅滋事进了派出所,郭鸿飞为了在女友面前大显身手,再次“演技爆发”。他从朋友那里买来一套军装和一本假军官证,大摇大摆地走进派出所。结果可想而知,这本没有防伪标识的军官证当场露出马脚,郭鸿飞的这场“戏”还没开演,就落幕了。

2019年5月30日,郭鸿飞被刑事拘留。法院经审理认为,郭鸿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利,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每个人都希望有一场完美的婚礼,郭鸿飞的所作所为,深深伤害了一对对新人及其家人。一位新郎说:“伴娘想起来,写有‘赵公子的红包就是郭鸿飞送的,里面放着1元钱,这分明是在愚弄我们。”另一位新郎的母亲既气愤又难过,念叨:“整场婚礼的照片、录像,几乎都有郭鸿飞的身影,本来是快乐的回忆,现在变成痛苦的经历,我一看就难过,连看的勇气也没了。”考虑到母亲的感受,这位新郎请婚庆公司通过电脑技术,把郭鸿飞的形象从照片和录像里抹去。然而,抹得去的是影像,抹不去的是这段被蒙上灰色的回忆……

(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