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陶阳逆风生长:从乡村娃到麒麟剧社“台柱子”

2020-05-03 13:59:10 《恋爱婚姻家庭》 2020年4期

朱涛

他是德云社相声演员,也是德云社旗下麒麟剧社京剧演员,年幼时曾荣获“第九届小梅花京剧大赛”金奖,天赋惊人。2008年陶阳11岁时,参加央视春晚,演唱京剧名段《坐宫》,红遍全国。然而,这样一个从偏远地区走出来的乡村娃,其成长经历并非一帆风顺。他在逆境中长大,频频受困,一波三折,最终涅槃重生,完美蜕变。

乡村戏台,“小戏精”诞生

现年23岁的陶阳于1997年出生在江西永新的一个村庄里,在他两三岁时,父母就去大连打工了,陶阳和许许多多的农村留守儿童一样,由爷爷奶奶带大。乡村信息闭塞,童年的他没见过iPad、游戏機之类的电子玩具。爷爷喜欢戏曲,经常在农村戏台演戏和导戏,戏台上各色人物的扮相和戏服让陶阳着迷。他把戏台当游乐场,以戏服作玩具,棉花粘在脸上作胡子,毛巾塞到袖子里当水袖,戴着两个苍蝇拍做成的自制纸戏帽,一个“小戏精”就在这些简单的道具中诞生了。唱戏,成了陶阳唯一热衷的童年游戏,戏台上的各色人物,就是陶阳最亲密的伙伴。

2002年刚过完春节,5岁的陶阳和爸爸、妈妈、姐姐来到大连。陶阳见不到戏服和戏台,开始嚷着要回江西,为了让他听话,大人们给他做了一件戏服。戏服有了,可父母不懂戏,就买回戏曲光盘给他看。光盘不是陶阳在农村接触的南方戏,而是京剧,陶阳一开始看不懂,但仍然跟着视频模仿,唱着唱着,渐渐学会了很多唱段,学得惟妙惟肖。

陶阳的爸爸在出租屋对面的超市入口处租了个修钟表的摊位,陶阳有时跟着爸爸上班,但只能在爸爸眼皮底下3米之内活动。陶阳便把这方寸之地当成戏台,把那些在光盘里学来的戏在这里表演。陶阳笑着说:“当时最爱唱上海关栋天的《空城计》,前来买菜的老爷爷老奶奶是我的大龄粉丝,只要开口,便有一群白发老人叫好。”就这样,陶阳成了超市的引流小明星。

第二年,父母见陶阳如此喜欢京剧,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陶阳送进大连京剧团少儿班,跟随启蒙老师于啸童学习《失空斩》《文昭关》《珠帘寨》等剧目。陶阳很争气,每天吊嗓子,劈腿,练空翻,很疼很累,却乐在其中。很快,陶阳的戏曲天赋充分展露,表演水平从业余走向专业,有了质的飞越。

2004年,仅仅专业学习了4个月京剧的陶阳参加“东三省京剧大赛”获奖,被一位评委老师相中,他邀请陶阳来沈阳戏校就读。小陶阳来到沈阳,寄宿在老师家中,感慨道:“这辈子没有住过如此高档的小区,拥有单独的豪华房间,还能登上大舞台唱戏。”

不久,这位老师与他的京剧演员太太离婚了,一切开始发生变化。陶阳和老师搬了出去,之后,老师给陶阳改了姓,随老师以“王陶阳”的名字对外演出,公开场合陶阳得叫老师“爸爸”。

两年后,陶阳参加天津市“和平杯”中国京剧小票友邀请赛,荣获“津门十佳京剧小票友”称号,同年,陶阳获得第九届小梅花京剧大赛金奖,陶阳的名字很快在京剧界叫响,成为名噪一时的京剧神童。陶阳开始跟着老师穿梭在各大晚会和节目现场,而陶阳的父母却越来越难以见到儿子。

2007年春节前,陶阳的父母才知道陶阳被改姓“王”,加之半年见不上儿子一面,听说陶阳的个人京剧专场在天津首演,于是陶阳的父母和一群乡亲在演出结束后将陶阳抢走。后来,在公安局介入下,陶阳回到了家中,这就是当年轰动一时的“抢陶阳”事件。出于安全考虑,陶阳未能参加本已获得入场券的2007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一波三折,拜师郭德纲

陶阳回到江西永新的村庄,农村的生活条件落后,乡中心小学的教室连玻璃都没有,学生们用的课桌椅多是家长自己提供的,赶上放假,家长还要到学校背桌子回家。陶阳已经离开家乡多年,他听不懂方言,也没有人认识他,这个在外面见过大世面的9岁男孩,如今穿着廉价的衣裤,他感到身体难受,精神更难受。虽然那个老师不好,但老师和他精神上有共鸣,陶阳回忆说:“发现逃出来后自己又被关进了新的牢笼,甚至难以判断是困在老师那儿好还是困在落后的村子里好。”陶阳明白,他的未来肯定不属于这片土地,要想继续发展,只能回归城市。

两个月后,南昌五中的校长邀请陶阳入读,并让陶阳父母进入学校当宿管,陶阳的姐姐也可以在该校免费就读。最终陶阳在父母的劝说下入读五中,但离京剧还是太远,他并不开心。

2007年5月,陶阳的遭遇被郭德纲得知。郭德纲邀请陶阳去北京演出,演出结束后郭德纲请陶阳去他的家里,和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住在一个房间,并为陶阳的父母安排了德云社培训基地的宿管工作。陶阳说:“刚进德云社,换了新的环境,晚上睡不着,师父就抱着哄着我睡着。”

为了进一步提高陶阳的京剧水平,郭德纲为陶阳请来了私塾老师丁立刚先生,学习《杨家将》《四郎探母》《法门寺》《打金砖》等剧目。2008年2月6日,陶阳参加当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与京剧名家于魁智、李胜素同台献技,演唱京剧名段《坐宫》,两周后又参加当年央视春节元宵节晚会,演唱《文昭关》。陶阳感激地说:“遇到师父郭德纲,让我感受到久违的温暖,以及那种不掺杂利用的欣赏和长辈的善意。”

没多久,郭德纲开始做陶阳的工作,给他讲《伤仲永》的故事,告诉他历史上有名的京剧大师,像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周信芳等大家,在孩童时代都不是神童,而所有的梨园神童,几乎都在成年以后销声匿迹,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倒仓。戏曲演员在青春期发育时嗓音变低或变哑,俗称倒仓。倒仓是学京剧人士的大敌,很多名家世家比如杨宝忠、谭小培都是栽在倒仓上,周信芳虽是其他原因导致嗓子变哑,但他因势利导反而成了麒派宗师。

2009年,聪明的陶阳在郭德纲的引导下决定学说相声,正式拜郭德纲为师,赐名陶云圣,引师于谦,保师李菁,带师高峰。相比陶阳从小就接触的京剧,相声学习起来困难更大,背台词,排练,一场演出要花很多心思准备。尽管如此,陶阳也从不曾将京剧搁置。

两年后,陶阳进入青春期,嗓音开始发生变化,倒仓的3年期间,陶阳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嗓子突然不好使了,以前很轻易就能唱上去的高音现在根本不行,很多曲目无法唱了,更怕听别人唱。”对于京剧演员来说,嗓子不好使,就意味着演艺生涯结束,但是陶阳喜欢京剧,连带着和京剧有关的一切如画脸谱、做道具他都喜欢,京剧似乎已经刻入他的心里,融进他的骨血。陶阳在巨大的恐慌中孤独求索,感觉自己的京剧灵魂被困在倒仓的身体里,他充满热情,却无法再点燃自己。那段时间,他的情绪极度低落。

幸亏师父郭德纲考虑深远,在陶阳倒仓之前,就让他边唱京剧边学相声,让他在戏曲之外还掌握了一技之长。陶阳说:“虽然不知道自己哪一天能够复出,但是为复出所做的准备一天也不曾间断过,哪怕是相声演出十分忙碌的时候,只要一有时间也会学习京剧。”陶阳每次说完相声或者在相声演出前,其他人都在休息,他却在台上练功练唱,跑圆场,一遍又一遍。

陶阳的痛苦和坚持,郭德纲都看在眼里,根据陶阳倒仓之后嗓子变得干涩嘶哑的特点,郭德纲引荐他,向麒派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赵麟童先生问艺,学到很多麒派冷门剧目,如《琵琶词》《斩萧何》《未央宫》《楚汉争》等。麒派以高难度的唱念做打为特色,用形体刻画人物,唱腔浑厚苍劲,对于陶阳来说,弘扬麒派这条路任重道远。陶阳感激地说:“多亏有师父的陪伴和帮助,在专业和心理上给予辅导和指引,才让我能够在蛰伏中坚持自己的挚爱,每天都在为重返舞台不断积累。”

麒麟剧社,成为“台柱子”

郭德纲让陶阳每年唱一场戏,测试嗓音的恢复情况。直到2016年春,在北京的一次演出中,陶阳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明显变好,于是在师父的鼓励下,一步步重新回到戏曲舞台。同年8月18日,郭德纲成立麒麟剧社并开演。麒麟剧社是一支由年轻人组成的队伍,以陶阳为绝对主角,以复拍麒派冷门剧目为主要内容。麒麟剧社的成立,意味着陶阳在京剧演出上的正式复出。而郭德纲现在也是京剧麒派的传人,时不时“上阵父子兵”一同演出。

虽然麒麟剧社暂时还未赢利,陶阳并不着急,他对京剧始终都有自己的看法,他不认为京剧已经过时,而是可以与时俱进。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现在来麒麟剧社看戏的以年轻人居多,有很多二三十岁的观众。陶阳说:“戲曲并非曲高和寡,也可以很市井,只要消弭距离感,现代人会愿意接触它,这种审美需求是不受年龄所限制的。”

麒麟剧社着重挑选一些情节饱满、大家没怎么接触过的戏,票房反馈挺好。陶阳深有感触地说:“其实京剧这种传统艺术要渐渐回到现代人的眼中,不需要大刀阔斧的创新,只要把剧库里原本就有但没有经常演过的、大家能看懂而且觉得有趣的剧目再搬回台上,观众其实很能接受。”

陶阳的初心就是唱戏,心里有着一份对戏的痴迷。郭德纲说:“陶阳只要一沾戏一聊戏就眉飞色舞的,这个东西早已沁入他的骨髓。”麒麟剧社逐渐发展壮大,陶阳在剧社十分自在,是麒麟剧社的灵魂人物。

陶阳几年说相声的经历也没有白费,他的相声听众很多成了看他唱戏的观众。虽然陶阳的嗓子没有之前那么亮,也因此失去不少观众,但是他的嗓音醇厚,更有韵味,也吸引到一批新观众。戏迷评价他台风稳健,作风老派。

陶阳没有因为京剧放弃相声,也没有因为相声而放弃京剧,更没有因为现在学习麒派,而放弃其他流派唱腔。他在不打散麒派精髓的前提下,将其他流派结合到他的表演和演唱中,他可以将京剧融入自己的相声里,也可以将相声融入到京剧舞台上。

2019年4月,德云社孟鹤堂赴泰国举办个人相声专场,陶阳随队助演去表演相声。陶阳在京剧方面的专业无可挑剔,但相声说得还差点火候。陶阳说:“相声的难度超出我的想象,尽管这些年在师父和师兄的培养下有很大的提高,但还相差甚远,我还要下功夫提升相声技艺。”现在陶阳的演艺重心还是在京剧上,对一个正在汲取各种知识的年轻人来说,还有很长时间去学习相声。

陶阳坚持走自己的艺术道路,他要让更多的普通观众喜欢上京剧,让更多人走进剧场听京剧。从“小戏精”到成熟的相声演员和京剧演员,如今的陶阳已经涅槃重生,完成了蜕变。

2019年10月10日,陶阳为纪念京剧麒派表演艺术家赵麟童先生去世1周年,在麒麟剧院举行专场表演,并发微博悼念。陶阳尊师重道,知恩图报,他说:“‘神童是我的曾经,接下来我想创造未来。不管是相声,还是京剧,都会成为我崭新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