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疫情过后,愿每个分离的家庭早日相聚

2020-05-03 13:59:10 《恋爱婚姻家庭》 2020年4期

新冠疫情期间武汉封城后,许多国家纷纷派机撤侨。谁走?谁留?困扰着武汉的国际家庭。有的家庭选择让一方带孩子离开,也有不少选择全家留下。

对于那些跨国婚姻的夫妻,不论是离开还是留下的人,都在脆弱与温情中坚持着。

“武断的温情”,通过危机对家庭的深度理解

晓宇在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妻子安娜在大学研究东亚传统音乐。晓宇的父母都是武汉人,春节他们一家三口自然回武汉过年。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在录入撤侨身份信息时,安娜对丈夫说:“我把你的信息写进去了,他们说家人可以一起走。”晓宇说:“如果你们能走,我会留下来。我父母、姥姥还在。年轻人最有可能扛过病毒,我要留下来,直到封锁结束。”安娜表示理解。父亲问晓宇:“你留下来,能干什么?”晓宇说:“我要蹭长假期。”母亲问:“你留下来到底有什么目的?”父亲接过话:“他不想被人说是逃兵。”

母亲把大人的口罩改成儿童用,向内折,用线缝上。晓宇为隔离期间准备儿童电影。孩子惊奇地发现,大人在为出行准备大量日常对他限额的饼干和电影。晓宇温柔地对孩子说:“这是中国新年,还没有过完……”

德国撤侨飞机抵达时间临时提前了1天,晓宇一家人赶到机场等待。凌晨3点半,机场冷飕飕的。安娜怀中的孩子穿着红色的袄子,像一团火,睁开眼睛说:“回家,爷爷奶奶家。”没人搭话。晓宇对孩子说:“这次不陪你和妈妈了,要是妈妈不让你看佩奇,你打电话给我。”孩子说:“一起走。”行事匆忙,他们都没顾得上给孩子打要分离的“预防针”。

从客观上说,这场分离不过是一场小波澜,没有生离死别。但它仍然给家庭带来不小的冲击,最终的共识是:带孩子走。当然,这个决定唯一就是没有征求孩子的意见。即便孩子的年龄大一些,能够理解处境,如果不想走,父母会接受他的意见吗?恐怕也不会。家庭的决策可能是温情的,但也是武断的。“武断的温情”,或许就是很多面临分离的跨国夫妻通过这场危机,对家的深度理解。

放弃4次撤侨机会,一家人在一起就很踏实

Fred和太太2015年在武汉相识,太太是武汉人,去年他们刚迎来宝宝。Fred在武汉生活了10年,和太太在武汉最美的一条街——黎黄陂路上经营着三家店,一家咖啡店、一家服装店和一个设计工作室。

1月24日,Fred收到法国领事馆发来的撤侨邮件。他当时心里特别焦虑,希望太太和儿子走。对于Fred来说,他早已经是一个武汉人,没有想过离开,也无法离开。

一家人思前想后,最终决定一起留下来,放弃了4次撤侨机会。不知道为什么,Fred有很强烈的感觉:我们在家肯定是安全的。Fred的几个外国朋友也决定留下来,大家都自我在家隔离,跟其他中国人一样,互相在微信群里交换信息,为彼此打气。

全家人都待在家里,最高兴的是1岁的儿子,以前Fred和妻子去上班,孩子白天由外公外婆照顾。现在爸爸有这么多時间陪他玩,给他讲故事,哄他睡觉,他特别开心,父子感情也变得更好了。晚上一家人一起吃晚餐,再一起看一部电影,生活平静温馨。Fred还利用空闲的时间,学会了做武汉热干面。

Fred和家人按照平时习惯补充维生素,坚持早晚监测体温。岳父母隔离在另一个小区,身体也很健康,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如今,武汉即将解封,法国的疫情却越发严峻,Fred很担心法国的家人,每天在网上联系、鼓励他们。

在重大危机面前,跨国婚姻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无论离开还是留下,都是希望家人健康平安。愿疫情结束后,每个分离的家庭,早日相聚。